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师叔 > 第128章还有一个人
    秦赵k歌胸口的铁剑,铁剑之上的阵纹,慢慢从铁剑溢出。

    然后向他的全身蔓延,秦赵歌身上布满纵横交错的阵纹。

    “现在好了,你们大家都起来吧。”秦赵歌边说边拔出胸口的铁剑,他将铁剑完全抽离身体,胸口的剑伤完全消失。

    如果不是胸口还有血迹,任谁也看不出来,他刚才受过重伤。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现在可以说了吗?”云落问秦赵歌。

    如果不问明白的话,会对他的修炼造成影响。

    为什么燕赵歌要借她的手,这个问题困扰了云落很久。

    到底是为什么?

    “正如你们所看到的一样,这铁剑之上有个阵法,是专门克制我体内的心魔的。所以我只要使出超出我能力范围的武技,是我最虚弱的时候,你这些心魔就会趁机占据我的身体。所以那个铁剑就是激发封印阵的钥匙。”秦赵歌说完又说道:

    “师姐,对不起,我有一件事情骗了你,你能原谅我吗?”

    云落正在纳闷,秦赵歌究竟有什么事情骗了自己,自己怎么不知道呢?

    “我根本不叫赵秦,我拜师的目的也并不单纯。一切都是为了你。”秦赵歌决定把事实的真相说出来,就算云落退婚,他也认了,大不了再追上手。

    他就不信了,以他的手段,还追不到云落。

    “我就说吧,他目的不单纯吧。”周影雪十分得意的说,因为她判断对了,这家伙就是带有目的前来拜师的。

    “我知道,你是为我而来,我的未婚夫秦赵歌。”其实云落在看见赵秦父亲的那一刻,就已经猜到了他是秦赵歌,所以才不断的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让自己干那种事情。

    因为她不想欠这个男人的,她想摆脱这一纸婚约,却发现这个男人,为了她,竟然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

    到底是什么原因驱使他,为这个十多年没有见过面的未婚妻,竟然肯舍弃自己的性命。

    想让她活下去。

    她不停的问为什么,为什么也是这个原因。

    她不懂,秦赵歌为什么要这么做。

    秦赵歌惊讶的,嘴中能塞下一个鸡蛋,到底是哪里露出了破绽。

    这天衣无缝的演技,竟然被她识破了。

    “所以你现在还要退婚?”秦赵歌从小师叔的口中听到过云落的这个想法。

    但是他想要得到云落亲口对他说。所以有此一问。

    “婚一定要退,这是原则问题。”云落不会因为何人而改变自己的原则,哪怕秦赵歌救了自己,那只是师姐和师弟的关系,跟那个婚约无关。

    秦赵歌听到这个答案,并没有太过于惊讶。

    “那么你就请好吧,我一个月之内,一定将你追到手,让你做我的道侣,一辈子。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还有未完成的事,我腰间的口袋里有无数黑色丹药,你拿出来,再准备一些和嘴上温度相同的水。这是吃我破障丹的最基本的条件。

    他们确实还有未完成的事,虽然那个守护者在戮仙剑碾成粉末。

    可是,他们迎来了新的麻烦。

    而且他们这些人除了他以外,其他人一点反应都没有,根本看不出任何端倪。

    “好,我等着。”

    云落说完,将秦赵歌腰间的袋子取下。

    “要吃几粒?”云落向秦赵歌问道。

    “一袋。”秦赵歌知道,这个封印阵不会持续很久,所以他还得靠破障丹来压制体内的心魔。

    云落将这袋子丹药,全部倒入口中,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

    强吻了秦赵歌。

    一颗颗丹药,通过云落的嘴,全部进入秦赵歌的口中。

    秦赵歌的第一反应是被强吻了。

    秦赵歌郁闷无比,这个好像反了。

    要吻也是我吻。

    你一个女生这么主动干嘛,虽然这次不一样,是喂药。

    虽然思绪在转动,在告诉秦赵歌,自己被强吻了。

    自己应该拒绝,拒绝再拒绝,因为这套路根本不对。

    可是嘴上,秦赵歌不停的吸吮着云落口中的香津。

    在喂完所有丹药后,云落立刻后退。

    她虽然脸上没有动怒。

    可是心中早已羞愤不已。

    这家伙,竟然吃自己的口水,而且还吃得津津有味。

    太恶心了,甭说一个月,就是一年,甚至十年。

    他们天天朝夕相处,抬头不见低头见。他也就不会喜欢上赵歌。

    破障丹下肚,秦赵歌眼睛中的血红色全部褪去。

    秦赵歌甩了甩手臂。

    “阁下,看了这么久的戏。也该过瘾了吧。”

    秦赵歌双手平平推出。

    左右手中都出现一方古朴的小印。

    左手的小印没有任何变化。

    右手中的那方小印逐渐的变大。

    左手翻天,右手覆地。

    玉清元始天尊,五书五印。

    翻天印,覆地印。

    两印其出,强大的威力瞬间,将所有木人吹飞。

    被这股力量撕裂。

    翻天覆地,双印齐出。

    秦赵歌双掌所打之处,虚空破碎,一个人影倒飞出去。

    这个人影刚一显现,一柄奇怪的宝剑,已经到达了他的近前。

    却没有刺中这个人影。

    周影雪左手持剑,与冷天殊并肩而站。

    然后在这个人面前,立马显现出无数周影雪的影子。

    从各个方位,全方位的像那道人影进行攻击。

    春木剑诀,幻影剑。

    这个人影双手交叉,身上出现无数剑光,来应对周影雪的全方位攻击。

    突然,这个人挺感觉到周围的景物变成黑白之色,微笑着向他走来一个少年,脸上带着微笑。

    手中的扇子来回摇动。

    这道人影在次催动剑气,又凝聚了无数道剑光。

    这些剑光最近全方位的攻击,其中最大的攻击点,就在迎面走过来的那个少年身上。

    在催发第二次剑光之后,这个人影也渐渐清晰了起来。

    是一个矮胖矮胖的和尚。

    头上有九个戒疤。

    只不过身上这身行头,和他和尚的身份不符。

    这个胖和尚,身上一身红色的长衫。

    格外的扎眼。

    冷天殊已经到了这个胖和尚的身前。

    扇子一扬,一股冷元力从扇子中飞出。

    将胖和尚冻成了冰雕。

    本来以为结束了,冷天殊将扇子收了起来。

    但是冰雕没有彻底碎裂。

    一只手击碎了冰雕,向冷天殊袭来。

    这个胖和尚抓住冷天殊的左手。

    冷天殊整个人虚化消失。

    然后周影雪身边,一道人影慢慢的形成。

    最后变成了冷天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