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师叔 > 第五十一章六形剑诀
    “这里有六柄剑,每一柄中都有一套武技,谁拨的出来,就是谁的机缘,不过,你们只有一天时间领悟,一天之后自动消失。”刘俊之知道,天罚帝君这是给了自己一丝补偿,这六柄剑内的武技合称六形剑诀,随便拿出一种都可以傲视天下。

    不过这种补偿似乎不对等,刘俊之手中虽然没有盘古大千世界那些圣人的法宝,可是圣人之下的神仙,他们的法宝基本都在刘俊之手中。

    虽然有点吃亏,但那也是没办法的。

    刘俊之当然对这套剑法没兴趣,自己手中有逍遥剑法和通天教主的诛仙四剑。哪个都不比六形剑诀差。

    六形剑诀,由六套不同的剑法组成。

    至寒至冰的冰寒剑法;

    至烈至热的烈炎剑法;

    至雷至闪的雷闪剑法;

    至暗至灭的暗灭九剑;

    至春至木的春木剑法;

    至金至光的金光剑法。

    这六套剑法,合成六形剑诀。是天魔殿的镇殿之宝。如果再配上天魔殿的六形剑阵图,那就再完美不过了,足可以匹敌诛仙剑阵。

    ……

    腾龙军团总部,莫无双正在向燕云天汇报她是如何脱险,她自然要将刘俊之的事情稍作隐瞒,关于烈风的衣冠冢,他一五一十的告诉燕云天,并将记载伏虎拳的武技卷轴,交给了燕云天。

    至于镇龙威,醉伏虎和腾龙剑诀,她也一并交给了燕云天。

    在进入临海镇之前,她们编了一个谎言,一个天衣无缝的谎言。就是用来忽悠这些长辈的。否则根本无法解释她们所拥有武技的出处。

    “你是说一位老者带你们走出十万大山,而且似乎是武圣二重巅峰,而且姓刘。”燕云天陷入了沉默,如果按照莫无双的说法,这个刘姓老者很有可能是武神刘家的人。

    莫无双从烈风衣冠冢得到的武技,正好适用于腾龙军团的士兵修炼,但是这些武技,燕云天会将他们的招式打散,在融入别的武技招式,来瞒过别人,防止别的宗门窃取。

    这四套武技,他们这些腾龙军团的高层,会按照原本的招式修炼。而且这四本武技,也会和其他的三大军团共享。

    正如莫无双一样,石宁等人也受到了家族长辈的询问。

    基本上都是她们这套说辞,景群星这边,也是这套说辞。只不过,她提供了一份详细的情报,这上面记载了石宁等人的详细状况,其中有真有假,令景浩也难以分辨。

    相反,傅雪娇却是最为安静的,根本没有人会询问她。他本来想偷偷地去红枫派,如果被石宁拦住了。

    她在临海镇,一直等着从渤海侯府传来的消息,渤海侯府要去当金剑门与红枫派的公证人,傅雪娇自然知道,因为他的姐夫就是渤海侯长子,那个需要枭金救命的家伙。

    渤海侯府传来的结果很快就到了傅雪娇手中,虽然石冠不知道她为什么对红枫派这么感兴趣,但是却没有多问。

    付雪娇看着渤海侯府传来的信息,心中松了一口气,看来老公完全没有事,竟然吞下了金剑门,天鬼宗两家,而且老公的背后还有盛宝阁的影子。

    关于红枫派一战的情报,刘俊之的老婆们,通过各种渠道,也都了解了结果。不再为刘俊之担心。

    ……

    白骨君离着六柄剑最近,他虽然对这六套武技不感兴趣。也知道要在新门派立足,首先要受到门派高层的重视,虽然自己是武狂二重,但和这群人比,还是要差很多。这个红枫派的掌门杀死了一个武狂六重,一个武狂七重。

    而他刚刚进入武狂层次。

    白骨君来到那个只能看见剑柄,剑身笼罩在黑暗之中的宝剑。

    他运足元力,单手握住剑柄。用力一拨。剑身有些松动。宝剑被拔起了一点。

    白骨君还没来的及反应,剑身传来一股巨大的抻力将他拉向地板。

    双膝跪地的白骨君,双手依然保持着拔剑的姿势。

    白骨君站起身后,拍了拍膝盖上的尘土。久久不语。

    突如其来的情况将众人吓了一跳,刘俊之看了看了白骨君一眼,开始细细打量这个四十多岁样子的男子。

    根骨五,心志八,悟性三,幸运一,总潜力十七点。主修暗元力武技,体质特殊。评价:偶尔指点一下,可以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空间袋给出的评价让刘俊之一喜,体质特殊四个字足以引起刘俊之的关注,在神武大陆,刘俊之认识的所有人中,只有冷云绝父子,冷云绝父子的体质叫琉璃玉晶体。

