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逆战尖兵 > 第1章:外籍?
    “咚咚咚,先生您好,还有半个小时我们就要入港了,请整理好您的个人随身物品。请您按照走廊的标志指示下船,谢谢您的配合。”

    一阵很轻的敲门声响起,东海明珠游轮的二等舱里面,一名看着年纪不大的年轻人慵懒的伸了伸懒腰,他惺忪的睁开眼,下意识的看了看手腕上的军用手表。

    已经是凌晨四点了,但舷窗外还是以一片漆黑。

    他叫夏元,虽然他看起来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华夏人,但实际上他是一个从海外来,是一个在手上有特殊刺青纹身的年轻人。

    夏元留着大兵哥的短发,一件草绿色作战背心,一条迷彩裤,一双磨损的有些发白的军靴。这身是他从索马里执行任务时的装备,一直到现在他也没有换下来。

    亮度不大的灯光下,夏元手臂上那个口中含着“元”字的巨龙纹身下似乎能变色,在不同的角度看这个刺青,颜色是不一样的,当夏元关上灯的瞬间,纹身竟然变得像血一样鲜红。

    据说这是特殊的纹身方法,是用血纹的。

    个头在一米八五的夏元一面打着哈欠,一面小心翼翼的背着自己的作战背包低声嘀咕道:“海子,咱走了。”

    舱室的过道里,漂亮的乘务小姐不断的在通知乘客起床准备出发,当这位小姐从夏元身边走过的时候,还忍不住打量了一下夏元。说实话,夏元身上的那股特殊的军人气质,还是很受女孩子欢迎的。尤其他还那么年轻……

    夏元走到洗手间里,他洗了一把脸,顿时感觉到昏昏沉沉的感觉一扫而空。

    这是夏元第一次来华夏,但一口流利的华夏语还带着一丝浓浓的东北口音,这件事要归功于自己的“老战友”陈海。一个跟他一样来自于外籍兵团的东北汉子。

    有人说过这样的一句话,一个东北人的威力就是你把他放到一个宿舍里面,一年之后满宿舍的人不管是来自于华夏那个地域的,都会满嘴东北口音。只可惜这个带给他们口音的“根源”,现在只能安静的在那狭小的骨灰盒里安放着……

    夏洗了把脸,正在准备擦干,隐约听到外面有争吵的声音。

    出于好奇夏元从洗手间的大门探出头,有几个大男人围着一个看起来是女大学生。夏元走上几步,想看看发生什么事情。

    “几位叔叔,我没有拿你们的东西,我不知道你们说的是什么!”女孩子的穿着很朴素,一条牛仔裤,白色的衬衣,梳着高高的马尾表,一看穿着就知道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她在船上的四等仓区,那是八个人的房间,很狭窄也很难受。

    虽然穿着朴素,但女孩子双腿纤细,贴身的这牛仔裤还是掩盖不住她浑圆挺翘臀线,白色的小衬衫下那对丰满的双峰呼之欲出,感觉随时都有可能将衬衫睁开一样。女孩子皮肤很白,没有抹什么化妆品。明目皓齿,挺拔的小鼻子看着透着女孩子那股特有青春气息和活力。

    而围着女孩子的那几个人凶神恶煞似的,似乎巴不得就将女孩的衣服全都撕开似的。

    “我可告诉你,我丢的是水果x,这不是你们那种破国产手机能比的。你不承认的话,我可报警了!报警的话你可是要坐牢的!”一个皮肤黢黑的中年男子满脸狰狞的吓唬着小姑娘,夏元微微的侧了下头,打量了一下男子,看穿着经济条件应该算是不错的,但也不想好人。

    跟着他的那几个人张扬舞爪的,也明显像是群混混。

    “我真的没有见过您的手机!”女孩儿着急的解释道。

    “你说没有就没有,我大哥手机丢了,你说没偷,你把衣服脱了让我们搜搜身,要是没搜到我们就信!”说着话一个烫着卷毛的年轻人伸手就抓女孩子的胳膊,女孩儿吓得赶忙躲开,她气的嫩白的脸颊上充血,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她怎么可能对抗的过四五个大老爷们?

    “放开我!你们别碰我?”

    “别碰你哪儿?是别碰你这儿,还是这儿?”这位大哥模样的人满脸邪恶的伸手奔着女孩子的胸抓过去。

    “我说大哥,你都快能当人家爹的人了这么占便宜不好吧?”就在中年人的手即将碰到女孩儿的瞬间,夏元的手指牢牢的扣住了男子的肩膀。

    “啊——!妈的谁?!”一阵吃痛,中年人凶神恶煞的皱起眉头,他感觉到自己的肩膀好像是被钢筋钳住了似的。

    夏元松开手,几个人立即将夏元围了起来。

    中年人打量了一下夏元,接着他冷笑道:“还是个兵哥哥?怎么你想出头么?你敢打我么?我就不信你敢打我,我可是知道的,部队的人可不大庭广众之下打人的!哥几个,给兵哥哥松松骨!”

