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师叔 > 第十八章刘俊之的方法
    刘俊之想到的办法虽然简单,可是实施起来难度大小。

    刘俊之将方天画戟在空中乱晃,每一击都有枭鸟受伤,可是,这种长得像猫头鹰的枭鸟狡诈至极,一击不中,立刻又飞回枭鸟群,继续在空中盘旋。

    所以刘俊之虽然伤了它们,却没有杀死一只。不止是他,对付枭鸟的武者基本上无功而返。没有留下一只枭鸟,效果也不明显

    相对来说,对付银月狼的武者轻松很多,前面有盾牌防御,中间有凡兵之力,不一会儿,外围堆积了很多狼尸。

    虽有武者受伤,可是并无伤亡。

    方天画戟之上雷光闪耀,虽然比刚才历害,却也无法让一只是枭鸟陨落。这些枭鸟太狡猾了。狡猾的让刘俊之也毫无办法。

    方天画戟的雷光不断冲向天际,雷光在冲向天际之后又不断地向下落。

    刘俊之等人上方的枭鸟黑压压一片,早已经遮住了阳光。

    枭鸟躲过了向上飞去的雷光,又继续结集。

    石宗身上的衣衫已被鲜血浸透,手中长剑已经染成了血色。

    刘俊之和另一个武者九重的男子站在圆圈的最中心。天上盘旋而下的枭鸟全部归他们对付。

    刘俊之将方天画戟向地上一杵。双手捏了一个法诀。

    口中默念着口诀:化身雷霆,引入我身。

    飞向天际,正在下落的雷点似手受到什么东西吸引,迅速地向下方冲去。

    枭鸟毕竟没有开灵智,何况雷点儿的速度又其快无比,有很多只枭鸟中了雷击,受到雷击的枭鸟,纷纷从空中掉落。但是雷光更快地向方天画戟飞去。然后形成一张紫色的电网,将众人全部笼罩在耐。

    掉落的枭鸟在碰到电网的一瞬间,竟然都被弹飞了出去。

    “现在暂时安全了,我先休息一会儿。”刘俊之盘膝而坐,进入了冥想状态。他要快速的恢复体内元力。然后在向阵法中注入雷元力。

    银月狼触碰到电网,通通被弹了回去。

    众人稍稍的松了口气,也都十分佩服刘俊之,如此恶劣的战局,竟然被他扭转回来。虽然只是暂时的,战事的走向谁也预料不了,他们的结局也很难说。不过暂时是安全了。

    石宗看了看被电网弹出去的银月狼,它们表面黑呦呦的皮毛上,竟然被电焦了,一股焦糊的味道。

    石宗手上水气闪动,石宗将手掌摁在地上。

    五荒法,苍龙真水法,龙游。

    一条有流水组成的长龙,在银月狼中间乱窜。

    被流水击中的银月狼,瞬间瘫倒在地。流水中还闪的紫色的电光。

    刘俊之还在盘膝而坐,他体内的元力所剩无几,与周通一战,他消耗了很多元力。又布设阵法,他的元力已经到底。

    刘俊之进入冥想状态,来恢复自身的元力。

    方天画戟之上的雷光越来越微弱,笼罩在外面的电网也有些不稳定。

    刘俊之感觉到外部的雷电之力越来越弱。微微睁开双眼。

    “有谁精通雷电系元力,向方天画戟之上注入些雷电系元力。”刘俊之说道,雷网阵所费的雷电系元力甚多,方天画戟内所存的雷电系元力几乎耗尽,在不注入雷电系元力,雷网阵便废了。

    很多使用水系武技的武者,在不停释放水系武技,银月狼一片一片的倒下。

    天上的袅鸟还在不停地往雷网上撞,虽然被不停地弹开,可依然前赴后继。

    有几名修练雷属性的武者,不断地向方天画戟注入雷元力,方天画戟围绕的雷光大盛,雷电网又恢复原来的模样,雷光奕奕。

    向四周奔腾的流水越来越小,石宗等水系武者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们中所有人的元力都已经见底。连续地消耗水系元力,已经让他们甚是疲惫。

    石宗从怀中掏出一把丹药,留下一颗,将其它丹药递给别的武者。

    刘俊之身上雷光闪烁,一会儿暗一会儿亮,极不稳定。

    “偏偏在这个时候。”刘俊之很是无语,偏偏在这个紧要时刻,他突破了,晋升武者八重。然后迎来了短暂的虚弱期,他不知道这个虚弱期会持续多久,上次六重晋升七重,虚弱了一夜。反正在睡觉,这也无关紧要,可是这次却是在这等关健时刻。