    据说,神武大陆当年号称有百族,人族中有一族名曰:琉璃族。后来百族逐渐消亡。只剩下人,妖,灵三族。

    琉璃族人天生能操控冰元力,属于上古人族中的一支。后来种族逐渐稀少,融入人族。

    至于白骨君是什么体质,空间袋没有给出回应。

    “白骨,发生了什么事?”司徒朗问道,他和白骨君有一些交情,算是朋友。他刚才看见白骨君的样子,心中有些担心。

    “没事。”白骨君平复一下心情,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白骨君在拔起宝剑后,隐约看见一个暗黑色的大洞将他吸了过去。然后他就发现自己双膝跪地。

    一切似乎是幻觉,却又真实。

    “还是我来吧。”周影雪看不下去了,拔个剑,至于吗?且这个家伙还是武狂二重,竟然连一把剑都拨不起来吗?

    周影雪修练的是木系武技,所以她对那柄长像怪异的木头宝剑比较感兴趣。

    周影雪蹲下仔细看了看那根怪异的木头。这根木头全身黑呦呦,木头上有一些干枯腐败。

    周影雪没有拔那柄剑,只是用左手摸了摸那根木头。

    黑呦呦的木头开始慢慢发青,木头上抽出了许多枝条。

    周影雪视线慢慢变的模糊不清,她眼中出现了一幅画,画面上的女子舞着一柄宝剑,她每换一个招式,周围的草木开始慢慢长大长高。

    画上的女子舞剑的动作越来越快,剑招舞完之后,周影雪的视线又慢慢变清晰。

    “师叔,这柄剑我收下了。”周影雪伸手拔剑,剑拔出来时,便化作齑粉。

    “你悟到了。”刘俊之没有想到周影雪会这么快悟到至春至木的春木剑法。

    周影雪竟然没有拔剑,就得到了天罚帝君的认可,认为可以修炼春木剑法。

    “我来试试。”任九天的女儿,武者九重的任重阳跃跃欲试。虽然刚才没有帮上什么忙,但她毕竟有拔剑的资格。

    冷天殊开口道:“你修练的是冰元力,最好选择那把冰元力的宝剑。”冷天殊与任重阳交过手。她的冰系武技不弱。和自己的冰系武技相若,有相通之处。

    “要你管。”任重阳有些怒意,这个武者九重的少年撑的没事干,怎么那么爱管闲事。

    “重阳,住嘴。”任九天颇为无奈,女儿让自己宠的已经没有样子。那个少年只是提醒她一下,换来的却是不满。

    “看来我们还得打一场。”好心提醒,换来的是满不在乎,飞扬跋扈的回道,冷天殊也有些生气。

    “我才不和你过招,一个武狂二重都栽在你手上,我才不去自讨没趣。”任重阳虽然刁蛮,可也知道自己不是这个少年的对手,一个武狂二重的武者,者栽在了这个武者八重少年的手中,她可不想去和他交手。

    “天殊,闲话少说,安安静静的看着。”冷云开口说道。

    冷云深知冷天殊的弱点,受不得别人的挑衅。刚才那个少女只是稍微的挑衅了他一下,他就要出手教训人家。

    冷天殊闭口,不在言语。

    “姑娘,我有一句话劝戒你,你愿意听吗?”冷云缓缓说道。他是在寻问任重阳,而不是向她说教。

    “前辈请说。”任重阳声音十分清脆,听得让人流连忘返。

    “你修练的是冰系的武技,可惜太过着急,修练时出了差错,每次你动用武技,就会感觉身体微寒。我建意你选火系和雷系的那两柄剑,若得到其中的武技,先修练,然后在慢慢弥补你的差错,就算得不到武技,我会传受你一项火系武技,冰系武技暂时不要用了。”

    任重阳点了点头,将面前这位帅叔叔的话记在心里。自己运用武技时身体比平常冷,自己从末告诉别人,这个帅叔叔能查觉出来,证明此人也是修习了冰系武技。

    任重阳学的冰系武技是她母亲教的,母亲死之前告诉她这是一套天级下品武技的残片,只有前五招,只能算玄级下品武技,只要能学会全部招式,才能算得天级下品武技。

    这武技叫寒冰诀,前五招是从一个武圣遗迹中得来。

    也正因为这个武技,母亲所在的家族,一个实力相当于五品宗门的家族一夜之间被灭门。母亲在逃亡的时候遇到了父亲,他们找到了一个遗迹,遗迹中有个传送阵,然后他们传送到了衮州,并在这里安了家。

