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师叔 > 第四十一章战贺六生
    “冷大哥,接下来就看你的了。”刘俊之从封辟宝印内走出,迅速挡在贺六生面前。冷天殊也来到贺六生身后。

    刘俊之的虚空破灭枪与正冷天殊的夜雨无痕都是十分耗费元力的招式。以他们现在的状况。任何一个人都不是贺六生的对手。只能两个人都上,才有斩杀贺六生的可能。

    “你们两人用的武技虽然厉害,可是元力耗费巨大,你们认为能打过我吗?”贺六生说道。

    “两个人不行,那在加两个呢。”云聂与叶肖同时动手。云聂身上雷光闪闪,叶肖身上燃起熊熊烈火。

    “这两个人也不凡。贺六生是不是疯了。金剑门只有两个武者九重,两个武者八重。三个武者六重。其余全部是武徒的实力。红枫派与金剑门实力相仿。虽然实力只是一品宗门,可是无限接近两品宗品。现在聂玉安自身难保,金剑门覆灭在既。”张放对金剑门毫不放在心上,一个二品宗门,灭就灭了吧。何况这个宗门,还屡屡挑战渤海侯的威严。

    刘俊之将画戟尖对准贺六生。戟尖上有红光聚集。“我虽然无法在用虚空破灭枪,但我还有后手。”刘俊之将画戟向贺六生身后投去。

    聂玉安很想帮贺六生一把,可惜的是他被冷云盯得死死的。

    冷云面沉如水,他仔细揣摩儿子话中的意思。是不是冷天殊的记忆恢复了,冷云给冷天殊小时候的记忆做了封印。毕竟那件事对冷天殊不利。

    “小子,你的准头差点。”贺六生虽面对三个武者八重、一个武者九重的对手,可是他十分镇定。

    刘俊之、冷天殊强弩之末,另外两个武者八重刚刚晋级,实力只比武者七重强上一线,不足为俱,而且有一个还是刚刚晋级,连虚弱期都没有度过,在这种程度上,实力会大打折扣,未必有武者七重的实力,何况向刘俊之、冷天殊两人这种妖孽,还是少数人。

    武者九重碾压他们四人不是问题。关键的变数还是冷云和张放两人。冷云只要出手就会被聂玉安缠住,只需小心张放便可,等一切都尘埃落定,这哑巴亏,渤海侯府吃定了。

    刘俊之也不理会贺六生,只是双手快速结印。插在地上的画戟变成了八件枪戟类的武器,将贺六生围了起来。形成了一个结界。不管是枪尖还是戟尖都闪烁着不同的颜色。

    九件枪戟类的兵器,散发着不同颜色的光。

    “这个法阵只是让你逃脱不了,要杀你,我一个人就够。”刘俊之将从盛宝阁中圣宝阁密室中的凡兵拿出。

    破金针,它是凡兵。虽然刘俊之认为它不太值,但降低二成的实力也会让贺六生实力大损。

    “破金针,这个红枫派准备的挺充分的。”冷云笑了笑,看来自己的儿子是正确的。他认为红枫派和金剑门最好的结果是平手。而冷天殊认为金剑门必灭。看来自己的眼光越来越差。

    贺六生并不认识破金针,他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他只能通过凡兵的元力波动,来判断它是凡兵。

    刘俊之弹出破金针,迅速将回元丹塞入口中。贺六生看破金针飞来,将背后六柄金剑中最宽的金剑拔出。想要将破金针拨开。

    “没用的,你们的剑法属于金系武技。这个法阵叫消弱阵,可以削弱九系武技。你们金剑门有一套金剑,是九品凡兵。不过,从你刚在的动作来判断,你根本不知道我甩去出凡兵的用途,那是破金针,会削弱金系修炼者的修为。”刘俊之边解说边凝聚元力。

    遮天手,需要的元力比虚空破灭枪更多。而且刘俊之现在的实力只能用一变。

    刘俊之伸出一只手。轻轻地向前推去。

    破金针在碰到金剑的一瞬间,便融入金剑,游离到贺六生的体内。

    贺六生正在为修为下降不知所措之时,突然便感到一阵压力从头上而来。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头上乌云密布,从乌云中伸出一只大手,向他压了下来。

    “死。”刘俊之大喝一声,金色的大手向贺六生压来的速度加快。

    “小友,等一下。让老夫来料理他,了结一桩家仇。”从大厅门外进来一个老头。

    这个老头是接引刘俊之成为盛宝阁金牌供奉的那位姓曹的老者放进来的。

    “爹,你怎么来了?”柳云列看到了自己的父亲柳绝。那个被受柳云天的九幽阴风折磨的老父亲。

    刘俊之撤去遮天手,招回破金针和九把枪戟类的凡兵。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必竟元力消耗太多,现在的他有一点虚弱。他很想骂这个不知趣的老头,想了想还是算了。这个老头叫柳绝,正是柳云天口中的老畜生。似乎柳云天家灭门另有内情。

