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鬼神影后 > 第七十九章
    晟峻云将林微放在了床上,走到衣柜里面帮她拿了一套衣服。

    见到这动静,准备上来帮忙的张妈静悄悄的退了出去,决定先下去帮林微小姐煮一些补气补血的汤。

    “你的衣服有些脏了,你先换一下衣服吧,这些衣服都是按照你的尺码买的,应该刚刚好。”晟峻云边说边将手里的衣服放在了林微身边。

    看着身边的衣服,林微有些不好意思的开了口:“我想洗个澡。”

    但谁知道被晟峻云毫不留情的给拒绝了:“不行,你刚受的伤,医生说了不能碰水。”

    “可是我感觉我的身上好脏啊。”林微坐在那里仰着头,瘪着嘴,漂亮的眼睛张得大大的,里面满是希冀:“我保证我就轻轻的擦一下,绝对不会把自己的伤口弄死的。”

    原本晟峻云的立场可是很坚定的,可是看着林微的模样实在是拒绝不了,只好沉声道:“那好吧,我在门口等着你,你有什么事情就立刻喊我。”

    “啊?你不下去找伊总和方导吗?”林微有些意外。

    “那你就不去洗澡了。”听到林微的话,晟峻云扭着头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就往外走。

    这哪成啊,林微赶紧拉住了他的手,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笑着道:“我觉得还是等我洗完了之后,咱们一起下去比较好。”

    到最后还是如了林微的愿,简单的擦洗了一下。

    可是等到擦洗完之后,林微就发现了一个大问题,她自己的右手动不了,一只手根本就扣不上,松松垮垮的挂在了身上,肩膀上的肩带还时不时的往下掉。林微只好先把睡衣套在外面,准备出去之后,喊张妈帮忙。

    在晟峻云抱着林微往外走的时候,他总觉得她的眼神有躲闪:“你把伤口弄湿了?”

    “没有。”林微感觉肩带又在往下掉,不自在的动了动。

    把林微放到床上之后,晟峻云越看林微越觉得奇怪,猛然靠了过去,伸手就把她给床咚了,刚准备询问。就看见了林微的肩带,晟峻云偏着头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它。

    被晟峻云的眼神看的脸通红,林微着急的想把左肩的肩带弄回去,可是右手又不听使唤,到最后两个肩带都掉了。

    很快晟峻云就转移了视线,望向了林微的胸口,看向了那隐隐约约的弧度,低头就亲了一口。

    虽然隔着睡衣,但是那种触感却无比的清晰,林微的脸简直爆红。

    亲完之后,晟峻云眼睛亮晶晶的望着林微,身后的那个大尾巴不停的摇啊摇啊,简直都快翘上了天:“好软。”

    林微看着眼前这个臭不要脸的人,脸都快给烧熟了,伸手就把被子盖在了他的头上,恼羞成怒道:“胡说什么呢。”

    被蒙在被子里面的晟峻云挣扎了好半天,才从被子里面钻出来。

    发现林微好像真的生气了,晟峻云跟个大型犬似的凑了过去:“我错了,对不起,我不该亲你不跟你说的。”

    不说还好,被这么一说,林微就更气了。

    “微微,微微?微微?微微?”晟峻云趴在林微耳边,一遍又一遍旳喊着。

    喊得林微满脸通红:“谁允许你叫我微微的?”

    “我自己。”说的时候,晟峻云的眉尾都快翘上了天,似乎很是得意。

    “你。”林微看着晟峻云的模样,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抿着唇瞪着他。

    “我帮你扣扣子,然后咱们就下去。”晟峻云说完,就朝着林微扑了过去。

    不过林微肯定不会答应啊,但就算两个胳膊都能动,她也推不动晟峻云,更何况现在右胳膊还动不了,只能任人鱼肉,谁知道他竟然没有了动作。结果一扭头就看见晟峻云脸黑的跟墨水一样,林微下意识的问了一句:“怎么了?”

    “你的胳膊是怎么回事?”要不是刚刚,晟峻云居然一直都没有发现。

    一说起这件事情,林微突然想了起来自己似乎还没告诉他,开始支支吾吾起来了:“就是活动有些不方便。”

    得到这个答案晟峻云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几分:“刚刚在医院医生问你你怎么不说?”

    林微垂着脑袋没有说话。

    “我让张叔把医生接过来,给你再检查一下,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晟峻云眼神冷的像是那寒冬的冰。

    “不用的,这是原先车祸留下的后遗症,过个一两天就好了,所以我才没有跟医生说。”林微见到状况,赶紧开了口随便扯了一个谎,要不然医生来检查却什么都检查不出来,晟峻云肯定得把医生给撕了。

    晟峻云转身盯着林微:“真的?”

    林微赶紧点了点头,满脸严肃:“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但是晟峻云似乎还是有些不放心。

    抬头望着晟峻云,林微轻轻的抿了抿唇,轻声开口道:“你赶紧帮我扣扣子,伊总和方导还在下面等着呢。”

    听到这话的晟峻云表情有些纠结,到最后还是屁颠屁颠的跑到了林微身边,帮她把扣子给扣上。

    晟峻云都抱着林微走到了门口,却又突然感觉不放心,又给抱进去。找了间自己的西装外套,把林微整个人都快裹起来之后,才自顾自的点了点头:“现在就不会走光了。”

    这话让在他怀里的林微哭笑不得,她还穿着睡衣呢,走什么光。

    到了下面林微才发现除了刚刚的两个人,就连丁佩文也来了。

    一看见林微下来,丁佩文立刻就走了过来:“这就是你的计划?你怎么那么鲁莽,这么大的事情你也不跟我商量一下,万一真的要是出了事怎么办?!”

    爱屋及乌,丁佩文深深爱着夏溪,对于帮助她的林微,他也是有着莫大的好感。但是毕竟,夏溪已经死了,不值得再搭上一条人命,所以在知道林微出事的消息之后,他简直着急的不行。

    虽然他是好心,但晟峻云可就不买他的帐了,自己的女人只有自己能骂,他凭什么说啊:“闭嘴,还不是因为你自己太没用。”

    不知道怎么回事,林微总感觉晟峻云对丁佩文的敌意很大,赶紧拍了拍他的手,朝着丁佩文开了口:“真是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我也不知道事情会出那么大的变故。”

    丁佩文听到这话,刚准备再说几句,就看见晟峻云那要吃人的眼神,沉默了一会儿,换了一句:“虽然我不赞同你的行为,但是我还是要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