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师叔 > 第359章战
    究对于六耳猕猴和他影子之间的战斗。

    刘俊之很感兴趣,因为他想看看,究竟是修道的六耳猕猴强大,还是修佛的六耳猕猴强大。

    这对于刘俊之来说很重要,因为若是道家的六耳猕猴胜利,这六耳猕猴的功力会再次的增长一分,如果是佛家的六耳猕猴胜利,情况就不会很乐观,因为刘俊之要面对的是完全入佛的六耳猕猴,不再是他的影子。

    而是合二为一的六耳猕猴,本身刘俊之觉得自己对付六耳猕猴就有些吃力,如这家伙在找回他的影子。后果不堪设想。

    就算有金蛟剪,有这个仿制品。但是仿制品始终是仿制品,对付修为不稳定的魔家四将,那是手到擒来。

    可是要对付修为十分稳定的六耳猕猴,基本上金蛟剪的仿制品没有丝毫效用。

    而且对于刘俊之来说,他可很想把这只猴子拉下水。

    佛道之争已经持续了亿年之久。

    如果不是为了防止域外邪族的话。

    恐怕现在早已分出了结果。

    正是有域外邪族的存在。使得佛家和道家都不敢对对方做的太狠太绝了。

    因为相比正统之争,域外邪族才是最大的麻烦。

    不过即便是这样,刘俊之也不希望六耳猕猴输,因为如果六耳猕猴完全化佛,他和刘俊之之间,必然会有一场生死大战。

    刘俊之知道最后的结局肯定是自己赢,不管这只六耳猕猴在如何厉害。

    最后的结局肯定是会死在刘俊之手中。

    因为刘俊之都存在特殊,六耳猕猴是无法看穿他的命运。

    所以最后六耳猕猴会惨败,但是刘俊之也不会好受,毕竟与天地之间的四大灵猴,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所以就算刘俊之胜了,也是惨胜。

    所以刘俊之不希望走到这一步。

    六耳猕猴和他的影子之间,每一次交锋,都会引起大地的颤动。

    千钧棒与伏魔杵,两件兵器之间在激烈的碰撞。

    而且很快,六耳猕猴就将他的影子打飞。

    虽然六耳猕猴被镇压了许久。动作也不是那么的连贯,但是他也能稳稳压制住他的影子。

    因为原因很简单,影子始终是影子,不管经历了多少年,在对阵本体之时,始终要处于一些劣势。

    六耳猕猴的千钧棒,像影子的头上打来。

    影子将自己手中的一个画戟,向上一扛。

    然后有一只手,迅速的将一把刀送到六耳猕猴小腹之前。

    只听“噗”的一声,这把刀扎在了六耳猕猴的小腹之上,六耳猕猴的小腹上的绒毛,立刻被染成鲜艳的血红色。

    虽然千钧棒将画戟打飞出去,可是千钧棒却也已经出现了偏差。

    打在了影子的肩头之上。

    但是却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因为影子的肩头出现了一缕金色的光芒,抵消了千钧棒所有的力量。

    仅仅两个照面,六耳猕猴身上都挂了彩。

    “你被镇压了几十万年,我的实力早已超过了准圣,现在的你,只有大罗金仙巅峰的修为,根本不足为惧,如果不是如来将你镇压在这个山下,否则的话我早就吃了你。成为这具身体的新主人。”影子说完之后,他手中的金砖,向六耳猕猴的卤门砸去。

    如果被金砖砸了个正着,六耳猕猴会立刻失去抵抗能力。

    这个金砖,不会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害。

    可是只能让六耳猕猴昏迷不醒。

    只要一让他昏迷,影子会立即占据这具身体,成为他的新主人。

    但是就在这种情况之下。一股。强大刀硬生生的,将影子和六耳猕猴分开。

    这一刀,彻底的将六耳猕猴和影子之间短暂的接触,隔离开来。

    因为这一刀,在地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沟壑。

    而且十分的深,因为已经有岩浆从这缝隙之间,喷发而出。

    将六耳猕猴和影子隔开。

    六耳猕猴的影子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一股水流从他的口中飞溅而出。

    迅速的将岩浆扑灭。

    但是即便是这样。他也已经失去了先机,失去了吞食六耳猕猴最好的先机。

    况且六耳猕猴,早已从昏迷中醒来。

    那个金砖虽然厉害,可是六耳猕猴到底是洪荒异种,隶属先天四大灵猴之列。

    一砖金砖,只能让他短暂的昏迷。

    六耳猕猴举起千钧棒,向影子当头打来。

    刘俊之现在觉得,这场战斗十分的无聊。

    这六耳猕猴除了会当头一棒。似乎其它的都不会。

    相反他的影子,会用他手上各种各样的兵器来回转换,进行攻击。

    虽然降魔杵被打飞,可是那个手里又立马多了一把大刀。

    是一把鬼头刀。

    六耳猕猴当头的一棒,不过他手中的千钧棒迅速的消失。

    六耳猕猴的腋下立马生出了一只手臂,一把剑刺穿了影子的身体。

    “你别以为那是如来佛祖赐给你的神通,我从来没有在你面前露过这个神通。是不是让你觉得那是如来赐给你的东西,既然这样,我再让你看你一件东西。”六耳猕猴说过之后,手中那把剑早已脱手,而那把剑别早已经消失,幻化成无数细针,迅速的进入影子身体的各个部位。

    肆无忌惮的游走着,影子脸上一阵惨白,将手中的玉净瓶托起。然后一饮而尽。

    随着玉净瓶里的水进入喉咙,到达影子的全身各处,影子身上的伤立马愈合。

    然后他手中的杨柳枝向下打来。正好打在六耳猕猴的头颅之上。

    然后六耳猕猴登时脑浆四裂。尸身栽倒在地。

    影子狂笑着:“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太愚蠢了,我可是你的影子。你有什么事情是我所不知道的,知道刚才那一下,并不能打死你。只能令你深受重伤而已。”影子说完之后,用手中的画戟,将六耳猕猴刺穿,举了起来。

    脑浆崩裂的六耳猕猴,面容十分的恐怖,他狂笑着说道:“你有种你就杀死我,你这样算干什么?吃了哦,你想得美。”

    随后六耳猕猴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的影子也消失的无影无踪,随着六耳猕猴和影子的消失。

    刘俊之终于出手了,落宝金钱,带着它的小翅膀,如同流星一般向前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