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逆战尖兵 > 第55章:发酵
    做下这个局的夏元悄然的离开,此时的局面被夏元折腾的已经起了不小的波澜,魏忠良来到宾馆里,他神态谦卑的面对着一位老者,老者头发花白,他坐在沙发上悠然自得的抽着烟,身边还坐着一名很年轻的女子。

    “雷爷,这次到底怎么了?让您如此兴师动众的。”

    “良子啊,老头子我也不是闲着没事儿。崔万山那小崽子跑了,你知道么?”

    “崔万山?他跑了?”听到老人家说话,原本大哥气场非常足的魏忠良傻了眼,他吃惊的说道:“这事儿我不清楚啊。”

    “昨儿跑的,我也是猜得到消息不久,刘文俊被抓了之后,崔万山就跑了。据说是有人给崔万山通风报信,现在的崔万山不接任何的电话,他直接藏起来了。刘瑞东现在都快疯了,他儿子被扣在军牢,他插不上手。而且说不准,马上就要查他了。说起来也是作死,刘文俊在哪儿抓人不好,非要在江家的门口抓人,江燕承那个妖怪是谁都能惹的么?放眼奉省还没有哪个人敢在江家的门口抓人的,而且还抓了江燕承的女儿,这还真的是炸了一颗雷。”

    “什么时候发生的?这燕城到底怎么?您就没问问蝶姑娘么?”

    “我问她?刘文俊就是她弄进去的,眼下她又盯上了刘瑞东。过去的她一直不出手,大家都非常和平相处,他是我们奉省的话事人,虽然身在黑路,但人家手里提着明灯照亮的。这女人我说过很多次,她不能招惹,结果你还是动了她。”老人说到这里,他苍老而又带着一抹锐利的眼神落在了魏忠良的身上。

    魏忠良低下头,他没敢回话。面对老人的目光,魏忠良那副老大的气势完全的消失殆尽。

    这位老者就是整个奉省的两大话事人之一的雷虎,大家也叫他“雷爷”。

    雷虎在整个奉省可以说是非常的尊敬他,像是魏忠良也曾经都是雷虎的手下,后来才出去发展独自成为一帮的。

    雷虎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说道:“良子啊,我不是在怪你。而是现在不是过去了,不是那个靠着打打杀杀就能混日子的时代了。我们现在的牵扯很多,这个社会的生存之道,你应该很清楚,说起来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能总是凭着一腔热血去做事,良子,你儿子的事情我看就算了吧!那个年轻人多半就是夏蝶的人,你弄得动静太大了,现在都不是很容易收场了。现在你也看到了,从你的人在商场动手之后,这件事就一波接着一波的推波助澜。说起来我确实不该管这件事,但现在你们一波接着一波的失败。崔万山跑了,说明他知道了一些事情,刘瑞东肯定坐不住了。你这个时候要是继续跟夏蝶作对的话,她肯定要对你下手的。”

    “雷爷,您说的我都知道,可是,那小子铁定不会放过我的,所以这次我必须要全力以赴的杀掉他,否则势必会成为心腹大患的。这次我赌了我半部家底要他的命,这件事也算是那小子值了。您说呢?”

    雷虎笑道:“呵呵呵,也是啊,一个年轻人能让你丢掉一半的家业,他也是值了。在奉省之中这个名字怕是要留下来了。你若是有这样的决心的话,我倒也不拦着你。记住,下手一定要坚决,要彻底。绝对不能留下祸患。”

    “我清楚!”魏忠良很恭敬的回道。

    正在谈话的时候,突然间房间门打开,门外走进来一名中年人,四十多岁,穿着很讲究的西服,身后还跟着一名穿着白色ol西服裙的女人,男人一脸的阴霾,一看就知道家里遇到了事情。至于女人,脸上一直都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让你猜不出来她到底在想什么。走进来之后,雷虎笑道:“刘厅长!呵呵呵,来的这么快?”

    “雷爷,魏老板?都在啊。”男人看起来很难受,他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说道:“我的事儿你们都知道了吧?”

    雷虎笑道:“要我不我来燕城干嘛,明天的宴会上,倒是可以见到一些关键的人,京城五大家,叶,白,严,李,唐。四大家族都派来了人,刘厅长到时候稍微的努把力,这件事也就不是事儿了。”

    刘瑞东揉着太阳穴说道:“要是那么简单的话,我也就没这么担心了。关键是崔万山那个王八蛋竟然跑了,雷爷,你说他跑什么?”

