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师叔 > 第四十章生死虚空枪
    冷天殊向云航一抱拳。“云航,奉掌门刘俊之之命。红枫派改为红枫山庄,下设道家天宗、人宗;设儒家天宗;设法家天宗;设墨家、纵横家、阴阳家、名家、逍遥家、杂家、兵家、医家、蜀山四宗八家一蜀山。刘俊之为红枫山庄掌门,掌红枫山庄,逍遥家。云航为法家天宗长老,掌管红枫山庄刑法。冷天殊为道家天宗长老。掌管红枫山庄藏书阁。其他弟子任命等此间事了,掌门会亲自任命。”冷天殊从怀中取出一方书简,交给云航。

    “冷天殊,你此时加入红枫派。叛你父亲,如此人品,有何颜面留在此地。”天鬼宗宗主聂玉安左手一挥,一道劲风向冷天殊袭来。这聂玉安显然是在找借口,以除掉冷天殊。连这种牵强的理由也说得出口。人们家两个父字的事,与你聂玉安有什么关系。

    “贼子,尔敢。”冷云坐在聂玉安对面。他怒不可遏,左手食指对准聂玉安一指。右手食指对准聂玉安发出那道劲风一点。

    “父亲,别动手,我能摆平。”冷天殊站在云航面前,背对着那道劲风。和啸天君对战,让他意识到,武者八重,体内元力不一定比武者九重少。唯一的不同,是他们消耗元力的方式和丰富的经验。

    “还给你。”冷天殊食指的黑白剑气向身后飘去。黑白剑气在接触到将劲风时,将它完全同化,向聂玉安飞去。

    “你的实力是武者九重。”聂玉安很是错谔。这小子的实力和自己相同。明明这小子只有武者八重的实力,怎么会是武者九重。

    聂玉安在错谔的这一瞬间。有一双手印在他的胸口。一闪而过,连聂玉安都没有反应机会,便被结结实实打了二掌。

    “聂玉安,这是对你的警告。”张放坐在位子上说道。这聂玉安当渤海郡是个摆设不成,竟然在自己面前动手。

    二掌,就将聂玉安打的吐血。武者九重,在武皇一重的张放看来什么都不是。张放拿捏的很得当,并没有下死手。不然的话聂玉安早已身死。

    “我要向天鬼宗挑战。我今天就让天鬼宗消失。”冷云向张放说道。他现在怒不可遏,冷天殊是他唯一的独苗。如果他出事,自己如何对得起他母亲和列祖列宗。

    “好,红枫派事了后,你们就开始吧。”张放淡淡的说道。聂玉安的举动已经彻底惹怒了张放,无视渤海侯。也得罪了有武狂坐阵的玄鬼宗。看来今天的事不会善了,天鬼宗也要成为过去式。

    聂玉安将飞向他的一黑一白的剑气收入袍子中,金剑门的天罡圣剑,这个武技有自己揣摩的价值,虽然这样做有些不厚道,但他和金剑门只是盟友,一切建设在利益之上的盟友,金剑门万一败了,他不介意与红枫派结盟,狠狠的踩上金剑门两脚。

    “我们输了两场,第三场我亲自上。六生,此场若败,你带着门人远离衮州,在建金剑门。若胜,我们可以壮大自己的实力,离我们的目标更近一步。六生,你与武狂只差一步,有很大程度冲击武狂。我老了,此生冲击武狂无望,我也该去做我最后一件事,为了宗门,不论生死。”苍天鹤向贺六生说道。

    “师叔,我们一定会完成目标的。”贺六生说道。现在的形势,对他们虽有不利,但也是暂时的,没有武者九重的红枫派,最后还是会成为金剑门的囊中之物。

    “你们的目标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红枫山庄刚刚起步。我可不想让它破灭。冷大哥,你做的很好。”刘俊之将斗蓬一扔,走到苍天鹤面前。他从天鬼宗人群中走了出来。

    聂玉安并没有出手,因为他被张放吓怕了,如果自己再贸然出手,会有生命危险。

    刘俊之最开始以为得费一些工夫混入天鬼宗,他一开始跟在天鬼宗众人的身后,后来有一天鬼宗的弟子落下,他便与其攀谈,谎称自己去方便,方便完找不到大部队。然后在这个人的带领下,顺利的混入天鬼宗。

    天鬼宗众人看着刘俊之从自家人群中走了出来,都搞不清状况。

    聂玉安看着刘俊之的背影,想破口大骂,自家队伍中混进外人,这些废物弟子全然不知,可是他偏偏又不能对刘俊之动手。

    他一开始是想动手,结果了刘俊之。可是他发现这个背对着他的少年的修为足足是武者九重。现在的他受了伤,未必是这个少年的对手。何况张放就在一旁盯着,他可不想再惹什么麻烦。

