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光黯淡,邵玉这才想起来,这荒山野岭的,天一黑可就什么都看不见了,赶紧急着在车上找点火的东西。坐垫掀起来,里面果然有一盏油灯,旁边放着一截细细的小竹管,看着倒像农村老爹给旱烟袋点火的火折子。

    邵玉把那个小竹管的盖子拔下来,对着里面用劲吹了几口气,果然有红色星点明灭不定。她赶紧接着猛吹,一股黄黄红红的小火苗便冒了出来。

    心里那个高兴呀!点燃油灯之后,她这才静下心来,给楚伯阳查看伤势。

    伤口长长的,流了不少血。肩上的伤口深可见骨,看上去很吓人,还好胸口处不算深。刚才的止血很及时,伤口已经有凝血的迹象。邵玉用麻布衣角蘸着茶水把伤口外围清理干净。然后从楚伯阳的身上翻出来的那个小瓷瓶里,将剩下的药粉统统洒了上去。

    再换了干净的麻衣把胸口重新包扎好,邵玉把那个铺盖卷打开,给他盖上。

    歇了一口气,才感觉到又累又饿。她抓起干粮包里的一只胡饼,就着冷茶胡乱嚼几口,慢慢缓过劲来。

    “咴咴……”马儿在外面突然嘶叫了两声,还喷了两个响鼻。

    邵玉受了惊吓,以为那些歹徒追踪过来了。提心吊胆等了一会儿,外面并没有动静。突然想起,马儿也累了一天,没吃没喝呢!

    打开那个跟干粮一起买的麻布包,里面是半包黑豆子。借着油盏的微光,邵玉将麻布包松松地套在马嚼子上,马儿一低头就能吃上。

    车辕上吊着一个饮马的小木桶,里面还挂着一只皮水囊。邵玉解下水囊,先将茶壶灌满,然后将剩下的水全部倒进木桶,放在马头的前方。

    做完这些事情,她好像了结了一桩大事,拍拍手掌,非常有成就感。果然,在农村锻炼过,就是不一样!

    她吹熄油盏,放下车帘,坐在外面,仰头看星空,着迷不已。

    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璀璨清澈的银河!天穹如蓝,无论这是什么世道,干净的星空足可引以为傲。

    夜风越发刺骨。

    邵玉冻得浑身打颤,不得不爬进车里。她蜷缩在楚伯阳的脚边,将全身裹进被子的一角,尽量不触碰到楚伯阳的身体,同时暗暗提醒自己,睡一会儿就坐起来,千万不能让楚伯阳发现她的糗模样。

    再睁开眼睛时,天已经大亮。

    邵玉有点懵,好像在宿舍里睡懒觉的感觉,暖和舒服,不想起床。

    被子紧紧裹在身上,一股陌生,又有点熟悉的味道。她想起了前一天的事情,那块蓝布头巾,里面都是前未婚夫的汗味……

    现在鼻中嗅到的被子,就是这个味!

    邵玉像弹簧一样跳起来,车厢里只有她一个人!

    一出马车厢,就看见马儿被解下车辕,拖着缰绳在河边悠闲啃食青草。还是没有看见楚伯阳,这让她感觉没那么羞愤。

    河滩的面积很大,马车停下的位置,铺满了细碎的鹅卵石,石缝中挤挤挨挨生出灌木丛和野草。越往中心的河滩,渐渐铺满黄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