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特工决战密营 > 第32章 丽人如雪
    方江穿一身古铜色直贡缎长衫,戴着顶藏青色礼帽,衣冠楚楚,提着一个精致的漆皮木箱,迈着方步从石山城内大街上走过来,直奔“琼玖堂古董店”。

    店里琳琅满目,多层柜台上摆了各色古董古玩,迎面一幅郑板桥文竹竖面条幅,整个店内满是文风雅气。戴着圆顶小帽的伙计对富商模样的方江点头哈腰,“先生,您好。”

    “嗯,”方江把箱子小心地放在柜台上,抬头欣赏那幅郑板桥的竹子,看了一阵,微微摇了摇头,转头盯着旁边一尊青花胆瓶,左右打量半晌,微微点头,伙计跟在一旁,拿着夸耀的口气说:“先生,您有眼力,这种瓶子家家都有,毫不起眼,但这一只是元青花,很稀少的宝物。”

    “不错,元朝货,青花瓷里的魁首,只可惜就一只。”

    “可不是嘛,另一只打碎了,要不,那价格可就不只翻一番了。”

    方江停止欣赏,把自己带来的木箱打开,取出一个红布包裹,抖落包皮,露出一只小红木匣,再打开,木匣里躺着一枚古色古香的铜制钱。伙计伸长脖子看了一眼,“哟,您这是……”

    “小哥,你给看看,这值多少钱?”

    伙计小心地拿起铜钱,取过一枚放大镜,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摇了摇头,“我看不懂,先生,您这货……没见过,它不是我们收的种类,抱歉了。您收好。”

    “呵呵,”方江把铜钱放回木匣里,慢慢腾腾地点燃一支香烟,“小哥,麻烦你把管事的掌柜请出来。”说罢一掀长衫的下摆,泰然自若地坐在店内的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

    伙计答应一声,转身走入内堂。过了片刻,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人转出来,跟方江点头寒喧了两句,然后把那枚制钱取出来,用放大镜仔仔细细地察看。

    伙计在旁边凑过来,摇着脑袋,“这,大顺通宝,哪儿有这种钱?这简直……连赝品都算不上,胡闹呢吧?”

    中年人看清铜钱上的字体,吓了一跳,把眼前的放大镜移开,瞪着方江,一脸疑问,“这……这这,”有些张口结舌,眼睛瞪得圆了,方江慢悠悠地抽着烟,面色坦然平和,“掌柜的,请问,这钱是赝品么?”

    中年人深吸了一口气,又把放大镜移过来,反反复复地观察铜钱,察看半晌,轻轻摇了摇头,“这……我说不好,先生,可否里边请?”

    “好啊,”方江把钱拿回来,放入匣中,慢条斯理地关好木箱,跟着中年人,在伙计诧异的目光中,拐过柜台的角门,走入内室。中年人领着方江,从内室又穿过去,走过一个小小的庭院,来到最里边的两间南朝向的正房里。

    这正房墙面用汉式雕砖镶嵌,门窗的格棂是宋式团花,望过去古色古香,进到屋里,壁上挂着宽幅水墨山水,还有一块“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的篆书匾额,古式梳妆镜旁竖着一把仕女花团扇,整个屋里满是古风雅韵。

    “好风骨,好雅致。”方江赞道。

    一个身穿仿古式对襟青衣的女人,从梳妆台旁站起来,眉目清秀,杏眼朱唇,满头珠翠,这一刻,方江有种穿越到了古代,唐朝或是宋朝的感觉。

    那女人掀了掀淡青色罗裙,款款地移步过来,“老陆,你又给我淘到什么了呀?”语音慵懒轻柔,恰如古代富贵门户的大家闺秀。

    她看了一眼走在后面的方江,盈盈一笑,轻启朱唇,“有贵客呀,敢问是来自京城的豪门巨贾吧?请坐。”

    “老板,”老陆微一躬身,垂手说道:“这位客人,有一枚古钱,十分奇怪。属下不敢擅专,请小姐亲自过目。”