    任重阳走向那把由枯木煅烧,隐约有雷霆闪耀的宝剑。

    相对那把熊熊燃烧的剑,她更喜欢这把雷光熠熠的宝剑。

    任重阳双手握住剑柄,用力一拔,并没有拔起这把剑。她面前有一道雷光闪耀,迅速消失不见。

    她感觉到双手一麻,迅速撤回双手。只见双手隐约有雷光,一跳一跳的,在两只手上不停跳跃,时暗时亮。

    刘俊之看着这个武者九重的女孩,沉默不语。

    这个女孩获得了雷闪剑法中的至雷真意,虽没有像周影雪那样完全获得春木剑法。却获的了至雷真意,一个能快速学习雷系武技的至雷真意。

    “姑娘,你只要完全操控你双手聚拢的雷元力,化进你的冰系武技中就可以化掉那股寒意。”冷云所积累的知识和阅力,他认出了任重阳双手的雷光。

    万化雷霆,一种稀少的雷霆。具体这种雷霆威力如何,冷云也不清楚,只是在一本古书中见过这种雷霆。

    冷云再次看向刘俊之,发现自己有点看不透。他虽然看不透刘俊之,不过也没什么关系,刘俊之的手段越多,天殊才会越安全,

    “是不是这六把剑拒绝武狂境界的我们与它们沟通?”白骨君结合刚才的遭遇,似乎明白了什么。

    获得某些武技需要与所承载武技的物品进行沟通。而这些武技拒绝与武狂层次的武者沟通

    “不是,是天资不够。”司徒朗说道,他们这此武狂年龄都超过三十,属于天资不高的一类人。而刚才的两个姑娘都十七八岁,实力都达到武者八重以上。天资肯定不低。而刚才将六把剑插在地板上的红枫派掌门,看面像不到二十岁。就已经是武狂一重的武者。天资肯定不低。渤海郡天才榜榜首夺天候石毅已经晋升武侯,准备开辟元府,进入侯爵境。

    “说得有理。”冷云再次开口。

    司徒朗注意到,武狂三重的男子只是站在门外。根本都进来。面前这个银发中年人说话有份量,和红枫派的掌门处于相同的地位。

    “诸位,我们这些武狂境界的人,不参于这次武技的参悟。”冷云又开口说道,很少有武技让他感兴趣。这里武狂境界的人感兴趣又如何,反正也无法参悟宝剑中的武技。

    阮原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刚才用特殊的方法将所发生的事传回了衮州盛宝阁总负责人那里,必竟滋事体大,小小的无常殿没人会在乎,可它必竟是七品宗门阎王殿的附属势力。

    红枫派虽是小势力,可是掌门是盛宝阁的黄金大供奉。地位仅次于阁主,与七大长老平起平坐。这样的人才,盛宝阁不会作事不理。

    “我也是这个意思。”刘俊之在冷云之后说道。

    “我也不参遇。”冷天殊对手这些武技并没有兴趣。他自家的《寒空诀》是圣级中品武技,还有刘俊之给他的秋水剑法,虽然冷天殊不知道这套剑法具体品级,但他可以肯定这剑法不会低于玄级中品。

    神级武技称为神通。只出现于传说中。

    圣级武技称为圣法,掌握在九品宗门和大家族中。冷家曾为武圣世家,可是二千年前的那场人族与妖族的战争,导致冷家衰落。最后沦为普通的家族。

    “我也不参加。”云航跟着说道。这场战斗她从头看到尾,却没有出手。在云航看来,她并没有任何功劳,也不必参加武技的争夺,何况自己的小师叔不一定会亏待她。

    在场的人几乎都试过之后,却没有一人拔出剩余的宝剑。

    那些受了伤的武者并没有参与拔剑,而是各自疗伤。因为他们知道,就算没有受伤,他们拔出宝剑的几率也不高。

    刘俊之将剩于的五柄剑全部拔了起来。这五柄宝剑没有人参悟,所以也不会在一天后消失。

    “掌门师叔,这些都给你。”周影雪将画卷手环递给刘俊之,他并不知道画卷中已经没有画作,是一张空空的卷轴。

    “俊之,这个也给你。”冷天殊将宁天地所用的那颗白珠子递给刘俊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