<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顶神医 > 第二百一十二章 蒙在鼓里
    把早餐放在桌上,下人轻手轻脚的离开,关上门。

    “凯哥,吃完早餐,我带你去警局。”徐羽之一脸认真的说道。

    今天他怎么这么积极?林凯觉得哪里不对劲,即便徐羽之来的时候,还对自己撒气。

    可现在他是专程过来带着自己去警局的,难不成发生了什么?

    林凯心里一阵疑问,看着徐羽之拿了一份早餐放在他跟前,淡淡的笑着,说:“凯哥,吃吧。”

    “嗯嗯。”林凯接过,默默的吃着。

    刻意瞟了他一眼,见他没有任何异样,或许是自己多想了吧,徐羽之还是个孩子。

    昨天的事情徐华会处理好,他只不过是担心自己,特意过来看自己罢了。

    吃完早餐,林凯拿过擦巾纸抹了把嘴角,淡淡的说道:“走吧。”

    徐羽之缓缓站起,欲言又止,林凯奇怪地问道:“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我们先去警局吧。”徐羽之说完朝着门口大步走去。

    林凯双手惯性放在裤兜里,尾随徐羽之回到车里,徐羽之冲着司机说:“走。”

    “等一下。”林凯突然叫做。

    掏出手机,淡淡的说道:“还有一个人。”

    给易平打了通电话,响了片刻,那边还是慵懒的声音,林凯冷着脸,说:“我给你三分钟的时间给我立马下楼。”

    听到熟悉的声音,易平立马坐了起来,揉着眼睛,润了润嗓子,说:“多宽限我几分钟。”

    迅速扔掉手机,慌忙在衣柜里找出衣服套上,洗漱完毕后,匆匆离开。

    全过程不超过八分钟,易平跑到楼下,便看见坐在宾利轿车里的林凯。

    加快速度跑过去,气喘吁吁的说道:“我来了。”

    “上车。”林凯的声音很冷淡。

    易平二话不说,坐在他旁边,徐羽之郁闷的问道:“凯哥,他是谁啊?”

    “我的助理。”林凯说的理直气壮。

    “啊?”徐羽之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眸子。

    易平整理了一下衣裳,淡淡的说道:“怎么了吗?这很奇怪吗?”

    徐羽之打量了易平两眼,不以为然的说道:“你身为凯哥的助理,居然让他在这里等你?”

    “你到底称不称职啊?”徐羽之挑眉一笑。

    现在本身就被林凯压制,现在又被一个小屁孩说教,顿时心里就不爽快了。

    坐直了身子,冷漠的看着徐羽之,大声的喝道:“给我闭嘴。”

    徐羽之一愣,看着易平的眼里充斥着火星,语气柔软了一些,说:“你在敢吼我就下车。”

    “你……”易平顿时就拉劲儿了。

    本身就因为没睡醒就被林凯一个电话给吓醒的,还没有缓过来就被徐羽之给数落了一顿。

    任谁心里也不舒服啊,数落自己的人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

    “好了。”林凯眉头一紧,不耐烦的看了旁边的两人。

    “我们要去办的是正事,吵什么吵?”林凯咬着字说道。

    易平跟徐羽之互看了一眼,冷哼一声,各自撇开头,上一次徐羽之见到易平,两人本就不愉快,这一次倒好,当面吵了起来。

    林凯双手环胸,闭上眼睛靠着沙发聚精会神,到了警局,将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明。

    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到了警局门口,徐羽之走在前面,仿佛有大将之风。

    易平一下车扬长一个哈欠,林凯站在他旁边,冷不丁的说道:“给我打起精神来。”

    “只不过是个笔录而已,有必要那么紧张吗?”易平不屑的看着他。

    林凯摇了摇头,快步追上徐羽之的步子,踏进警局大厅,跟警方说明了来意,便安排了他进了审讯室,接手这件案子的是裴佳佳,昨晚上她很晚才回家肯定没睡好。

    “你在这里等着,审问你的警官马上就到。”小警察严肃的说道。

    “好。”林凯点点头。

    双手搭在桌上,一想到要见到裴佳佳了,心里洋溢着一股兴奋劲儿。

    等了将近十分钟,审讯室的门才被打开,进来的不是裴佳佳,而是樊警官。

    尾随在他身后的也是一名名不见经传的小警察,林凯好奇地问道:“裴佳佳呢?”

