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世田园:腹黑公子萌宠妻 > 第六百一十章 暗自得意
    楚伯阳显然对攫取力量的理解方式完全不同。他横抱起分量大增的邵玉,仿佛她依然轻盈。他来到架子床边,将邵玉轻轻放下。

    这张黑檀架子床尺寸巨大,结构敦实,即使两个人在床跳舞也不会发出一声怪叫。因着屋内烧着地龙,床架的帷幕用的是春季应景的双面彩绣百花锦缎,不用密密实实地遮盖掩饰,屋内已然温暖如春。

    邵玉的水色前所未有的好,细瓷般的肌肤嫩弹得能掐出水来,脸颊红润,泛着健康的生气。百花锦帐簇拥着花之王,那美色潋滟得令人心醉神迷。

    “我的好玉儿!”楚伯阳情不自禁地呢喃着,可能自己都没有发觉到底这样叫了多少次。

    他细细地亲吻着邵玉的每一寸肌肤,即使禁欲了三个月之久,他也能够压抑住强烈的冲动,小心翼翼不慌不忙,仿佛精心照料着一件最最精美的瓷器。

    邵玉的感觉也很特异,她以为一个身材厚重的孕妇一定没有什么强烈的渴望,她以为纯粹是为了给夫君解渴,她是不会有什么感觉的,也许还会觉得不舒服。

    可是,令她尴尬的是,楚伯阳在她身慢条斯理的处置,生怕伤着捧着她的谨慎,令她身体里一波又一波的热望渐次苏醒。久违的悸动一点一点啃噬着她的身体,令她浑身的肌肤都泛起热潮。

    “夫君!快救救玉儿!”邵玉呻吟着,几次想要狂野地扭动,释放体内彭拜的激情。偏偏楚伯阳怕她动作过大伤着身体,总是轻柔而坚决地按压住她的手脚,或是以缠绵的长吻降服她渴求安抚的红唇。

    这样温柔的拦阻与制约反而让邵玉更加狂热躁动,渐渐令楚伯阳也不能再镇定自若。

    “玉儿,这样是不是一点也不会伤着你?”他摆了一个侧后位的姿势,仿佛书房议事一般征求邵玉的意见,一支温暖宽大的手掌轻柔摩挲着那光洁紧绷的肚皮。

    邵玉好笑又渴烦不耐,嗔道,“你若再不动作起来,才真是伤着我了!”

    她那副豪迈的劲头令楚伯阳全身充血,喃喃叫了一声“女大王!”这才迫不及待往复抽送起来,依然小心谨慎,稳扎稳打。

    邵玉一颗心被他克制的温吞水一般的碰撞撩拨得要死要活,捏着粉拳狠狠砸在他坚实紧绷的大腿,痛恨他以温柔刀子折磨人。

    “呵呵……”楚伯阳笑着搂住她,在她水润的樱唇甜蜜吮吸,这才开始发威。

    暮色四合,偌大的院落春意浓的化也化不开。两人三个多月不食荤腥,一朝开斋便如出了圈的羔羊,不知有多撒欢。张嬷嬷老早逃之夭夭,关着门在外面守着。

    不过,邵玉的感觉来得慢些,磨着楚伯阳还要。楚伯阳又怕伤着她,又想让她尽兴,便少不得小意伺候,折腾了许久。亏得他体力过人,饶是如此,也汗爆如浆,浑身肌肉怒张,皮肤亮铮铮地分外性感。

    邵玉在雨里雾里如仙如梦,咬着青葱玉指欣赏这美景,俊彦美男,体态健美,精力充沛……哈哈……她在心里暗自得意,这么好的男人,真是永远不会两看相厌,只能一辈子越看越爱。个滋味,只能自己偷着乐,无法与人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