    “老鬼,我就是刘俊之,咱们封辟宝印内见。”刘俊之刷的一下窜进封辟宝印内。

    “武者九重,有意思。”苍天鹤也进了封辟宝印。

    “这个家伙,还是老样子。”冷天殊站回到冷云身边。

    “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冷云看了看冷天殊。

    “有些事情,两个人扛好过一个人扛。”冷天殊又说了两句没头没尾的话,不过冷云听了之后,陷入了沉思。

    “师叔他回来了,还晋级到武者九重。”云航明显感觉到刘俊之身上的元力波动,那股元力波动属于武者九重。

    她不知道刘俊之有何奇遇,但短短数日就从武徒修练到武者九重,天资是必不可少的。难道这位小师叔一直都是在韬光养晦,直到这时才露出獠牙。

    “张伯,我若与冷天殊比斗会怎么样?”石冠自信躲不过冷天殊刚才那招,故此一问。

    “五五之数,若生死相搏。两败俱伤。他的那招夜雨无痕,消耗元力太大。小侯爷练的是风系和雷系。雷系能带来光明。所以这招你们是五五之数,若不是雷系,武狂八重在一时不查的情况下也能中招,不过,确不致命。”张放说道。

    苍天鹤取出一把剑,剑身暗红色,散发着腥臭的血腥味。

    刘俊之左手执一柄长剑,剑身洁白晶莹。

    “此剑名曰:“白雪”,乃法家天宗之物,五阶凡兵。”刘俊之在白雪剑上封印了诸多封印。他现在只能在自己的空间袋一楼转悠。能拿到的东西都是人间界的东西,而且都是曾经被他施加封印的兵器。

    苍天鹤哈哈一笑。“此剑上斩杀三百三十二人,其中两位武狂一重修士,五十三位武者九重修士因其剑好饮人族妖族之血,便称为“血剑”,七阶凡兵”。

    五阶凡兵与七阶凡兵差两阶。刘俊之的凡兵会被彻底压制。

    拥有凡兵的两个人,实力都堪比武狂一重。

    “请。”法家剑法讲究后发制人,刘俊之肯定不会先动手,何况先动手的人未必占得先机,后动手之人未必会输。

    “小心了。”苍天鹤手中黑白剑气纵横,用的赫然是天罡圣剑。右手中的血剑背于身后。有意无意的动了一下。

    用天罡圣剑诱敌,真正的杀招却是血剑。刘俊之心中暗暗想道。这种小把戏刘俊之早就玩腻了。

    苍天鹤晋级武者九重百年,今年已经一百三十七岁。

    武者,寿元一百四十岁。

    像苍天鹤此人,虽晋升武狂无望。可一百多年的经历使得他武者九重的实力圆满无漏。离武狂只差一步。普通的武狂一重也不是对手,何况现在又有凡兵在手,胜率会是更大。

    战斗经验丰富,元力充足。这都是刘俊之要考虑的。

    天罡圣剑向刘俊之飞射而来,刘俊之将白雪随手一劈。一道洁白的光芒向天罡圣剑黑白两色的光芒急速飞去。两股光芒一触,便被抵消了。

    苍天鹤的右手动了,一式金剑十三式中的无尽剑芒。血剑在空中化成无数柄。刘俊之将白雪剑迅速收回。手中多了一柄方天画戟,方天画戟一直背在他身后,被一块黑布遮住,虽然曹成岳给了他一个兵器袋,不过他并不打算用。既然空间袋无法在众人面前使用,刘俊之只得将缩小版的方天画戟背在身后。

    刘俊之手中的方天画戟雷光闪耀,那块黑布被他用来擦拭方天画戟。方天画戟被他拿在手中,立刻恢复到原来的模样。

    当无数柄血剑向刘俊之飞来时,他还是擦拭方天画戟。

    方天画戟动了。正是生死虚空枪。

    枪动既死,枪停既生。

    血剑幻化成的光影将刘俊之所在的地方轰了个结结实实。卷起一堆尘烟。

    方天画戟从苍天鹤的脖子边穿过,留下一道血痕

    场边的人注视着封辟宝印内的情况。当尘烟散去。

    场边之人只看见刘俊之与苍天鹤背对着。刘俊之将方天画戟向地上一杵。刘俊之身上有无数血迹。反观苍天鹤身上一点血迹没有。

    “武者九重,元力还是比武者九重巅峰的人差一截。”不知道谁说了一句话。

    “赢了。”金剑门弟子大声叫喊着。赢了一场,还有机会翻盘。

    封辟宝印突然将苍天鹤送出。苍天鹤还是保持的原来的样子。正在众人不解胜利者为什么被提前送出的时候。

    苍天鹤口中喷出一道血箭。“六生,快离开衮州。”苍天鹤一说话。身上突然出现了几个血窟窿,也在喷血。体内的元海完全被破成两半。

    怎么会这样,仅仅一招,就重伤一个武者九重的高手。

    刘俊之想速战速决,所以用了生死虚空枪,他发现与他同等境界的武者对战时,生死虚空枪就能发挥其原有的威力。

    “抬上苍门主和啸天君,咱们撤。”贺六生知道金剑门在渤海郡已经成为往事,红枫派会接受他们的门派和产业。所以他要回去,把能拿走的东西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