    没有了破金针等物的束缚,贺六生顿时感到修为又回来,心中也多了一份底气。

    “云天,灭你一脉,杀你父母的正是此人。”柳绝将自身的元力推到了极点,只是为了对付贺六生。他和贺六生实力相当,都是武者九重。

    “哈哈哈。”贺六生连笑了三声,人已经出现在柳云列身后,一把金剑已经放在柳云列的肩膀。“别动,柳绝。你不想断子绝孙吧。”

    “你认为这样可以威胁我吗?云列这个孩子是九气真雷身,雷系可以让金系导电。何况你认为你身旁的人是柳云列吗?”柳绝神秘笑了笑。

    柳云列从怀中拿了把扇子,赫然是一把白扇面的扇子。柳云列在自己身上扇了两下,扇面上出现两团旋风的标志。

    贺六生开始以为是柳绝骗自己,不过他一见扇子。立刻收剑急速后撤。

    顺便将冷云裳和吕青柠拉向柳云列身后。

    一股阴风正面向冷云裳袭来,让冷云裳冻得够呛。吕青柠也冻得浑身发紫。

    刘俊之一看扇子就知道刚才被贺六生劫持的人是柳云天,并非柳云列。

    站在云航身侧的柳云天,不,应该是柳云列突然向贺六生龙袭去。一身雷光已经推道了极致。

    刘俊之动了,他在回到原位时。怀中搂着两个少女,正是冷云裳和吕青柠。

    “曹供奉,这个两个女孩中了九幽阴风。有什么东西可以驱散阴风。”刘俊之大声说道。

    “这个给你。”大厅门外射进一道光影。

    “这种波动,门外有武帝。”张放知道门外一直有人。但没想到是个武帝。他道不担心门外的人对他和小公子不利,这里是渤海郡,何况他手中有渤海侯给的灵符。

    渤海侯是武皇不错。可是他爹衮州王是武帝九重,武帝九重的强者练制的灵符可以抵挡同境界高手的一击。

    刘俊之将光影接在手中,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枚丹药。一枚清香的丹药。

    “水。”冷天殊扔给刘俊之一个皮囊,便不在说话。

    柳绝、柳云天、柳云列三人连手攻击贺六生。让贺六生有点手忙脚乱。九幽阴风、九气真雷身。一时间,风雷充斥着整个大殿。柳绝的九幽阴风比柳云天的更强,威力更为巨大。

    贺六生在三人连手攻击下,还是露了破绽,被柳云列结实的打了一掌。

    贺六生中掌之后,他的破绽也越来越多。金剑门众弟子被云聂和叶肖盯得死死的,不敢轻举妄动。开什么玩笑,两个武者八重,武徒的修士冲上去就是个死。

    聂玉安还是忍不住动手了。他一动手,就被冷云拦下。

    贺六生身上已经遍体鳞伤,九幽阴风已经进入他的体内,在他体内乱窜。

    “死。”柳云天暴吓一声。法扇上飞射出一道光芒。这是他柳家的万雷诀中的武技,他又向里面加入了九幽阴风。风系和雷系本身相生相克。风系克制雷系,雷系也能隐藏在风中。

    “你认为老朽没别的手段吗?”贺六生掏出一枚丹药,迅速服了下去。他体内的元海迅速膨胀。

    “这时候冲击武狂,显然是要放手一搏。”张放死死的盯着贺六生。这时候,张放和门外的强者皆不能动手对付贺六生,若贺六生下死手,要杀红枫派门人时,他们只能出手阻止。若贺六生要走,他们也不会阻拦。

    刘俊之给冷云裳和吕青柠服了丹药,将他们推给云聂。“以后她就是你们的小师妹。”刘俊之早就认出其中一个女孩就是在金剑门山门给他向啸天君求情的女孩。刘俊之决定代师姐她为徒。

    刘俊之指了指其中一个女孩说道。

    贺六生的元力波动不断增强。证明他已经突破了武者。贺六生突破武者在瞬息之间。好在柳云天反应比较快,才没有被贺六生的一双肉掌打中。

    贺六生已经是武狂一重,并且没有进入衰弱期。

    武者九重的柳绝凝具了一柄雷系长枪向贺六生掷去。

    云聂指尖射出一道雷光,向雷系长枪飞去,雷光附在雷系长枪之上,与其融合。雷系长枪变的更加粗大。雷光熠熠,也更具有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