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师叔 > 第353章冲突
    刘俊之知道他自己在干什么,因为他所做的事情根本不是炼丹,他所要炼制的是一种十分具有强大腐蚀力的药液。

    这股药液之所以无法腐蚀九凤金龙炉。

    是因为这个炉子有十分神秘的地方。那就是做个炉子的炉壁被天地奇水包围着。

    能隔绝炉壁药液之间的接触。

    刘俊之逐渐的将天地异火熄灭,然后用元力将炉盖推开。

    刘俊之看到那橙黄的液体。很是满意。

    这是一位盛宝阁的高层凑了过来,顺手又要去沾这个液体,被手疾眼快的刘俊之一掌拍飞。

    众人一脸震惊的表情,看着刘俊之,也看着那个盛宝阁的高层。

    因为这个人是圣宝阁的太上大长老,前一代黄金大供奉之一,人称丹痴的丹药子。

    刘俊之从他凑过来时,就知道是太上大长老。

    不过他也毫不犹豫,将这为太上大长老拍飞。

    一是刘俊之的实力强横,肉身早已经超过了他们。

    二是这位武圣一重的太上大长老,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挨了刘俊之一掌,随既被拍飞出去了。

    “刘俊之,你他喵的干什么?”这个老头,破口大骂。

    然后迎接他的,又是一脚,刘俊之最恨的就是,有人敢骂自己的家人。

    刘俊之觉得一脚过后还不过瘾,随即又是一掌。

    这个太上长老,终于明白了,眼前这位。是根本不顾及他太上长老的身份。

    于是他想用自己的左手,抓住刘俊之的手腕。

    但是结果还是出乎他的力量,他还是被拍飞了。

    曹氏兄弟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也不去阻止。

    因为根本没有必要,丹药子这家伙就是手欠嘴欠,活该。

    盛宝阁的阁主,九指武圣。也是一付,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因为这个事情,除了曹家两位大供奉,谁敢上前劝阻。

    另一位黄金大供奉,站在哪里睡着了。

    因为这也不怪他,这家伙就是这个模样,之所以被称为睡神。

    就是因为这家伙,无时无刻都能睡着。

    至于其他人,则只是呆在那里默默的看着。

    因为他们很了解,也很是清楚,这种情况之下,谁上谁倒霉。

    “老鬼,我劝你最好不要惹我。否则我灭了你。”刘俊之淡淡地说道,像是在叙述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丹药子心中这个气愤,自己好歹也是堂堂武圣,怎么会被一个拥有武宗三重实力的小子暴打。

    这于情于理。也太颠覆常识。

    而且这小子竟然骂自己老鬼,这件事情是可忍孰不可忍。

    叔可忍,嫂不能忍。

    现在这种情况,丹药子哪里还顾得了自己的身上。

    丹药子,在空中翻了个跟头,一双肉掌平推。向刘俊之打来。

    刘俊之身上的气势澎得一变。

    曹二供奉心中一惊,看来这个刘俊之要动真格了,作为人皇的眼睛,他每天要处理成千上万的情报。

    而且燕天天送来的那份情报,详细的记载了与多手一族的大战。

    记载了刘俊之保持的真实实力。

    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家伙的实力竟然可以轻易的秒杀伪圣。

    这样的实力完全和他表现出来的实力不符。

    武宗三重,估计这个丹药子,如果不阻止他的话,估计要倒大霉了。

    算了,看在曾经的交情的份儿上。曹成双,这位曹二供奉,挡在了刘俊之面前。

    因为他非常清楚,身后这个少年,根本不是狂妄。而是他真的有实力,瞬间秒杀丹药子。

    刘俊之看着身前这位曹二供奉,看见他挡在着自己的面前档在自己的面前。

    心中发生了无限的感慨。看来这场仗。是打不了了。

    他现在,还不是这位,曹二供奉的对手。

    刘俊之和他和曹大供奉的交情,注定他也不能动手。

    “丹药子,你太放肆了”曹二供奉这么一喊。

    在半空中的丹药子,立即落在地上,一句话也不说。

    因为他知道他现在说任何话也是徒劳,从曹二供奉出现的那一刻。

    这件事,就已经结束了。

    如果他再胡搅蛮缠了。恐怕迎接他的,就是这位曹二供奉,他的铁拳了。

    “丹药子,你给我记住,不要在没有别人的情况下被我遇见,否则的话,我恐怕忍不住,再揍你一顿。”刘俊之对于这个人。一点好感都没有。

    自己当时理他作甚,还不如让他将手伸进去。让他尝试一下乱伸手的后果。

    那种药液,能够将他的手。瞬间的消融。

    自己刚才真是多此一举。

    对于刘俊之的话,这位曹二供奉只是无奈的笑了笑,不再说话。

    因为曹二供奉很清楚,眼前的这个少年,根本不是省油的灯。

    而且根本不在乎他们的想法。

    要不是他和大哥有交情,恐怕自己的面子,根本没有那么想象的好使,总归一句话,这个少年。是个不好惹的角色。

    听到这话,丹药子心中虽然满是怒火,可是却也没有办法,他刚才只是,只是想看看这个少年究竟炼制了什么东西,没想到就挨了一掌,然后被拍飞出去,这对于他来说,是莫大的耻辱。

    可是现在,有曹家这两位,做和事佬。他为今之计,只能息事宁人。

    丹药子虽然有些鲁莽,可是并不傻。

    他知道,如果不是今天曹二供奉,居中调停,恐怕最后吃亏的应该是他。

    眼前的这个少年,这个叫做刘俊之的黄金大供奉,根本不能用常理推断。

    这家伙的实力到底究竟如何?丹药子也没有一点把握,但是他是要面子的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小辈拍飞,这是多么没有,没有面子的一件事情。

    所以他根本不能容忍。

    所以才当着众人的面破口大骂,没有想到最后竟然引来了这个小辈的反抗,这是他出乎意料的事情。

    可是细想起来,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但是这个少年,他也有不对的地方。

    “如果下次炼制东西的时候,你再敢伸手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你是死是活。”刘俊之用元力托住九凤金龙炉,向那个严丝合缝的大门飞去。九凤金龙炉里的药液,全部一股脑的,都倾泻在了大门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