    夏元看着那几个捏着手指的人,他的脸上始终都带着一抹说不清的笑意。

    夏元的嘴角微微的勾起道:“你们确信要动手?”

    “怕了?怕了也可以啊,跪下给我认错。”

    夏元忍不住乐了下,好像是看到一件非常搞笑的事情一般。他面带笑容说道:“你别误会,我就是问问。不过我有一件事要跟你说,打我的话,后果有点疼。”

    “妈的,你当老子怕你是吧!”卷毛说着话就奔着夏元冲过来,但没想到是,夏元轻松的一侧身,他的腿微微的抬起一些,手很轻易的抓住对方的手臂,夏元轻轻的一推,外加上脚下一绊,卷毛立即趴在地上。只不过听到摔在地上声音就能感觉到很疼,而实际上趴在地上的卷毛脸正好撞在地上,脑袋就好像是被人用大锤砸了一下,像是透了似的晕。强挣扎了几下想站起来,但没想到竟然站不起来!

    另外几个人见势立即围过来要抓夏元的胳膊,但没想到是夏元一下子抓住两人的头,对着往一起撞了一下,两个人直接栽倒在地,陪卷毛一起躺着。卷毛还好说,可这两个都是百十来斤的大活人!结果两个人就被夏元跟拎小鸡崽一样摔在地上,这种感觉仿佛就像是刚刚丢了两袋垃圾。

    夏元轻松畅快的转过头,目光落在了剩下的一个狗腿子和中年男子的身上,他笑着说道:“要不要继续试试?”

    “老四你上!给我捅死他!!出事儿我给你兜着!”中年人恶狠狠的看着夏元,他此时恨不得将夏元活撕了似的!

    老四抽出弹簧··刀,夏元看到对方亮刀,他犹如耍小孩儿一样,熟练的握住对方刀柄,然后一把将刀摔地上。刀子落地的同时,夏元的手掌卷着一股风声紧随着就赶到了……

    “呼——啪!!!”

    叫做“老四”的混混,原地转了三圈之后,然后倒在地上……高高肿起的脸跟紫茄子似的,又大又亮。

    “士兵打人了!快来人啊!当兵的打人了!!!”中年人知道自己打不过夏元,他立即耍起了无赖,高声叫嚷着,结果一下子来了很多围观的人。

    中年人指着夏元说道:“你们看看,当兵的打人,他和这个小女孩儿一起合伙偷我手机。不还我手机,还打人!”

    女孩听到之后气的直哆嗦,她指着中年人大喊道:“你血口喷人!我根本没见过你的手机。”

    周围的人指指点点,还有人录像打算传到网上。

    夏元笑了笑,他看着中年人问道:“你说啥?我当兵的?呵呵,!我?”

    夏元缓缓的拿出自己的护照,他面带笑容的问道:“你见过华夏有外籍军人吗?”夏元的脸上带着一丝戏谑的笑意看着中年人。

    虽然夏元说的是华夏语,长相也是华夏人的模样。但夏元的护照上清清楚楚的写着他的出生地:“u国,夏威夷。”

    夏元最多就是一个海外华人,他怎么可能在华夏当兵?

    在大家一片哗然的时候,中年人指着夏元大喊道:“你个假洋鬼子,有个护照就了不起?你就能来华夏这里欺负人么?”

    “就是就是!出国了不起,出国就能回来打人么?”围观的人里面也有人跟着起哄道,很明显这就是中年人的想法,利用围观人的同情心和排外心理来整夏元。

    夏元抱着肩笑了笑,他走到中年人面前,帮着中年人整理整理衣领,然后他轻轻的掸了掸中年人身上的衣褶说道:“你要真的爱国的话,干嘛拿着水果x耀武扬威啊?手机就手机呗,还水果x,怎么?怕别人不知道你的手机不是国产的?”夏元说话间,当中众人的面从中年怀里拿出一块水果x手机。

    手机从男子口袋里拿出来,他低着头完全不敢在说话了。

    “那不是手机么?他不是说丢了么?”

    “你们不知道就瞎起哄,刚才他们几个大男人想非礼人家小姑娘,这是个大兵哥出头抱不平的。”

    “真可恶,竟然利用我们!还说自己爱国呢,整的真跟真事儿似的,买个手机恐怕别人不知道是进口的。”

    “国产咋了,我觉得国产的比进口的强!”

