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世田园:腹黑公子萌宠妻 > 第五章 不告而取
    被打屁屁的人突地浑身一僵,长长吸了一口气,好半天没说出话来,却也没有再挣扎。

    楚伯阳毫不客气地把邵玉拉起来站好,完全不理会像箭一样射过来的仇视的目光。他将邵玉脱下的孝帽撕下一角,折叠成小方块覆盖在伤口上,又将自己的包头巾取下,替她包在头上扎紧。

    鼻中嗅到一股浓烈的男性气息,邵玉脸唰的就红了。

    楚伯阳退后一步,正想端详一下自己的“杰作”,邵玉黑着脸爬进马车,“啪的”将车帘扯下来。

    楚伯阳简直觉得这个小女人不可理喻,阴沉着脸,默默坐上车夫的位置,扬起马鞭,清脆的两声鞭响,马车缓缓开动。

    闹得这么僵,也不好意思问他到底去哪里?邵玉担心地掀开遮窗布,见马车来到三岔路口,走上向北的小路。刚才从邢都骑过来的马跟在马车后面走了几步,就掉头往邢都方向跑去。

    “那匹马跑了!”邵玉有点着急,想到自己身无分文,那匹马说不定能卖掉换点钱呢,顾不得生气,大声喊起来。

    “禁卫的马身上都有烙印,我们带着太危险了。”似乎是为了嘲笑她,楚伯阳才回应了她的呼喊。

    “那……可以卖给肉铺呀!”邵玉听出来了,胡乱找个理由,不肯认输。

    “哦?”楚伯阳有些诧异,没想到一位闺阁小姐,竟然也懂得这些事情。他余怒未消,听出了邵玉的懊恼,立即含讥带讽揶揄道,“邵小姐竟然懂得市井之道,是我考虑不周!”

    “你!”邵玉被狠狠地噎了一下,一时竟然找不到话来反唇相讥。

    她气鼓鼓的无处发泄,只好一个人生闷气。

    车厢里沉静下来,林子间鸟鸣啁啾,小路上马蹄踏踏、车轮粼粼。循着原主的记忆,邵玉陷入沉思,开始好好思量,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她可是搞农业的科班出身,在农业社会里,应该饿不死吧?

    首先得保住人身安全!楚伯阳并不可靠!毕竟他们邵家对楚家落井下石在先!一定没安好心!否则他做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就为了遵守两位过世母亲订立的一纸婚约?

    邵玉暗暗下定决心,逮着机会就跑,跑得远远的!

    夕阳斜挂,暑气渐渐散去,马车停下了。

    邵玉在摇晃的车厢中睡了长长的一觉,马车一停,她就醒了。

    已经马不停蹄走了十天了。一路上避开人口密集的城镇,夜里都宿在野地,能听见野狼的嚎叫,虽然身体早就恢复了,可邵玉根本没机会逃跑。

    反正也是一路往北,与邵玉想去的地方方向一致,就当搭一趟顺风车了。

    “这是哪里?”钻出马车厢,没看见楚伯阳。一股强劲的凉风袭来,卷起地上的黄尘。邵玉打了个喷嚏,把头上的蓝布巾都甩了下来。

    她把蓝布巾团起来扔进车厢,走下马车,活动腿脚。

    四周都是光秃秃的丘陵,几颗孤零零的大树在山坡上随风招摇。晚春季节,太阳的余晖一消失,寒意立刻钻出地面,渗进人的骨头里去。

    路边有一幢破破烂烂的石头房子,门口的旗杆上挑着一面破幌子,上面写着大大的“酒”字。

    楚伯阳一定是在酒馆里面。邵玉灵机一动,觉得这是个逃跑的好机会!

    本想拔脚就走,她想了想,还是到车上把那个青布包袱拿了下来,斜背在身上。心里默默叨念一句:这叫不告而取!以后一定加倍奉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