    “她……”樊警官犹豫的看着林凯,落座在他对面。

    淡定的说道:“裴警官现在身负重则,正在外面调查事件,现在把你所知道的都说出来吧。”

    这话听起来怎么怪怪的,好像发生了什么不了得的事情一样。

    林凯紧锁着眉头问道:“我当时接到了一个电话,是陌生号码打来的,我的一个病患吴鑫鹏被绑架了,我给他的父母打电话都没有人接,我只好只身前往,去了之后便发现那是个犯罪团伙,他们囚禁了在盐城的高中生,关在铁笼里,除了每天提供食物,完全限制了他们的自由权,我去的时候,最早被抓来的,已经一个多月了。”

    “他们都是被同一个理由带进来的,都是因为朋友盛情邀请他们过来玩。”

    林凯简单的陈述完毕,没有看到裴佳佳,顿时心情就不好了。

    “就这样?”樊警官好奇的问道。

    “嗯嗯。”林凯点点头。

    樊警官收好文件夹,双手交握着搭在桌上,客套的一笑,说:“好,你可以出去了。”

    “听闻跟你过去的还有一个人,麻烦你叫他过来吧。”

    林凯嗯了一声,便离开了审讯室,示意易平进去,坐在休息室里。

    今天的警局怎么格外的安静?这跟往日不同啊,林凯眉头紧蹙,离开休息室,走在走廊里,看到来来往往的警察都很着急的样子。

    每一个从他身边跑过的人,都冲着对讲机说话,他们跑的太快了,林凯根本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又想到警局每天都是忙忙碌碌的,这很符合常理。

    只是,今天警局的人没有以前的多了,林凯随手叫住一名警察,畏手畏脚的问道:“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我看你们好像……”

    “哎,你是来报案的还是干什么的啊?我们现在忙得很,如果要报案,就去前厅。”警察急匆匆的回应了一句。

    林凯一愣,接着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昨晚上盐城郊区发生了绑架案跟命案,其中,我们警局的一名警官被挟持了,现在我们正在想办法救人呢。”警察不耐烦地看着林凯。

    顿时,林凯倒吸一口气,警官被挟持了?难道?

    昨晚上接手盐城郊区案件的人正是裴佳佳,莫非是她被挟持了?

    林凯着急了,问道:“是裴警官被挟持了吗?”

    “你怎么知道?”警察吃惊的眼神看着林凯。

    “现在是什么情况,告诉我。”林凯着急的问道。

    昨晚上睡觉之前都还跟裴佳佳打了电话的啊,她都说自己已经坐在车上准备要回家了。

    怎么转眼间就出事了?警察看着林凯着急的样子,无奈的说道:“这是我们警方的事情,跟你无关,你无需插手。”

    “谁说的我不能插手的。”林凯咬紧牙关,严厉的眸子瞪着警察。

    警察被的眼神给吓到了,支支吾吾的说道:“我还忙着呢,你去前厅问当值警察就行了。”

    看着林凯很不对劲,这里可是江城市警察总局,顿时端正了姿态,冲着对讲机里跟前厅的人说:“这里有人很不对劲,你们过来看看。”

    突然,林凯紧紧的抓住警察的手腕,严肃的说道:“告诉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警察吓得一愣,咽了口唾液,身为人民警察,又怎能被人威胁?

    重新端正自己的姿态,语气稍许柔弱,说:“我也不是很清楚,樊警官可能还知道得多一些。”

    樊警官?他的大名早就听别人说过了,在警局,一直以来他对裴佳佳有几分好感,奈何,裴佳佳从未接受过他,两人一直处着同事之间的关系。

    刚刚在审讯室的时候,樊警官怎么就没有跟自己提及裴佳佳出事的事情?

    难怪了,徐羽之来的时候,也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

    林凯准备冲进审讯室,却被门口的警察拦下了,说:“不能进去。”

    越是无法得知事情的真相,心里仿佛在抓狂一般,突然一道灵光闪过,既然见不到樊警官,但是,徐羽之是个自己一块儿来的啊。

    果断的拿出手机给他打了通电话,待那方接通后,林凯急躁的问道:“你在哪里?”

    “我在我爸的办公室啊,凯哥,怎么了?”徐羽之温和的说道。

    林凯立马挂了电话,大步朝着局长办公室走去,除了一些新来的警察不认识林凯,其他人基本上都知道林凯跟徐羽之的关系。

    “哎,先生,这里你不能进……”

    新来的警察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老警察拦住,附在他耳边悄悄的说道:“不想卷铺盖走人,就不要说话。”

    “他不是警局的人,这地方可是重要基地,他怎么能随意走动?”警察不解的问道。

    “他可是局长儿子的救命恩人,得罪他,你可没什么好果子吃。”老警察拍着新警察的胸脯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