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特工决战密营 > 第30章 古庙藏宝 2
    众人都围拢过来,伸长了脖子朝下面看去。

    石槽比普通的喂马石槽略大,呈方形,里面黑乎乎一片,象腐败的枯叶,又象一堆枯萎了的野草。简直看不出是什么东西。小泥猴失望地说:“烂泥呀,我还当是有宝贝呢。”

    方江伸手慢慢揭开表面上的一层纤维状物体,那东西应手而碎,方江说:“这是旗帜,应该是当年袁将军珍藏下来的闯王旗。看,这些穗子,还没有完全烂掉。”

    “破旗子,有什么用。”

    “你又错了,小泥猴,在袁将军的心目中,这旗子无比珍贵,它是一代武将心里神圣的寄托,当年袁将军征战沙场,旌旗所指,破阵杀敌,曾经是何等的豪迈,到了晚年,他仍珍藏着这面旗帜,也可想见有多向往昔日的辉煌岁月了。”

    揭开几层糜烂的丝织物,方江拎起一根绣迹斑斑的铁器来,约有三尺来长,老夏说道:“铁鞭。”

    “嗯,这可能是袁将军当年的兵器,好沉重,可惜,都已经绣蚀掉了。看,这铁鞭的护手有多精致,当年一定既漂亮又威风。”

    拣出几件不知何物的布状衣物,石槽边角露出一个完整的陶瓮来,小泥猴惊喜地叫道:“罐子,里面一定有宝贝,说不定是一罐子袁大头。”

    “嗤,”牛娃子轻蔑地一笑,拍了拍小泥猴的肩膀,“这是三百年前的宝物,那时候哪有袁大头?小泥猴,你简直是什么也不懂。我看呀,里面一定是金条,大黄鱼金条。”

    陶罐不会锈蚀,千年不腐,看上去完完整整,方江小心地将它抱出来放在地面上,罐子便是农家普通所用的黑陶,罐口盖得很严,几个人的脑袋凑成一圈,伸长了脖子,睁大了眼睛盯着,方江慢慢揭开了盖子。

    罐子里散发着一股陈年腐朽的气息,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堆金属物件,方江小心地拿出来,那是一把铜钱。

    铜铁上生着绿色的铜锈,圆体方孔,上面的铸字清晰可读,仿佛还看得出当年的熠熠光彩,一种经年隔世之感,洋溢在黑色的土陶和绿色的古钱上。方江小心地捏起一枚,举到眼前仔细察看,突然张大了嘴巴,神情激动地站起身来。

    方江平素沉着稳重,很少有激动着急之类的神色,但此时满脸都是惊喜的表情,牛娃子和小泥猴都眨巴着眼睛看看铜钱,又看看方江的脸,小泥猴疑惑地问:“这些破烂铜钱,挺值钱么?”

    “当然,”牛娃子冒充内行地说:“比袁大头还贵呢。”

    “大顺通宝?”老夏读出了铜钱上的文字,“方先生,这铜钱,是闯王当年所铸的吗?”

    “对,”方江喜形于色,把手中的铜钱举到太阳底下,仔细察看,点着头说道:“闯王虽然只当了十八天皇帝,但是国不可无钱,他铸造了一批铜钱,准备安享帝王生活,但做梦也想不到大顺王朝的寿命,竟然只有十八天,这批铜钱,其实还没来得及在市场上流通,就销声匿迹了。”

    “这么说,物以稀为贵喽?”老夏笑道。

    “正是,”方江小心翼翼地把铜钱放在地上,继续往罐子里察看,有些感慨地说道:“要说这批铜钱,贵到什么程度,那说出来可吓人了。小泥猴,你觉得袁大头挺棒的,是吧?我告诉你,要想换这一枚铜钱,别说这么一罐袁大头,就是拿一马车的袁大头,嘿嘿,也换不来。”

    “啊?”

    此言一出,四周诸人无不惊诧,现场几个人除了老夏粗通文墨,其余人都无学识,更不懂考古之学。

    方江解释道:“当年,这批大顺通宝,因为没有流通,存世量极少,你们想想,闯王死了以后,谁还敢把他名号下的钱再拿出来?那不是找着杀头吗?因此严格说来,这批制钱,其实是从历史上消失了。到了民国时期,收藏家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一共查到了两枚大顺通宝,其中一枚,被一个农村的小女孩当串在了毽子上,当作了踢毽子的响铃,而且上面又钻了几个眼儿,因此被专家们称为四眼大顺。另一枚,因为保存不当,缺了一角,被称作缺角大顺,找遍全世界,就只剩下了这两枚大顺通宝,你们说,它值不值钱?”

    “那……这一罐子?这……”

    “我估计,这些罐子里的大顺制钱,当时并没有流入社会,而是当时的袁将军,随身自带的,或者说,当时奉闯王命令,监制这批铜钱的人,就是袁将军,因此他才保留了这些铜钱。后来闯王兵败,袁将军不忘旧主,把这些当年的制钱放在身边留作纪念。在这座小庙里,袁将军睹物思故,独自抒发思古之悠情,那份伤感与惆怅,也只有他自己能够体会了。”

    “我的天啊,”丁义把陶罐子抱起来,眼睛瞪得象铜铃,“这么多,这得值多少钱啊。”

    “不能用金钱衡量了,”老夏却颇有见地,“这是无价之宝,咱们也不能卖,要好好保存。”

    “对,很对,”方江连连点头,“老夏此言,见识极高,这些铜钱是国家的财富,咱们无权变卖,必须好生保存,分文不可遗失。”他把手伸进陶罐里,又掏出一枚小小的金属牌子来。

    这枚牌子约两寸来长,呈椭圆形,生满红色铁锈,上面铸着一个“令”字。这回大家都认出来了,丁义说道:“令牌。”

    “嗯,”方江点点头,把令牌拿出来端详,小牌子造得甚为简陋,除了一个拴挂用的圆孔,通体连个花纹都没有,方江说:“我猜,这枚令牌,大概就是袁将军打仗时自己用的,调动军队,当作标识信物,这东西在当时其实一文不值,只不过是袁将军自己视为昔年征战的纪念,因而贴身收藏,不过留到现在,就有了历史价值。但和那些铜钱比起来,可就逊色得远了。”

    陶罐里,再无他物。

    方江把铜钱和令牌好生放进陶罐里,站起身来,对着它躬身一揖,正色说道:“袁将军,您当年叱咤风云,纵横半生,令后人好生敬仰。如今我辈得此宝物,念及将军当日英名,一定妥为保存,以臻对将军敬畏缅怀,留传后世,将军泉下有知,当恕冒犯,荫庇后人。”百度一下“特工决战密营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