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顶神医 >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中毒
    需要依靠一些仪器,林凯开始紧张了,易平是吃过饭菜的,血色香水只能导致人体失去意识,而且,李妈是喷在身上的,根本就不会出现这种状况。

    除非,是易平吃的饭菜里不单单是迷幻药,还有一种慢性毒药。

    徐羽之闻声赶过来,看到躺在地上的易平,问道:“凯哥,他怎么了?”

    林凯摇摇头,咬着唇说道:“必须要送到医院去检查才知道。”

    “那,你是送他去医院还是跟着我去盐城郊区?”樊警官很官方的问道。

    现在易平中毒了,他身为医生,理当要照顾他,而且,江城市人民医院的医生哪一个人的医术会比他要好?

    可是,裴佳佳现在还置身生死之间,他也不能放下。

    两难之下,林凯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樊警官认真的说道:“我会让南欣沉跟着你们一起作战,需要她做什么,只要是在她的能力范围之内,她都会帮助你们,直到你们找到为止。”

    “我现在要陪着易平回到医院,他的情况,并不乐观。”林凯担忧的看着地上的易平。

    徐羽之紧锁着眉头说道:“凯哥,他来的时候不是好好的嘛?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

    到底是什么原因,林凯也不敢确切的说明,淡淡的说道:“我还要进一步调查。”

    说完,立马给南欣沉打电话说明了一切,南欣沉听到易平出事了,加快速度赶来。

    直奔休息室,看到地上的易平面色苍白,眉头紧蹙问道:“他?”

    “我会治好的,你放心,我想要你跟着樊警官一起去调查犯罪团伙,欣沉,帮帮忙。”林凯语气沉重,一个是自己喜欢的女人,一个是自己的兄弟。

    现在这两个人都置身险境,都不能不顾忌,现在裴佳佳只是存在犯罪团伙人的手中,只要警方加把劲儿就能把她救出来。

    可是,易平的状况是不能耽误一分钟的,弄不好还能要了他的命。

    南欣沉看着林凯,淡淡的一笑,说:“好。”

    正好这时候救护车已经过来了,把易平抬上支架,林凯跟着救护车走了。

    身为医者,绝对不能见死不救,这是林凯的信念。

    看到易平平时活蹦乱跳的,突然之间就倒下了,心情难免有点低沉,不过,林凯的医术她莫名的十分信任,很快,就走出了低潮的情绪中。

    转过身看着樊警官,一脸认真的说道:“把她最后一次待过的地方,还有他的联系方式,包括,在她事发之前有没有说过自己所在的准确位置?”

    樊警官挑眉看着南欣沉,笑着说道:“要是有这么多资讯,我的人也能找到的。”

    “找你来,就是因为不知道确切的位置,我们只有裴警官的联系方式。”

    还以为林凯招来的人有多厉害呢,经过她这么一开口,樊警官顿时就没抱多大的兴趣了。

    樊警官完全不会掩饰,眼神流露出一丝不屑的味道,南欣沉看的很清楚。

    语气冰冷的说道:“那也行,只不过更费时。”

    “走吧。”南欣沉冷淡的望着樊警官。

    “你该不会要跟我们一起去盐城吧?”樊警官惊讶的问道。

    南欣沉耸耸肩,淡淡的说道:“嗯,我都答应了林凯,我自然会做到。”

    “可是……”

    “而且,只有我跟着去了,我才能一步一步的给你更详细的资料,你就放心吧,给我一条线索,我能把整个犯罪团伙找出来。”南欣沉淡淡的一笑。

    “你……”

    “到时候,可别忘了给我一面锦旗,好市民奖啊。”南欣沉居高临下的说道。

    完全没有把樊警官放在眼里,两次打断他的话,很快占了上风。

    樊警官气急败坏的说道:“到时候别打脸就行。”

    南欣沉撇嘴耸耸肩,扭动了一下脖子,不耐烦的说道:“赶紧走吧。”

    说完,便转身朝着警局门口走去,樊警官跟在身后,仿佛是她的小弟。

    徐羽之偷笑了起来,对南欣沉更加有好感了,他就是喜欢这种果断的女人。

    说话很清晰明了,做事也不犹犹豫豫,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头脑很清晰。

    南欣沉坐在警车上,樊警官坐在她旁边,只看到南欣沉打开电脑,在上面输入一大长传字母,数字,看的眼花缭乱的。

    “她的电话。”南欣沉语气冷漠的问道。

    樊警官张口就报了出来,南欣沉输入后,好奇的看着樊警官,说:“你记得很清楚吗?”

