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逆战尖兵 > 第47章:夏元大师
    知道江小槐的事情,夏元的心里真的挺难受。但开心果江小槐很快就打破了尴尬,那个揉了辣椒面的脑子里面,真的是什么劲爆的东西都能诈出来。

    夏元在江家坐到很晚之后,江燕承安排车将夏元和江小槐都送了回去。

    喝的醉醺醺的俩人最后在江家一致要求吃烧烤,结果江燕承还真的给他们叫了烧烤,四个人围坐在花园里还真的吃了一顿烧烤。江燕承也是很久没这么吃东西了。他一直也没有今天喝得多。江小槐和夏元两个人喝的烂醉如泥,宋玉琪似乎有事儿又出去了,所以家里没人。结果两个人直接趴在客厅里,跟辣椒挤在一张毯子上,江小槐又困又晕,一直不断的往夏元怀里钻。

    夏元醉的不省人事,紧紧当江小槐是抱枕了他也是紧紧的搂着江小槐。

    辣椒气愤的趴夏元的身上,郁闷的思考狗生。

    当个狗真不容易,狗窝都有人抢着睡。

    明媚的阳光从客厅的落地窗里照进来,客厅的门传来开锁的动静。门外叶宇轩和陈琳一前一后的走进来,结果一进屋,就看到江小槐死死的抱着夏元的腿,夏元抱着江小槐的腿,辣椒挤在两个人中间,可怜兮兮的看着陈琳,似乎在跟陈琳诉苦,你看他们俩抢我窝?

    闻到两个人身上的酒气,陈琳和叶宇轩也大体是猜到了这俩人干嘛呢。叶宇轩和陈琳两个人把两个人都扶回房间,叶宇轩还给夏元的身上都擦了一遍。作为堂堂叶家的小公主,能做到这样的地步,还真的难得。

    也许是感觉到叶宇轩的味道了,夏元缓缓的睁开眼睛。他的头很疼,所以眯着眼睛说道:“老叶啊,你回来了……”

    “什么好事儿喝成这样?”叶宇轩略带一丝责备的语气问道。

    夏元有气无力的笑着说道:“江燕承请喝酒,当然会这样了。”

    “他敢为难你?”叶宇轩立即眼神冰冷起来,夏元笑道:“没有了,他的命都是我救得,怎么会为难呢?就是忘年交,相见恨晚,喝了太多了。小槐呢?”

    “她回房睡了,昨晚你睡在哪儿你知道么?”

    “不知道……”夏元摇摇头,叶宇轩平静的说道:“你和江小槐两人抢占辣椒的窝,你们俩还真行。”叶宇轩一副埋怨丈夫的样子,还真的非常有妻子的味道。夏元叹气道:“你还真的别说,我说昨晚怎么梦见自己掉狗窝里面了。”

    “快去洗个澡,一身的狗味。”叶宇轩推了夏元一下,夏元嘿嘿一下,一下子将叶宇轩拉在怀里。他环住叶宇轩纤细的腰肢,笑嘻嘻的问道:“老叶啊,你不是说过。我本来就是一身狗味么?”

    “没正行,也不怕陈琳上来看见?”叶宇轩冷着脸问道。

    夏元笑着把玩着叶宇轩的头发说道:“我说,你这次不会是把我的事情跟你爹说了吧?”

    “说了,我们结婚的事情也跟他说了。他不承认,但没有用。我已经嫁给你了,就算是你名字改了也没有关系,我已经找人处理了我办理了离婚手续,处理这件事很容易。现在我就是你的前妻了。”叶宇轩说完,夏元的眉毛一挑,他吃惊的说道:“你这次进京就是干这事儿去了?”

    “不然还有什么?”叶宇轩反问道。

    夏元长叹了口气说道:“我估计你爹要打死我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了。”

    “他不敢,我说了。你死了我就死,绝不犹豫。”叶宇轩很认真的说道。

    夏元一阵的哑然,叶宇轩是个强势的女人,但她的强势却从来不作用在夏元身上,对于夏元她从来都是特别的宽容。但对于外人,她也是铁腕一般的手段。这让夏元真的有一种浓浓软饭男的味道,所以夏元对叶宇轩是真的又爱又怕的。

    夏元感觉到自己的人生好不了,当年他踹了一脚叶帝掉头就跑,这次仇估计更深了。

    不过担心那些都是没啥用的,夏元觉得还是先搞定自己这边的事情再说好了。起床后,夏元吃了点儿东西。然后晃晃悠悠的让叶宇轩开车送他去便利店,送完夏元,叶宇轩才开车回去。毕竟家里还有一个喝的烂醉的江小槐。

    看到夏元的脸色不好,范勇小声问道:“哥,昨晚那么卖力么?”

    “卖力什么,我这是喝酒喝得。”夏元没好气儿的瞪了一眼范勇,范勇立即缩了一下脖子。夏元皱着眉头,眯着眼睛说道:“有烟不?来一根儿。”

    范勇给夏元点了根烟,夏元抽了一根烟,感觉精神好了一些。他坐在门口跟神情颓废的吐烟圈,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看到有几个人鬼鬼祟祟的,夏元好奇的问道:“老范,对面那几个干嘛的?”

