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特工决战密营 > 第36章 蝙蝠双侠 2
    方江听小泥猴报告了“蝙蝠双侠”的事,高兴的一拍巴掌,“好,太好了,咱们的机会来了。”

    小泥猴眨巴眨巴眼睛,“你是说,咱们整治王老八的机会来了?”

    “对呀,小泥猴,你很聪明。老丁,咱们快走,去丁家镇,带上那几包特效毒药,跟蝙蝠双侠比一比,看谁的毒药更厉害。”

    就在方江等几个人忙忙活活准备出发的时候,丁家镇外的老佟爷,正在单枪匹马进行一场“蘑菇战”。

    老夏和牛娃子等人离去以后,老佟爷靠在山坡上的土堆上,掏出怀里的老旱烟锅,眯起眼睛慢悠悠地抽烟,怡然自得地瞅着远处的原野庄稼,黄色的土路曲折穿过绿色的田野,美丽又宁静。老佟爷嘴里的黄铜烟锅,冒出一缕缕淡蓝色的轻烟。

    土路尽头,过来一骑毛驴,轻轻的驴蹄声,敲打着沉闷的原野。毛驴背上骑着一个人,越走越近,老佟爷凝神注视着这个人,吧嗒着旱烟,一动不动。

    那骑驴人肩上扛着个竹竿,竹竿上挂着个竖幅招牌,一面写着“悬壶济世”,另一面写着“专治疑难杂症,无名肿毒”。竹竿中间系着一个两尺长的黄色葫芦。

    “嗯,来了,”佟爷目不转睛,盯着骑驴人,心下有些得意,“果然不出所料,这出大戏演到一半,阿福要登台亮相了。王八蛋,老佟早把你们给算计在手心里了。”

    骑驴人走过来,看见了路旁土坡上的佟爷,牵着驴走过来,打起了招呼,“喂,老哥,麻烦了,问个道。”

    佟爷没吱声,心道:“你奶奶的,怎么不装哑巴了?”他向丁家镇的方向望了望,离得太远,庄稼挡住了视线,看不见老夏和牛娃子的身影。

    “老哥,”骑驴人看上去有五十多岁的样子,满脸皱纹,两撇八字胡,戴着顶瓜皮帽,他把肩上的招牌拿下来,冲着佟爷点点头,“老哥请了,麻烦您,去胡家坡怎么走?是往哪边岔?”

    “胡家坡?”佟爷心里画了个魂儿,他不去丁家镇啊,噢,明白了,准是他们俩在耍“错站”,一站一站地来,今天去胡家坡“治病”,明天才是丁家镇。

    “来来,坐下歇会,”老佟爷把烟锅从嘴上拿下来,向骑驴人招手,“呆会啊,我也去胡家坡,咱们俩搭伴走,不急。”

    “谢了,老哥,是这条道不是?”

    “我说了嘛,一会我也去,老弟,行路莫慌,打狗莫双,想当年,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走路赶场,比你还着急呢,嘿嘿,你看,驴也疲了,放它啃啃青草,耽误不了脚程。来来,这边坐。”

    “老哥,谢谢了,我还有急事呢。”

    “是吗?唉,大家都不容易呀,连个歇脚的功夫都没有,要说现在这日子,可是真艰难呀,老弟,你是看病的郎中,是吧,我拿眼一瞅,便知道你医道高深,看看,我没说错吧?据说当年华佗神医,就跟你现在一样,背着葫芦,骑着毛驴走天涯,只可惜呀,被曹操给害死了……闲话少说,老弟,我正好有个腰疼的老毛病,你先给我看看,放心,我一定按诊费出钱,别看我是叫花子,可懂得江湖上的规矩……”

    “得得得,”那人不耐烦了,连连摆手打断老佟爷嘴里的罗嗦,“您不告诉我算了,我去问别人,你这人呀。”

    “别呀,老弟,出门在外都是朋友,请问你贵姓呀,尊姓大名呀……”

    “我叫阿福,再见了。”

    “不行呀,老弟,胡家坡现在可去不得,里边正闹兵祸呢,你看看,我也想去,可不行呀,得等兵撤了才好进村。兵祸,你听明白了吗?一个小队的大兵,个个端着这么长的枪呀,眼睛瞪得象核桃,见人就抓,你去了,肯定五花大绑,给绑起来拴在旗杆上,皮鞭子沾凉水……”老佟爷东拉西扯,磨磨叨叨一通罗嗦,终于又把阿福郎中的腿给绊住了。

    眼看太阳越来越往西挪,阿福终于忍耐不住了,他不顾老佟爷还在慢慢腾腾地绕舌,牵起驴来便走,这时候,路上匆匆赶过来几个人影。老佟爷拿着烟袋锅,抖动着胡子,嘿嘿地笑了,奔过来那些人,为首的正是方江和丁义。

    阿福见路上迎面冲过来几个精壮汉子,吃了一惊,估量着情势不好,扔了驴缰绳,转身想跑,丁义几个大步窜过来,紧追不舍,阿福年纪虽大,腿脚却快,这面坡地甚是倾斜,他猛跑几步,转眼便到了坡下。

    忽然眼前一花,脚下一绊,阿福一个前扑,栽倒在地,他想爬起来,却发现身上罩了层鱼网,细细的网线勒着身子,非常难受,他迈不动步,赶紧手忙脚乱地往下摘,猛抬头,一个破衣烂衫的光头汉子,笑嘻嘻地在旁边负手而立,象看稀罕一样盯着自己,这功夫,好几个人都围了上来。

    阿福停下手里的动作,眼珠骨碌碌地转了转,方江开口说道:“蝙蝠双侠,久闻大名,尊驾是阿福吧,得罪了。”

    阿福的脸变成了灰白色,“各位,是哪路好汉,我阿福若有得罪之处,尚请宽恕。”

    这边一闹,那条毛驴尥着蹶子在山坡上乱跑起来,丁义追了半天,好容易把驴牵家住,驴背上驮着个包袱,丁义解下来放在草地上,将包袱打开,里面有几件衣物水囊之类,还有一个很精致的小木箱,红松木制成,长宽约有一尺,盒盖上纹着一个太阳图案,太阳的光芒却又绘成蛇形,象是一条条的小金蛇,射向四方,看上去既漂亮又诡异。

    “喂,阿福老板,这里边……哪个是毒药,哪个是解药?”丁义把盒子打开了,里面放着一支短枪,一包银元,还放着好些个瓶瓶罐罐,盛着各色药粉。阿福眨眨眼,“好汉,我不明白,您说什么啊,什么解药……”

    他的话还没说完,丁义将眼睛一翻,“老三,把他的鼻子割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