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师叔 > 第346章作死的洪域之主
    这句话的内容大概就是,用不用我将你困在不死火山?让你永世不出。

    而也正是这句话,这只大鹏鸟,立刻变得乖巧无比。

    他可不想再次,不想再次回到那个地方,不死火山一个根本没有生气的地方。

    只有一个老人和一间茅屋。似乎他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其余的东西什么也没有。

    当年大鹏鸟因为犯了一个小错误。曾经在这里待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所以他知道不死火山的可怕,所以他不想再回到那个地方。

    而眼前这个少年竟然知道不死火山!

    不光这些。眼前这个少年,又显露了几个盘古大千世界独有的身法。

    大鹏鸟终于相信了。眼前这个少年,来自盘古大千世界。

    而且应该是个狠角色。

    平静的界上界。又发生了一件事情。。

    竟然丢失了一副画。本来丢失一幅画,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可是这幅画,在被盗以后,已经在街面上流通了,流通了这幅画的赝品。

    这幅画本来自身的价值并不高,但是它牵扯到一个秘密。洪域的大秘密。

    而且这幅画快速的流通。给洪域之主造成了十分大的困扰。

    他根本不知道是谁窃取了这幅画。而且从自己眼皮子底下将画带走。

    实力最少,也要和他的层次相当。

    达到至尊境界。

    这幅画的流通速度十分快,这也让洪域之主始料未及。

    因为那幅画,不管是别人临摹也好,本身的原画也好。

    是一个遗迹地图的一部分。

    而洪域之主,经过多年的寻找。才寻得一幅,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事情是,这幅画刚刚到手。当天夜里就被人盗走了。

    和他一起被盗走的还有很多古玩字画金银珠宝。

    对于这些古玩字画,金银珠宝。荒域之主可以不在乎。

    可是对于那幅画,他却十分的在乎。

    但是现在,这份地图已经在洪域流传的很广了。

    几乎是人手一份。

    这令洪域之主十分的头疼。

    洪域,某座深山中。

    一个少女正在听手下的汇报,看来洪域之主已经气急败坏,开始抓捕拥有这幅字画的人。

    “恐怕这次洪域之主自身难保。”少女身边的一个老者说道。

    这次小姐秘密出游,他身边的安全由老者全权负责。

    不过还是出现了一丝丝纰漏。

    那个不长眼的洪域之主的儿子,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调戏他们家小姐。

    这样的人真是该死,而洪域之主,也是个极为护短的主,平常纵容他的儿子在洪域的范围内作威作福。

    早以弄得民声沸腾。

    这一次自己跟随小姐出游,一方面是充当小姐的护卫,另一方面就是,彻底彻查这个洪域之主。

    只不过还没有彻查,就和他那个横行无忌的儿子撞了个正着。

    对于这个无法无天的家伙。

    老者自然不会放过,况且还有这么一个插头,老者就更不能放过洪域之主的儿子。

    于是老者将他的儿子打成残废,这一件事情也惹得洪域之主,勃然大怒。

    自己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竟然在自己的地盘儿那被人打成重伤,废去修为。

    这是何等的讽刺。

    而是对他的权力何等的藐视。

    他自然不会放过行凶的一帮人,于是广贴布告,捉拿这个老者归案。

    不过这个老者却十分的淡然,如果不是需要,要搜集洪域之主的证据,光明正大的废除他,恐怕当时他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因为对于老者来说,杀死一个至尊武圣根本不算什么难事。

    人间至尊,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强者。

    因为这个老者的实力在武神三重,实力是非常的高。

    所以就算来十个人间至尊,也未必能将他击败。

    因为人间至尊毕竟是武圣,可是又怎么能和武神相提并论。

    虽然武圣和武神之间就相差一个字,可是武神终究是带有一个神字。

    所以对于这些人间至尊,他并不的在眼中。

    但是自己又不能击杀于他,因为只要有证据,才可以让这家伙你也尝尝监牢的滋味。

    而且这幅图。就是他们搞出来的。

    目的就是让,让他的声名一落千丈。

    让洪域之主的名声一落千丈。

    但是来了这么多天,他们把他们的营地设在了洪域之地,最原始的森林当中。

    而且根本没有人敢进入这片森林。

    因为根据传说,传说这片森林里闹鬼。

    这老者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恐怕是他找到的另一个证据。

    因为在这片森林当中,存在着一个庄子。

    庄子里的人全是女性,他们通过扮鬼,来恐吓附近的人。

    让他们不敢接近森林半步。

    这些人的丈夫和儿子,基本上都是死于洪域之主手上。

    因为他们是洪域之主政策的反对者。

    都是被洪域之主残忍杀害的人类,其中拥有武者也有普通人。

    至于那幅画的计策,则是小姐想出来的,老者不得不佩服小姐,因为这幅画的玄机,就连他都没有参悟出来。

    小姐却一眼看出了话中的玄机。

    并且制定了整个计划。

    老者只是负责偷图而已。

    他们现在的位置,离那个住着寡妇的庄子不远。

    可是他们一行人却没有住在那庄子之中。

    只是在外面野营。

    而且不断的有情报,通过飞鸽传书送到这里。

    少女看完字条说道:“这家伙真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竟然敢图谋哪个人的墓葬,恐怕洪域之主这次,恐怕真的是在劫难逃了,就算是咱们不动手,有人也不会让他活,那个人的后人还在,而且基本上都是武神修为。我就不知道这个洪域之主吃了什么雄心豹子胆,竟然敢碰那种禁忌的存在,应该说是死有余辜罢了。我现在在猜想,究竟谁会接替他的位置?”

    听道少女的话后,老者说道:“小姐恐怕这一次,周家那小子,会捡到最后的大便宜。因为现如今,只有这么一个人是没有任何职位在身的人间至尊。”

    “恐怕不会那么简单,我听说上方至尊最近收了一个弟子,据说人本身实力是武圣六重,可是与武圣九重的人动手,也毫不落下风,而且可以轻松的战胜武圣八重。你认为这样的人没有机会吗?”这名少女反问道。

    其实老者根本不知道,这个少女,心中有自己的打算。

    因为这个少女,要为她的未婚夫,在界上界开辟一片广阔的地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