    范勇看了一下对面的几个人,那几个人獐头鼠目的样子,一看就不像是做什么好事的。范勇开口道:“算卦的。”

    “算卦?算卦的那么神秘兮兮的干嘛?”夏元好奇的问道。

    范勇笑道:“这些人就是一群江湖骗子,那个大师会跟你说免费算命,然后给你一个东西,你要是走了他就管你要钱。你不给,那几个人就上来了。都是不入流的东西。”

    夏元狐疑的问道:“这还不挨打?而且这公园就在市局跟前,他们还敢这么嚣张?”

    “就是小打小闹,市局清理过几次,别说市局了,我都打过他们。那次他们骗我,让我这顿好打。没想到才几天,这就又死灰复燃了。”范勇叼着烟,完全一副保安的样子。夏元点头道:“走,咱们俩会会他们去。”

    “会会?夏哥,这几个孙子没有必要你出手啊?”

    “走吧,这几个人在我店门前行骗,也是活腻了。碰着了不能看着,我还要脸呢!”夏元平静的说道。

    “行!”范勇倒是听话,老老实实的跟在夏元身后。

    而且为了能扮演好保安的角色,范勇也不知道从哪儿弄爱了一套保安服套身上了。他老老实实的跟在夏元身后,真的看不出来这就是新的六大金刚之一的范勇。

    夏元叼着烟眯着眼睛,身后还带着个小保安,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结果路过挂摊,还真的让人给叫住了。“哎?这位老板,你来一下,我有点儿事儿跟你说一下。”

    夏元好奇的问道:“什么事儿啊?”

    “好事儿。”蹲在地上的人连忙招手示意夏元过去,夏元走到跟前坐下,大师笑道:“我一看老板就是财运亨通吉星高照之人,你这人可是大富大贵啊!”

    “是真的啊?”夏元笑着说道。

    “当然了,我看老板是做生意的吧?”

    “老板当然是做生意的,能不能看出来我干啥买卖的?”夏元叼着烟嘚瑟的问道。

    “一定跟人有关,对不对?”

    “算是吧!”夏元点点头,大师笑着说道:“虽然老板你大富大贵,但眉心之中一点红,我昨夜日观星象,你知道四象吧,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知道一些。”夏元点点头。

    大师笑道:“我官星象,紫微星入主东宫,文曲星在做武曲星在又,太白星徘徊于斗牛之间,白喜星于玄武附近徘徊。这是大运当前一道栏,若是跨过这一道,我相信老板你啊,一定财运亨通啊!只可惜差了么一点点的,要是你能要是有法器什么的避祸,说不定就能扶摇直上平步青云啊!”

    夏元装作极其诧异的神态问道:“哎呦,大师,这您可得帮帮我。”

    “谁让咱们俩有缘呢,你遇到了我我就给你破破。我这里有一串砗磲的手串儿,这手串儿是我师父在五台山亲自开光加持的,你要是用就拿去。”

    “真的?”夏元那个白色的手串儿,看了看之后夏元笑道:“那谢谢大师了。”

    “稍等一下,毕竟这东西给你你也得破费一些,要不然对你不好。你呢也就是意思意思,一千两千我不嫌多,一百二百的我也不嫌弃少。就当做是你拿来做功德,到时候我把你的名字刻在功德碑上就是了。”

    夏元笑道:“把我刻在碑上?那不是死了么?大师啊你这不是闹呢么?而且你刚才不是说不要钱么?算了,这个给你,我还是走了。”

    “哎哎哎?小伙子,别走啊,走了对你不好!”这个大师一下子抓住夏元的手,接着在树丛后面一下子冒出来四五个人,他们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围过来说道:“怎么?这就想走了?”

    夏元皱起眉头说道:“我不走,难道还在这儿吃饭啊?”

    “我劝你快点儿拿钱,最少八百,要不然今天别想走,听到没?”

    “八百啊?呵呵……我当多大屁事儿呢!”夏元笑呵呵的说道。

    “少废话,快拿钱。”

    “没有,巴掌有,要不要?”夏元的话音刚落,他的手快到了没朋友。范勇都愣住了,他根本就没看清夏元弄得动作。只见到那个领头的人原地转了两圈,脸高高的肿起来。而且满足都是血……

    “你!你tm的找死!!!”被打的人指着夏元怒吼了一声,夏元笑道:“等一下,我昨夜夜观星象,我看你们几个有血光之灾,不仅仅如此,还有牢狱之灾~~”夏元拿出手机晃了晃将录音关掉之后,他笑着说道:“诈骗,公然抢劫。你们几个还真挺有本事的。”

    “把他手机抢过来!快!”被打的人立即大声叫道。

    夏元特别轻松的抬起一个二连踢,他一脚将靠过来的两个人都放倒了,剩下人再冲过来的时候直接被一记回旋踢放倒。这几个人打架还不如普通的混混,面对夏元更是不用说了。

    几个人躺在地上不断的哀嚎,其中还有一个人大叫道:“快人啊!杀人了啊!”

    然后他躺在地上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