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特工决战密营 > 第37章 悬壶济世 1
    “把鼻子割下来”这道命令,让在场的人,除了被擒的阿福以外,都乐不可支。

    游老三嘻嘻一笑,一步跨上来,上来便揪阿福的鼻子,阿福吓了一跳,赶紧往后躲,“喂,好汉慢来,我说,别着急呀,慢来,别开玩笑,我说……红色瓷瓶,红色,各位,你们是哪路英雄,我阿福愿意交个朋友,江湖上的人都知道,我也不是不讲义气的人。”

    “那好极了,”丁义把红色瓷瓶揣在怀里,“讲义气很好。阿福,你把衣服脱下来……”

    这又是一道奇怪的命令,阿福不由得目瞪口呆,脸上无比尴尬,虽然大家都是男人,但是在这荒郊野外,脱衣服毕竟不妥,这些人到底是哪路神仙?

    丁义不满意地说:“哎呀,你怕什么嘛,我只是借用一下,替你去村里,给别人治治病。咱们可说好了,若是有一个治不好,就剁掉你一根手指头,两个治不好,就剁两个,你自己估量着办。”

    阿福不吭气了,心里把丁义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

    丁义穿上阿福的衣服,把他那根“悬壶济世”的竹竿招牌扛在肩上,正要骑上毛驴,游老三推了他一把,“行了,别骑了,你快走吧。”

    “哈哈,好。喂,阿福老板,你看我还挺象吧?有什么毛病没有?别客气,请不吝赐教。我也是讲义气的人。”

    “嗯……”阿福歪了歪鼻子,“没有。”

    一行人押着阿福,匆匆赶到丁家镇。

    在镇外,他们遇到了埋伏着的老夏和牛娃子。方江和老夏又合计了一番,老夏说:“派丁义进镇,倒是可行,但是我建议,不要把王老八给毒死。”

    “嗯,说说理由。”

    “毒死了王老八,敌人还会扶植张老八、李老八,不如把他毒个半死,让他卧床不起,弱不禁风,失去继续为害的能力。我担心,现在把他弄死了,反而会引起敌人警觉,给行刺城里的高麻子带来困难。毕竟,王老八相对于高麻子,只是一条小鱼。”

    “好,老夏,这个主意有见地,我同意。老丁,按老夏的意见办。你得多下点功夫了,把药剂量给把握好。”

    “没问题。老丁悬壶济世,手艺高超,保准把王老八治个半死不活。”

    “那行,就看你的了。”

    丁义扛着“悬壶济世”的招牌,牛娃子提着包袱,两人走进镇内,却发现形势有些紧张,家家关门闭户,镇里街道上没有行人,每隔不远,便有一个站岗的和平军士兵。

    “这里戒严了吗?”丁义小声问。

    “没有啊,刚才还挺正常,谁知道伪军们犯哪家疯狗癫了。”

    丁义迈着方步,摇头晃脑地吆喝起来,“看病问诊,名医老丁,当代华佗,专治无名肿毒,疑难杂症啦。”

    吆喝了没有两句,迎面走过来一个穿军装的伪军,“喂,做什么的,是医生吗?这边来。”

    “长官,您有病吗?”

    “放屁,跟我走,快点。”

    丁义有些疑惑,但只能跟着伪军前去,拐了两道弯,来到和平军驻地的大院。牛娃子斜眼看了看旁边的镇公所,发现大门也紧闭着,上了一把大锁。他不由心里暗叫糟糕,王老八哪里去了?

    那伪军把丁义和牛娃子领进院里,看见院内或坐或躺,好几个士兵都捂着肚子在呻吟,地上还有脏乎乎的呕吐物,气味难闻,丁义故作大惊小怪的模样,“哎呀,弟兄们这是发毒痧了呀,我来看看。”

    “等等,谁让你看了,”那伪军喝斥道:“跟我来。”

    丁义和牛娃子被领进屋内,穿过一道厅堂,走到后院,进入一间装饰齐整的正房里。挑开门帘,屋里放着两张床,各躺着两个呻吟着的病号,其中一个黑胖子正是王老八,另一个是个穿西服的中年人,面容清瘦,戴着一副眼镜。床边站着个伪军军官,正皱着眉背手遛达。

    牛娃子悄悄向丁义使了个眼皮,向王老八呶了呶嘴,悄悄用手比划了个“八”字。丁义眼皮眨了一下。

    “尹队长,正好碰见个医生,我给请来了。”伪军报告道。

    “嗯,好,”军官盯着丁义打量了一番,“医生,你……不会是卖狗皮膏药的江湖骗子吧?”

    “长官,您到江湖上问问,神医老丁的名头,可不是靠嘴皮子混出来的。有名的药到病除,当代华佗……”

    “行了行了,赶紧给窦先生看病。治好了有赏。”

    丁义心下估摸,这个穿西装的“窦先生”一定比王老八重要,因此才会命令自己“赶紧给窦先生看病”,他把招牌交给牛娃子,移步过去坐到凳子上,装模作样的拿过窦先生的胳膊,闭上眼睛开始摸脉。

    “阳虚气陷,浮沉无根,先生,请伸出舌苔来。”

    丁义满面严肃地诊治一番,胸有成竹地点了点头,“中毒了。”那窦先生呻吟着说:“可不是嘛,我觉得也是中毒了,喝了那杯水以后,立刻就不行了,先生,这是什么毒啊,诊得出来吗?”

    “此毒名叫‘大烈蜥毒’,乃是自然界里非常稀少的一种毒物所生,你刚才说怎么着?喝了水,是吧,没错,一定是它。”

    王老八捂着肚子在旁边吵吵起来,“他奶奶的,是不是有人故意往水井里下毒了?先生,快点,给我治治。肚子疼死了。”

    “这个嘛,”丁义摇头晃脑地说:“若说故意下毒,倒也未必。这种‘大烈蜥’平常并不多见,它长得龙头蛇尾,须牙俱全,据传说是远古霸王龙的后代,毒性极强,喜欢隐居在深山洞穴里。它为何出现在村镇,实在有些费解……闲言少叙,今天你们遇到我老丁神医,也算运气,这种毒,平常医生,绝计是不会医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