    他迅速拿出一颗丹药吞下,然后运功,他身上的雷光变成烈火,又变流水,然后变成一黑一白两股雾气缠绕在刘俊之全身,黑白交错,形成了一个太极,印在刘俊之身上,太极图案刚刚形成,便又变成了一黑一白的雾气,然后消失不见。

    逍遥帝君,代表着从无到有,在从有到无的一个循环。

    逍遥帝君,共著书十卷,《逍遥真经》是给后世子孙留下的一卷天书。

    其于九卷天书记录了另外九种绝世功法,广传天下。

    而《逍遥真经》阐述了世间的万物之气,从混沌阴阳,到风雨雷电等诸多现象。

    不一会儿,刘俊之便调整完毕,晋升所带来的虚弱期,让丹药的药力全部驱散,取而代之的是全身满溢的元力。

    回气丹,盘谷大千世界等级最低的丹药,药效明显,但也有副作用,服用回气丹一天后,会有短暂的五分钟,不能动用任何功法。

    相对那个不知道多长时间的虚弱期,回气丹的副作用可以忽略不计。

    刘俊之起身,伸手向不远处的方天画戟抓去。

    “待会儿大家都跟着雷电网走,一直待在原地,我们会很被动的。”刘俊之将方天画戟提起的一瞬间,将所有人覆盖在内的雷电网微微一动。

    “走,还是盾牌开道,会水系武技的武者施放水系武技,要不停的干扰银月狼。”刘俊之向前一走动,电网也跟着慢慢的向前移动。

    众人也小心翼翼的向前移动,始终不敢出电网的范围。

    这个只要走错一步,会被外面的银月狼撕成碎片。

    石宗等人服用丹药后,向四周围不断的施展水系武技。

    接触到水系武技的银月狼不停的倒下,雷电网移动了一定的距离后。“停下,雷系武者往上面注入雷元力。”刘俊之将方天画戟插在地上,众人便停止前进。

    石宗等人继续补充丹药。

    如此反复了几次,他们终于冲出了核心地带。

    虽然危险还在,众人也长舒了一口气,终于是冲出来了。这个方法虽然耗时,但是有效。

    “大家再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就要冲出包围圈了,冲出去之后,我们立马隐藏在树上。让爱鸟和银月狼这两个种族互相厮杀。”刘俊之再次提起方天画戟,向前走去。众人也纷纷动了起来,举盾的举盾,施放武技的施放武技。

    他们冲出包围圈后,众人迅速上树,隐藏在高大的树木之后。

    地上,银月狼的尸体堆了一堆。

    待众人都藏好之后,银月狼和枭鸟都失去了人类这个共同目标。

    势同水火的两族,便开始了另一场惨烈的厮杀。

    不断的有枭鸟死去,你要不断的有银月狼重伤死去。

    这十万大山外围的两大妖族种族,开始了不休不死的厮杀。

    很快,这近三千头银月狼,变成了不到一二百头,空中近两千头的枭鸟,也只剩下了一二百只。

    很明显,枭鸟在这场战斗中,占了上风。

    “真是惨烈啊。”带恶鬼面具的少女说道,这种不死不休的争斗,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

    武圣世家周家。

    周家祖庙之内,周谨和他大哥,看着周通那破损的祖牌,周围还有一堆完好的祖牌,上面刻着很多人的名字。

    周谨摸了摸破损的祖牌,将元力注入其中,在他面前形成了一个虚影,一只巨大的鲲鹏将周通撕裂,鲲鹏化作一个人影,但是看不清楚面貌。

    “鲲鹏逍遥法,而且很正宗。那人面貌我虽然看不清,但从身形来看,应该不超过二十岁。且实力在武者九重。”周谨冲他大哥说道,破碎的祖牌上只显示了这些信息,而且面目看不清晰。

    “不是石家的人干的,石家武者九重的男性武者,只有一人,半个月前已经晋升武狂境界。而且石家的鲲鹏逍遥法,传承的也不是很完整,难道是别的什么人?”周瑾的大哥分析道,鲲鹏逍遥法,衮州只有一家传承比较完整,神剑山庄景家,衮州的另一个武圣世家。

    如果石家和周家起冲突,最高兴的莫过于神剑山庄景家。

    周瑾将周通破碎到祖牌放回原处,鲲鹏逍遥法,衮州景家传承最为完整,而且达到武圣九重境界,不到二十岁的武者,景家就有十四个之多。而且十万大山外围另一个入口,就在神剑山庄之内,一个十分古老的传送阵,比临海镇的传送阵要早几千年。

    十万大山外围,六个传送阵,三个掌握在人皇手中,一个掌握在景家手中,另外两个掌握在两个八品宗门手中。

    景家要有人通过传送阵进入十万大山外围,他们也是防不胜防,因为并不像人皇掌握的三个传送阵,有武者进入的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