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师叔 > 第382章秦白
    所以,石昊天不服,为什么那么好的机遇没有降临在自己身上,自己是那么的努力。

    而那两个人,除了吃喝玩乐以外,还会做什么?

    上天待他太不公平了。

    神武大陆上空,遮天上人看着天道,这个老头的脸已经被憋红了。

    是被气的,竟然有人甘诅咒他。

    说他不公平。

    这个老头想开口责骂。想大骂我这个无知的人,虽然他不知道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可是他明显的知道这个人的天赋很高,且拥有至尊骨这样的强力神器。

    你还说我不公平。

    第一个到达荒谷的人,果然是秦赵歌,但是此刻秦赵歌并不好过,因为他现在被一个少女,骑在身上揍。

    虽然秦赵歌,觉得这个姿势有些不雅,但是他也没有办法。

    因为那个少女根本不听他的话,

    还骑在他的身上揍他。

    “说你能不能不打脸。”秦赵歌无语了。

    这个少女,不断的在打他的脸。

    不一会儿,秦赵歌发觉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

    只不过他现在不敢动而已,因为这个少女正坐在他的胯上,只要他一动,那个少女就会发现她身体的异样。

    所以秦赵歌只能保持这个姿势不动。

    旁边腾龙军团的士兵,已经离开了这个地方,他可是很识趣儿的,这对儿小情侣打架,他可不想观看。

    毕竟这两个人随便拿出一个实力都比自己强。

    少女觉得这样坐着有点不舒服,于是决定,向前坐。

    不过这个时候,秦赵歌猛然间双手握住她的肩膀。

    “别动,你再动一下,恐怕真的,真的我会受不了的。”秦赵歌说道,他的呼吸变得急促。

    这时候少女也终于发现了秦赵歌的变化。

    她刚才也没有注意,只顾着动手。

    可是现在却尴尬了。

    少女知道,如果自己再动一下,可能真的会一发而不可收拾。

    现在这个问题,已经很严重了。

    “你先把我放开,我会慢慢的站起来。”少女说道。

    现在这个问题很严重。

    如果一个处理不好的话,最后可能真的酿成祸端。

    而且这家伙,虽然起了反应,但是也算是正人君子,没有对自己动手动脚。

    秦赵歌的耳朵很敏感,因为他听到了细碎的脚步声,虽然有些远,但是凭着他的速度,可能很快就到达这里。

    可千万别让他看到现在这个情景。

    如果秦赵歌没有记错的话,恐怕这个人就应该是周影雪。

    那这可就尴尬了,如果在自己的师姐看到,那可真的不得了了。

    恐怕到时候要执行门规。

    于是秦赵哥猛然一下,当少女抱在怀中。

    立刻隐藏在了一个山洞之内。

    但是秦赵歌这一下,他的动作把少女吓了一跳。

    “别出声。咱们现在这个样子,要让别人看到的话,恐怕咱们俩是说不清的。”秦赵歌说道。

    “我知道,不过你先把我放下。”少女说道。

    秦赵歌将她放下来,然后向外看去。

    果然,一个人出现了,正是周影雪。

    周影雪看了周围的环境,她现在就纳闷儿了。

    秦赵歌和那个少女怎么不见了。

    他们明明应该在自己前面,但是现在为什么不见了。

    少女突然用手拽住秦赵歌的耳朵,“我估计我们不用多了,你刚才摸了哪里你知道吗?”

    秦赵歌有些发懵,自已刚才可真没注意到。

    “我是白衣族的人。”短短的几个字,让秦赵歌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刚才自己刚才无意之间摸了,果然刚才是无意之间摸了她的脚裸。

    果然,自己是躲不过了。

    太古时期,流传下来的白衣族的族规。

    但是秦赵歌没有想到的事,现在还有白衣族的存在。

    “那我是不是还要闯所谓的天关。”秦赵歌问道。

    这个脚裸只是其中的一个条件,而另一个条件是闯天关。

    只要闯天关不过,那么的结果就是,自己必须得要入赘白衣族。

    “看来你还真是挺渊博的,只不过,我们的传承,有一部分东西早已经被摒弃了,比如你说的天关。”少女笑着说道。

    “对了,还没有问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秦赵歌,红枫山庄掌门亲传弟子,现在实力虽然比你低,可是如果生死搏杀的话,我应该要比你厉害一些。”秦赵歌说道。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因为如果是真正的生死搏杀,恐怕面前这个少女,根本支撑不过十招。

    “你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我叫白衣雪,是太虚观的弟子,放心,现在我们和太虚无为观没有任何瓜葛。还有,我今年19岁。”白衣雪说道。

    不过她没有告诉秦赵歌,她是太虚观掌门人的女儿。

    “发现秦赵歌,报告师父,我发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你家那个小子,竟然学会勾搭小姑娘了。”一个身着红衣的少女出现在秦赵歌面前,而且是平白无故的出现。

    秦赵歌看了看少女手中的传音石,发现自己这一次可能是真的,真的大意了。

    他没有想到的事,到了最后。这家伙竟然一路尾随过来。

    自己父亲的弟子,断刀门最杰出的弟子。

    凌罗霄。

    “我就说嘛,难怪我在之前,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原来是你。不过你这样向我爹打小报告,你难道不怕我吗?你这个叛徒,别忘了当年你快冻死的时候,是谁救了你的命?”

    “是师父。”凌罗霄说道。

    “反正你该说的都说了,你应该走了吧,别在这里,大煞风景。”秦赵歌现在开始赶人,这家伙果然是卸磨杀驴,过河拆桥。

    十足的是自己父亲的一个小密探。不过他也不在乎了,其时她已经禀告给了自己的老爹,倒让自己省了一些事。

    不过似乎传音石中,根本没有任何回应。

    “好吧,你这个见色忘义的家伙。”凌罗霄的身形慢慢的消失。

    “我看她腰间的配刀,那应该是断刀门的标志。那我就好奇了,你的父亲是谁?”白衣雪自然能推断出很多东西。

    “我老爹叫做秦狄。”秦赵歌说道。

    “糟了,我估计你的阻力要大了。”白衣雪听见他的话后,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事实。

    也发现十分狗血的剧情发生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

    “我母亲叫做白雪。”白衣雪说完之后,秦赵歌整个人都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