    方江眼前所见所闻,不用思索,对于此房主人的好恶趣味,已经了然于胸,他象古代的“书生见小姐”一样,躬身合手作了个揖,“白小姐好,久闻琼玖堂主人清雅绝尘,有汉唐风骨,果然不谬。方某拜服,此行不虚。”

    “哎哟,”白小姐满脸欢喜,“先生,您可真会说话。可不好意思了。”她象戏台上的古装女优一样,盈盈一个万福。

    方江心中好笑,脸上一丝不苟,他彬彬有礼地欠欠身,将木箱一层层打开,把那枚制钱放在白小姐面前的古式檀木桌上。白小姐伸出象牙一样白晰的手指,将制钱拿在眼前,细细端详。

    “先生,据我所知,大顺通宝,天下共有两枚,好象不是这样子的吧。”白小姐脸上的笑容隐去了,有些失望地摇摇头。

    “不错,”方江点头微笑,“果然方小姐是识货的人。”

    “那你此来,是何用意?”

    “天下古董业的行家,均知道大顺通宝,只有两枚,一曰缺角,一曰四眼,那是因为此钱并未入市,极为稀缺。但前些日子,鄙友发现了一处隐秘墓葬,里边是当年闯王手下大将袁将军的遗物。”

    “哦?”白小姐睁大了眼睛。

    方江倒停了口,目光欣赏着墙上的匾额,夸赞道:“这笔书法,真是妙绝,通体浑然厚润,深得意在字先之道。青青子佩,悠悠我思,字与义俱佳,挂在白小姐屋内,真是佳书伴佳人。”

    “先生,别卖关子,继续讲呀。”

    “好,咱们长话短说,白小姐,您是行家,如果袁将军当年保存了一部分大顺通宝,这是顺理成章的事,对吧……”他说到这里,白小姐打断了他,“你说……一部分,什么意思?还不止这一枚?”

    方江笑了笑,没有回答她的问话,从腰里伸手拿出一块黑黝黝的铁牌来,放在桌上。

    白小姐伸出纤纤玉指,拿起铁牌看了一阵,又交给老陆,老陆扶扶眼镜,拿放大镜鉴别半晌,说道:“那枚制钱,我不敢擅断,但是这块铁牌,却是真货,我可以断言。”

    白小姐把那枚“大顺通宝”拿在手里,又从老陆手里拿过放大镜,仔仔细细地对着阳光观察,反复玩味,脸上的欢喜之色,溢于言表。方江微笑着说道:“白小姐,现在还有一种西方传入的手段,叫做碳十四测定,对于古物的年代,一测便知,非常准确。”

    “我知道。”白小姐眼睛只顾盯在制钱上。玩味半天,才恋恋不舍地放在桌上,把目光转向方江,“既然,方先生敢于做碳十四测定,那么这枚铜钱,咱们心里都清楚,它是真的。只是这事儿,干系有点太大了点,古董界的同行们,怕不要把眼珠都要瞪出来了。”

    “真则真,假则假,去伪存真,推陈出新,不破不立,向来是学界准则。”

    “好吧,方先生,你多少钱肯出手?”

    方江微笑着把那枚铜钱小心地收起来,放进木箱里,“俗话说,士为知己者死。我仰慕白小姐是业界精英,这才慕名而来。为这枚新出土的宝物作个鉴定。若说到出手,我刚才说过了,这是鄙友之物,我一时还不能擅作决定,不过,若要出手,必定首先给琼玖堂。”

    “一共多少枚?”

    “敝友手中,还有十四枚。”

    “我全要。”白小姐毫不犹豫地说。

    “好的,容我回去同他商议。尽快回复白小姐。方某今天此来,收益颇丰,领略白小姐学识风采,大为倾慕。”

    “哟,承蒙抬爱了。”

    “非也,白小姐不止丽人如雪,更难得的是学究天人,直是夺天地之风采,用东晋陶夫子的话来说,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方某再加上两句,巾帼冠绝代,风华烁古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