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特工决战密营 > 第30章 古庙藏宝 1
    据游老三等人说,那辆鬼子汽车里的木箱,很是沉重,游老三惋惜地说:“我猜,那里装的不是枪,就是子弹,本想偷两箱换钱,眼看就得手了,却差点让人给打穿了屁股。”

    “箱子上的图案,画的是什么?”方江问。

    一个参与偷窃的乞丐,回忆了一下,在地上画了一个骷髅形状,补充说:“很难看,就跟鬼似的。”方江拿起树枝,在那个骷髅下面添上两根交叉的骨头,“是不是这样?”

    “对对,”乞丐高兴地说:“您就象亲眼看见的一样,就这模样,黑夜里看见,胆小的吓个跟头。”

    “嗯,”方江点点头。

    丁义也恍然大悟,“我明白了,这是有毒的标志,那车上拉的是毒物,怪不得鬼子司机要戴着口罩。狗日的王八蛋,运这么多成箱的毒物,不定搞什么害人的勾当呢。”

    小泥猴扛着老火枪,不停地缠着牛娃子,一会问:“我们加入国军,什么时候发枪?”一会问:“你这么小的年纪,当兵多久了?打死过鬼子吗?”丁义拍拍小泥猴的脑袋,“你别看他年纪不大,杀人可不含糊。去年我们俩一组,出去执行任务,这小子掖着一把匕首,摸进伪军窝里,那炕上睡了三个汉奸,让他一刀一个,全给杀了。”

    “是吗?”小泥猴睁大了小眼睛,“真没想到,老弟,你这么厉害呀,佩服,太佩服了。”

    “我再警告你一次,你再跟我叫老弟,打肿你的屁股。”

    走出这片荒芜的石头山区,老夏安排群丐都各自散去,老夏、游老三和小泥猴领着方江等人穿过一片丘陵,来到石山城外一处荒野里的水塘边,这里是一片不长庄稼的乱石滩,遍地野草,坎坷不平,水塘边有一处破败的古庙,小泥猴得意地说:“那就是我们的家。”

    古庙很小,且已损毁,只剩下了几堵残墙,正殿倒塌了大半边,院里满是碎砖乱石,方江站在残破的墙头上向西了望,丘陵山岗,绿野无际,位置非常隐蔽。他满意地点点头,“很好,我们也把家安在这里。”

    游老三走过来报告,“长官……”方江打断他,“老三,这是敌占区,凡事都要保密,以后不能这样称呼。”

    “嘿嘿,是,方先生,刚才在城里监视张府的兄弟回来了,他说,那个脸上有痣的客商,已经走了,骑着高头大马,辞别了张剥皮,出城走了。”

    “那个什么特派员呢?”

    “没看见。”

    “嗯,好的。老三,你收拾一下,拿上你的鱼网,等太阳偏西了,咱们就进城,你带我们去找张财主的宅子,今天晚上夜探张府。”

    “是,长……这个这个……嗯。”

    庙里,院中央倒伏着一块破旧的石碑,方江遛达到跟前,端详了一阵,用手拂去上面的泥土,慢慢解读,“……已而既败,唯……大顺十五年之孟夏……重光之望,寄予身后,凡袁氏宗族……弟之过也,故物……于碑下,恪尽忠心耳……”字迹残损,模糊几不可辨认,方江勉强读了两遍,凝神思索一阵,忽然神情兴奋起来,挽了挽袖子,“快,老夏,老三,这里有铁锹没有,咱们往下挖。”

    “怎么了,有宝贝么?”小泥猴凑过来,拍了拍那块古碑,象个猴儿那样蹲在碑上,“这块碑,一看至少就有三万八千年了。”

    “错了,这是清朝留下来的,不到三百年,”方江兴致勃勃地说着,从老夏手里接过铁锹,把石碑下的泥土给清除掉。游老三伸过光亮亮的秃脑袋来,“怎么着,方先生,这碑下是什么?”

    “这得挖开了才知道,”方江看大家都好奇,笑了笑,解释道:“这块石碑,记载了一段往事。知道这上面的‘大顺’是什么吗?它是个年号,但既不属于清朝,也不属于明朝,它是明朝末年,闯王李自成自立为皇帝,所立的年号。”

    “李自成,我知道,闯王来了不纳粮。”佟爷拈着胡子,乐呵呵地说。

    “对,当年李自成打下北京城,建立大顺王朝,可惜他骄兵必败,只当了十八天皇帝,就被清兵给推翻了。李自成退出北京,在九宫山被杀。他手下的将士们,死的死,逃的逃,几十万大军几个月便灰飞烟灭,其中一个姓袁的将军,便逃到了这里。”

    丁义和牛娃子合力将石碑抬走,老夏和游老三各执铁锹铁铲,挖开石碑下的杂草乱石,向下挖掘,小泥猴听方江说得有趣,听上瘾来,“方先生,你接着讲。”

    “好,”方江乐呵呵地说:“那袁将军隐姓埋名,在这座寺里藏身,也许,这寺便是袁将军所建,也未可知。他们虽然兵败落魄,但这些人都是勇武豪侠之士,始终未曾放下东山再起的雄心,可惜时过境迁,清朝兵马很快统一全国,天下太平,闯王旧部,再也没有重新聚义的可能了。”

    方江当年做过教师,讲起这些历史典故来娓娓动听,引人入胜,小泥猴和牛娃子等人都听得入神。几个人轮流挖掘,慢慢在原来的石碑下,挖出一个大坑来。

    “……袁将军虽有雄心,却无奈天时不佑,只好屈身于这座小庙,望天长叹。那些陪伴了几十年的刀枪旧物,也只能蒙尘长存,这块石碑,便是记载了袁将军苦心铭志,却又施展不得的怅惘之情。”

    坑越挖越深,游老三的铁锹挖着了硬物,发出“当”的一声轻响,仔细抠索,是一块平整的石头。

    “慢来,慢来,”方江接过铁锹,慢慢向旁边扩展,继续讲述道:“石碑记载,袁将军临终前,将自己所藏旧物,埋在石碑下,期待后人能……等等,老夏,你找个棍子来。”

    铁锹下挖出的石头,平平整整,四四方方,却是一块石板,老夏找来两根木棍,把石板撬起来,下面,赫然出现一个方形的石槽,一股浓重的霉味,扑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