    顿时,樊警官有点尴尬,无奈的说道:“因为是同事,我们必须要记住大家的电话号码,出什么事情了,还能紧急联系到对方。”

    “果然啊,当警察的就是情深义重啊。”南欣沉有意无意的笑着。

    “那是自然。”樊警官一脸认真的说道。

    自打在警局结识了裴佳佳,一直倾心于她,奈何,她一直冷落对待,两人只能维持普通的同事感情。

    南欣沉认真的看着电脑,仔细的调查裴佳佳的所在位置。

    “易平,易平。”林凯轻轻的拍打着易平的脸,半天没有反应。

    他的脸色越加惨白,身子微微发抖,林凯轻声说:“如果你听得到我说的话,就动一下手指。”

    果不其然,易平的指尖微微动了动,这足以说明他还是有意识的。

    来这里之前都还是好好的,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这般模样,林凯眉头紧蹙。

    很快抵达医院,送进了手术室,林凯亲自诊治,给他做了个全身检查,身体五脏六腑都很健全,大脑也没有任何损伤,除了心跳异常的快,脉象凌乱,并没有别的特征。

    现在易平躺在病床上,林开去无从下手,闭上眼睛,回味医叟道人留下来的医术。

    翻阅了所有都没有找到跟此症状相关的,林凯心急如焚,在病房里来回踱步。

    杨月闻声迅速前来,走近病房,看着林凯着急的模样,又看了一眼易平。

    “他怎么了?”杨月轻声问道。

    林凯止步,望着她,无奈的摇摇头,说:“暂时查不出原因来。”

    “看他这样,或是癫痫呢?”杨月温和的说道。

    林凯长叹一口气,说:“如果是癫痫之症,兴许还有挽救的余地。”

    “可是,他这是中毒的迹象,所中的是什么毒我不知道。”林凯担忧的看着易平。

    现在易平的脸色更加苍白了,林凯看不下去了,冲着身旁的护士说:“去,拿针包跟消毒水过来,我要给他针灸。”

    “是。”护士点点头,便匆忙的离开了。

    林凯果断的脱下易平的上衣,杨月下意识的回避了一下。

    “杨月,帮我摁住他的人中。”林凯着急的说道。

    身为医者,看过的人体数不甚数,只是当着林凯的面,杨月脸色稍显难为。

    现在易平又是危难之时,身为医者,只好走到易平身旁,伸出拇指用力掐住人中。

    很快,护士把银针包拿来,气虚喘喘的说道:“林医生。”

    “消毒。”林凯严肃的说道。

    双眼紧盯着易平的身体,现在他的身体很虚,必须要尽快阻止毒药攻心,过去一夜了,突然发作,毒素已经侵入血液之中,易平平日里本就不喜欢运动,身体自然不够强壮。

    护士慌忙把银针消毒好递过去,林凯接过,轻轻的扎进身体的十二道穴位之中。

    胸脯,头颅,指尖,包括脚心,一切准备就绪,林凯轻轻的按揉着易平的太阳穴,加上人中的刺激,这是最快让人体脱离休克的状态。

    过去两分钟了,易平还是没有反应了,杨月担忧的问道:“林凯,这样真的有效吗?”

    “先让他醒来,只有让他张嘴说出身体的情况,我才能作出判断。”林凯认真的说道。

    持续了五分钟,易平突然松了口气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整个人都是木讷的状态。

    杨月由衷的呼了口气,松开手,抹了把额头上的虚汗,林凯深吸一口气,双眸紧盯着易平,认真地问道:“你身体有什么感觉,跟我说说。”

    易平抬眼望着林凯,呆滞又陌生的眼神,林凯眉头一紧,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突然,易平坐起来,看到手指的银针,果断的拔掉,扭头看着林凯,愤愤的说道:“没事你在我身上扎银针干什么啊?”

    杨月一怔,原以为他醒来的第一件事是感谢林凯,没想到,反而是责备。

    易平见林凯没说话,刚准备穿鞋站起来,看到脚心居然还扎着银针,迅速拔掉,撇嘴问道:“你给我扎这么多针干什么?”

    说完,穿好鞋子,朝着厕所走去,一切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都很正常。

    “啊……”

    突然,易平一声惨叫,匆忙跑出来,惶恐不安的看着林凯,问道:“为什么我头上也有银针?”

    头部的穴位更加的敏感,他真的感觉不到一丝丝的闷痛感?

    林凯紧锁着眉头,淡淡的说道:“你忘记你在警局的时候,你神志不清,浑身发抖,你难道没有一点意识?”

    抬着易平上了救护车的时候,林凯已经试探过了,他的头脑还是有意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