    雷虎笑道:“也许不是刘厅长您的事情让他跑的,而是其他的事情。这事儿说不准呐,要是想要搞清楚,我想您还是亲自去问问蝶姑娘,她可是关键人物。这个答案也只有她能给你了。”

    “夏蝶这女人不好惹,从京华空降到奉省之后就没有消停过。她来的时候我还没升上来,我上来之后,她就在燕城一直穷折腾,只要不坏了大局,我也就没有搭理她。谁曾想到,她竟然这么不识好歹,这次抓了文俊不说,还弄出这么多的幺蛾子来。刚才王战利上报,说麒麟山发生大规模枪战,十八死,还抓住了几个人。”说到这儿,刘瑞东看向魏忠良问道:“魏老板,这里面没有你的人吧?”

    魏忠良沉声道:“就是我的人。”

    “糊涂!你是不是疯了!”刘瑞东一听立即瞪起眼睛怒道。

    面对刘瑞东的斥责,魏忠良也不敢言语。毕竟他知道自己的地位,魏忠良低着头说道:“我要杀的人跟害你儿子的人是同一个,我跟你一样,我儿子也让他害了。”

    “是什么人?”刘瑞东皱起眉头问道。

    “叫夏元,这个人身份很神秘。我查不出来什么,只是知道他从海外归国的,有居留证。”

    刘瑞东沉声说道:“咱们国家的居留证可非常的稀有,想要归国拿到居留证并不那么容易,说起来,咱们的难度是最大的。不过他既然是海外回来的,就说明在他不是官路上的。但具体是什么还不好说,这个人你想怎么办?”

    “我已经联系好了,我花两个亿要他的命。”魏忠良冷声说道。

    刘瑞东沉吟了一下,接着抬起头说道:“把握么?”

    “是沙虎,您说把握么?”魏忠良阴冷的笑了笑。

    刘瑞东点头道:“这就好,记得要干净,不要拖泥带水的,我不想再牵扯什么事情了。”

    “好,我明白的。这件事不需要您操心。”

    宾馆里密谋的时候,夏元开着车回到了家,他进家门之后。陈琳已经做好了饭,夏元坐在饭桌上跟没事儿人一样说道:“今天这么丰盛?”

    “小元哥……小元哥!”江小槐一直挤眉弄眼的示意。

    夏元好奇的看着陈琳,总觉得哪点不对。

    江小槐比划着,小手抬起来,嘴上做出了个“boom!”的口型。

    夏元转过头看着陈琳,陈琳眼神冰冷的看着夏元,夏元眨眨眼,接着有些尴尬的问道:“琳琳?”

    “夏元哥,这是你最后一顿饭,来年我继续给你做。”陈琳冷冷的说道。

    “别,干嘛啊~~~!别这么吓唬人啊,琳琳?”

    “谁吓唬谁啊?”陈琳起的眼圈一下子红了起来,接着眼泪吧嗒吧嗒的流下来。夏元赶忙哄道:“我个乖乖,我错了,你别哭啊,千万别哭,我错了还不行么?”

    陈琳一下子忍不住扑在夏元的怀里大声哭出来,她一面哭一面用小拳头捶夏元道:“你怎么就这么不在意自己么?你要是跟我哥哥一样,我就谁都没有了。夏元哥,你为什么就不知道爱惜一下自己啊!”

    夏元笑道:“好了,放心好了。我答应你,这危险的事情啊,你哥的仇报了,我就不干了。”

    “我知道,夏元哥你是为了我给我哥报仇。可是夏元哥,哥哥他已经走了,我不能再失去了你了……我知道这样的我很自私,但夏元哥,我真的不希望你出事情啊!”陈琳哭的梨花带雨,夏元搂着怀里的陈琳说道:“好了,你听我说。琳琳,你信不信我?”

    “恩!我相信你,这个世界上我只相信夏元哥你。”

    夏元笑着说道:“那就好,琳琳,我要告诉你。这个世界上,能杀了我的人,还没出生。所以请你坚信这一点,好么?”

    “嗯……我相信夏元哥你……”

    陈琳一面抽泣着,一面紧紧的蜷缩在夏元的怀里。她真的害怕了,一下子失去了父亲和哥哥的她,一下子世界里只剩下了夏元一个人了。夏元就是陈琳唯一的救命稻草,她自己知道自己这样很自私,也会让夏元很累,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想依赖着夏元。

    当然,夏元也很愿意陈琳对他依赖着……

    但这份依赖,夏元并不知道,已经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从陈琳去京华的时候慢慢的改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