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鬼神影后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没有,我没哪里不舒服。”晟峻云开始闪烁其词了起来。

    搁在平时晟峻云恨不得自己的注意力一天到晚黏在他的身上,现在这副模样一定有蹊跷,林微眯了一下眼,不知道想到什么扑哧的一声笑了出来:“咳,你不会不行了吧?”

    “怎么可能?!!!”晟峻云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恨不得让林微立即体验一把。

    “好了好了,我开玩笑了,你别这么激动,谁让你去看男科医生,还不告诉为什么?”林微赶紧伸手拉着晟峻云,满脸坏笑的说道。

    可是林伟这样子说了,晟峻云还是扭扭捏捏的不肯说。

    就在晟峻云为难的不行的时候,场务又过来喊林微准备下一场了,他不由得松一口气,决定率先跑路。

    拍戏的时候林微望着墙上的画像,思索的刚刚的事情,突然就想起了晟峻云前一段时间说要结扎的戏言,还有昨天晚上死活不肯脱裤子的场景,她突然就意识到了,说不定晟峻云背着自己把结扎手术给做了。

    越想林微越觉得自己说的有道理,眼神和表情就越肃穆。

    “卡,林微眼神不对,这条重来。”梁导站在后面喊了一声。

    林微猛然回过来神自己还在拍戏呢,赶紧跟工作人员道歉:“对不起,刚刚是我走神了,这次我一定会争取一条过的。”

    “嗯。”梁导点了点头,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由于秦绰的身份,落雁很少私自进他的书房,除非是和他一起。但是今天下人打扫卫生的时候,一不小心把他画的画给弄脏了,便冲冲忙忙的喊来了落雁。

    “没事,就是一幅肖像画而已,没什么大不了。”落雁边说边伸手将自己的肖像画去了下来,却猛然发现,下面还有一张肖像画。

    旁边的丫鬟们立刻就小声的笑了起来:“将军就是对夫人真是喜欢的不行呢。”

    “就是就是,挂一幅还不满意,居然还挂两幅。”

    “要是将军回来,因为我们弄脏了您的画像而责怪我们的话,您一定要记得帮我们说话,我们下一次一定会小心的。”

    她们的嬉闹声并没有传入落雁的耳中,她扫了一眼手里的画,又瞅了一眼眼前这幅画中的眼眸,嘴唇煞白。

    眼前这幅画中的人物根本就不是自己,而是曾有过一面之缘的燕贵妃。

    秦绰曾经不止一次的给自己画过像,可每一幅画像看上去都特别的像自己,又总感觉有些奇怪。芍药说那是因为情人眼里出西施,将军给她画的更漂亮了。但是,到了现在她才明白真正的原因是为什么,因为每幅自己的画像都有一处是燕贵妃的。

    落雁紧紧地抿着唇,将手中的画重新的挂回了原来的位置:“你咱们都出去,就让谁也没有来过。”

    说完之后,落雁转身便准备往外走,谁知道突然就倒了下来,一下子摔到了旁边的椅子上,连椅子都撞倒了。

    旁边的芍药和其他丫鬟立刻慌了神,赶紧跑了过去:“小姐,小姐你没事吧,快去叫大夫。”

    “OK,过了,这条表现得很好,神情什么的都已经到位了,刚刚那个摔倒你没摔伤吧?”原本这个摔倒是个假摔,梁导没有想到林微就直接摔了下去,还碰到了旁边的椅子上面。

    “没事,梁导今天晚上已经没有我的戏了,我可以先回去了吗?”林微伸手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问了一句。

    “当然可以。”梁导毫不犹豫的开了口。

    就在林微要走的时候,旁边演芍药的小姑娘周仪却小心的拉住了她的袖子:“那个林微姐,我看看刚刚你的胳膊蹭到了地上,好像还蹭出了血,等一下记得清理一下伤口,别给发炎了。”

    “嗯,谢谢你。”林微轻轻的笑了笑,却因为晟峻云的事情没有多说,转身就走了。

    盯着林微离开的身影,周仪轻轻地咬了咬嘴唇,白净的小脸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拍摄现场找了半天,林微也没有看见晟峻云的身影,不由得问了一下一直守在这里的零号,结果听说某个男人已经畏罪潜逃了,真是让林微气得不行。

    捏着手机,瞅着来电显示,晟峻云犹豫了好久好久好久,到最后还是给接上了:“微微。”

    “你现在在哪?我有个事情想要问你。”林微表情严肃十分严肃。

    “我现在在机场,正准备回去。”晟峻云小小声的说道。

    听到这话,林微的声音一下子就冷了下来:“你不是说不忙吗,怎么突然就这么着急回去了,是不是因为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有,怎么可能呢。”晟峻云飞快的回答道。

    “呵,那你做了结扎手术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林微满是质问。

    关于这件事情原本晟峻云就心虚的不行,在加上奶包又发了那一条短信,他下意识的就以为林微知道了,赶紧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你不是不同意嘛。”

    但是林微根本就没有来得及证实,刚刚那句话是她故意说,用来唬晟峻云的,没有想到真的让自己给猜对了,她真的是又生气又担心。因为他不听自己的话而生气,却又因为他做了手术胡乱跑而担心。

    见到电话那边只有喘气声,晟峻云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可能被诈了,但是又不敢表达自己的不满,只能接着喊:“微微,微微。微微?微微~”

    被喊得心烦意燥的林微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自己需要好好的思考和平复一下。

    刚过来的尤娜就看见了这幅场景,不由得笑了笑,出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能把你给惹成这个样子。”

    “除了晟峻云还能有谁。”林微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哟哟哟,这刚刚不还如胶似漆的嘛,怎么我才离开一会儿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啊。”天天虐狗的两个人居然也会吵架,尤娜真是好奇的不行。

    林微瞪了一眼不嫌事大的尤娜:“还不是因为你家的穆总。”

    “这关穆成什么事啊。”虽然尤娜还没把穆成追到手,但是也不能平白无故被人说啊。

    “都是因为穆成结扎,晟峻云才听风就是雨,趁着我不在也去做了结扎手术。”说起这件事情林微就有些心烦意乱。

    “啥意思,啥意思哈。晟总为了防止你怀孕抢他的财产去做了结扎手术?哎不对啊,晟总不还没孩子嘛,他做结扎手术干啥啊,不打算要孩子了?”尤娜说说的就发现了逻辑不对了,赶紧扭头看向了林微。

    “他确实不想要孩子,说有奶包就好了,又觉得我喝药对身体不好,就去做了。”林微淡淡的开了口。

    却甩了尤娜一脸狗粮:“他这不是对你挺好的嘛,你还气啥。”

    “我知道他是为我好,可是可是,他总不能将来真的不要孩子了啊。”林微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的气愤。

    “好了好了,我原先的时候调查过结扎以后,借助医学手段也不是不可能再有孩子,而且这是他自己愿意,自己要去做的,你担心个毛线啊。”尤娜说得轻巧,但是其实在心底是有一点点能够明白林微的心情,毕竟当初自己知道穆成做了手术的时候,恨不得把自己的鞋脱下来甩到他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