    “就是,就是!”围观的路人们纷纷的议论之下,中年人根本就不敢抬头,他只是躲躲闪闪的不敢出声,地上的几个混混连起来都不敢起来。他们怕夏元再给他们打趴下……

    在大家异口同声的指责之下,夏元拿着中年人的手机拍了几下中年人的脸。“说的那么自豪,我怎么没看出来你哪儿那么爱国来着?别把爱国挂在这么低俗的目的上面,你知道么?华夏国旗上面的红色都是用血染得,而不是你的唾沫星子!你要是再敢拿爱国当你耍流氓的幌子,我就撕了你的嘴,然后再给你缝上!。”

    “这人简直就是人渣?!”

    “就是!”

    “这种人渣就应该送到派出所,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多容易,你们还起歪心思是不是人啊?”

    大家立即意识到中年人就是占女学生便宜的,大家围着中年人不断的拍照。女孩儿见到终于洗清冤屈,一下子没忍住哇的一下哭出来。而当女孩儿擦着眼泪想要感谢夏元的时候,夏元已经转身走到走廊门口了。

    女孩急忙大声喊道:“大哥哥!谢谢你,你能告诉我的名字么?”

    夏元背着背包微微的笑了笑,然后平静的说道:“雷锋。”

    说完之后夏元便头也不回的在大家欢呼的掌声之中离开。

    人群之中,有一老一少两个人看起来和别人不同,他们是从特等舱的楼梯走下来的,看到有这么多人看热闹就是走过来看看,结果看到了夏元惩治恶霸,这两个人一个是年轻女子,一个则是一位头发斑白的老者。年轻女子一绺如云的长发随风飞舞,弯月般的柳眉,一双星眸流盼生辉,翘翘的鼻子,桃腮微红,滴水樱桃般的樱唇,鹅蛋娇靥娇靥光洁如玉,不带丝毫瑕疵的肌肤如酥似雪,玲珑曼妙的身姿从侧面看曲线圆润而又撩人,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掌便能覆住。不过就是脸上总是覆盖着一层久久无法冰霜。

    一身白色的名牌女士ol职业裙装,完全覆盖不住那双穿着黑色丝袜的细长美腿,纤细笔直的双腿和挺拔傲人的身材,让人男人为之痴迷,为之疯狂。站在她身边的老者,气质内敛,虽然头发花白,但脸上一直都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外籍兵团的?”女子平静的看着夏元的背影问道。

    老人家摇头道:“看身手不像是外籍兵团的,外籍兵团的人下手没有这么含蓄,他的身手明显带着华夏的风格。不过这个年轻人,虽然藏锋不露,但宝剑就是宝剑,怎么藏都无法遮掩它蕴含的锋芒,这个年轻人的实力真的很强。”

    “很强?还能有您强么?”女子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老人家摇摇头说道:“他的观察很细,能快速的观察出一个人的行动细节,从而抓住对方的动作特点,用最少的力气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这样的境界,简直就是大宗师的入微境界,这个年轻人……不简单,这让我想起来咱们的一个特别的组织……

    “特别的组织?是什么?”女子听到身边的老者对夏元能有如此高的评价,让她对夏元的身份真的产生了一丝难得的好奇,似乎还有一点儿期待的意思在里面,很复杂也有点儿说不清。

    老人微微的叹了口气,他轻声说道:“就是一直隐匿的超级组织:‘潜龙’。”

    夏元下了船之后,他坐着港务区的公交直接前往火车站购买汽车票。

    夏元这次来是有目的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将自己的好兄弟那仅存的一些骨灰送到家人的手中,第二件事就是回来调查出卖他们的人。

    “海子,我回来了,我这就把你送回家……”夏元抱着自己的背包,当手掌拍着背包的时候,他的眼中闪烁着一丝温暖,脸上带着一抹只有面对兄弟才会有的微笑。

    坐在车上,夏元一句话都没说,只是默默的看着那漆黑的夜雨天变成了阴霾的白天。小雨依旧淅沥的下个不停,夏元从车上走下来,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寻找着兄弟的家。走在满是人流的街道上,没有人在意夏元,只是看到一个大兵哥背着一只作战背包,他一路边走边问,寻找着朋友的家。

    终于,按照地址,夏元找到了那个家,那个战友魂牵梦绕的家。小区的路很破,沥青的路面已经碎了,满地的土石崎岖。夏元按照地址在一处很旧的老楼之中找到了他的目的地。

    夏元站在阴暗的楼道里,他轻轻的敲了敲门。

    “谁呀?”门里面传出的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很甜,也有点儿熟悉的味道。

    当房门打开的时候,夏元愣住了。门里面的女孩儿也愣住了……

    女孩儿傻傻的看着夏元,她吃惊的说道:“大哥哥,怎么是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