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特工决战密营 > 第26章 魔窟刑讯
    南京城内,美丽繁华的颐和路,又被称为“林荫大道”,两旁高大的笔挺的梧桐树,都是抗战以前,从法国购买栽植的,碧绿的浓荫遮挡着路两边风格迥异、各具个性的西式洋楼、中式别墅,既华丽又和谐。但自从沦陷以后,和其它路段一样,繁华不再。

    颐和路21号,是特工总部南京站本部驻地。

    这是一个被称为“魔窟”的地方,凡是被抓进这个特务组织的人员,很少能再活着出来。在这个平常大门紧闭的深宅大院里,时常传出令人颤栗的惨叫,伴随着一阵阵狼狗的狂吠。

    院子西侧的一间审讯室里,正进行着一次例行审讯。这间厢房式的大厅,宽大而阴森,房梁上吊着几条带着血迹的绳索,旁边的木架子上,摆着一排杠子、夹板、刀锯、凿钻之类的木制或铁制刑具,上面不知道浸过了多少人的鲜血,每件都呈幽暗恐怖的黑红色。

    两个光着上身的壮汉,手拿皮鞭,站在屋子当中,他们脚下,伏着一个被打得皮开肉绽的中年人。这人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鞭子抽得成了破布条,粘在带血的皮肉上。他微微喘着气,抬起被血糊住的眼皮,看着前面那张黑色的审讯桌。

    审讯桌后,坐着一个身穿白汗衫的人,面无表情,正襟危坐,他拧着眉毛,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张大顺,你想明白了没有?”

    “是是,长官,”趴在地上的张大顺费力地抬起胳膊,抹了把脸上的血珠,盯着桌子后面的人,“我确实是收皮货的,虽然有时候贩点假货,可也没……”

    “够了,”桌后的人厉声打断他,“既然给你活路,你偏不走,那就只好打死算完,贱坯子货。再给他松松肉皮子。”

    “叭,叭叭,”光着膀子的两个壮汉手里的皮鞭,又挥舞起来劈头盖脸地打在张大顺的背上腿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张大顺“哎哟哎哟”地叫唤起来。

    “哼,自作孳,不可活,”桌后的人站起身来,倒背着手,依然是一副挺胸拔背的军人姿态,“你们这种人,我见得多了,硬充好汉,自翊什么威武不屈,其实全是狗屁,当官的拿假话套话糊弄你,等你白白死掉了,连老婆孩子带家产,还不都是别人的?”他背着手踱到张大顺的面前,恶狠狠地盯着地上趴着的这个血肉模糊的囚犯。

    张大顺被打得似乎只剩了一口气,身子微微起伏,他使劝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审讯者,脑子里反复思索,“这人是谁?他到底是谁?不会弄错,我看着他很面熟,一定见过……”

    带着血的鞭稍,又在他眼前晃悠。

    “长官,”张大顺躲了躲鞭稍,脸上是一副既害怕又委屈的表情,“您的话,我都信,也知道您是为我好,可我确实没什么秘密呀,任务?我的任务是收皮货,长官,那天,几位弟兄真的是搞错了呀……”

    白汗衫审讯者又哼了一声,抬起腿来,想踢张大顺一脚,却似乎是怕脏了皮鞋,又收了回去,正在这时,从屋外匆匆走过来一个小特务,进屋向白汗衫敬了个礼,“报告宋副主任,上海总部来电,有紧急公务,马主任请您过去。”

    宋副主任?趴在地下奄奄一息的张大顺身子微微一动,他脑子里迅速一个回闪,这人姓宋?呀,想起来了,就是他。怪不得这么眼熟。

    这个被审讯的囚犯,正是重庆国防部派过来的许群。

    此刻,许群脑子里翻涌出好多以前的旧事来,几年前,自己在十八军供职,在武汉联络部曾经和一帮“黄埔同学会”的同僚们,共同发起过一场“誓御外侮,共赴国难”的倡议活动,那时候,认识了一个叫“宋维昌”的人,那人说起话来慷慨激昂,平时站着坐着,总是一副标准的军人姿势,开口闭口“焦土抗战”,大家都以为他是坚定的抗日爱国军人。

    就是他,不会错。没想到姓宋的现在成了汉奸,成了特务。在眼下这个国家存亡的危急关头,他背叛了国家,背叛了军队。许群心里一阵冷笑,大浪淘沙,只有在大是大非面前,才会看清一个人的本质。

    呀,幸亏他没认出自己来。也许是脸上的血痕、伤痕遮蔽了本来面目吧。他喘了几口气,把脸埋下去。

    宋副主任冲着两个拿皮鞭的人摆了摆手,“先押回去。”便迈着标准的军人步伐,出了审讯室,走向前院一个西式格调的二层小楼。这个被称为“魔窟”的大院里,象其它伪政权机关一样,卫生整洁,绿草如茵。一个满脸皱纹的老花匠正在拿着剪刀修整花木,见宋副主任走过来,微微欠身点了点头,“宋科长好。”

    “宋副主任,现在是宋副主任。”小特务在旁边纠正道。

    “哦,是是,宋副主任好。”

    宋副主任目不邪视,嗯了一声,昂首迈步走进楼里。最近他连续立功,成绩斐然,被连升两级,正是春风得意。走上楼梯,来到二楼向阳的一间大办公室里,大腹便便的马主任正坐在黑漆办公桌后等他。

    “主任好。”宋副主任进门后笔直站立,立正敬礼。马副主任摆摆手,“维昌,你看,这是上海总部电令。”

    办公桌上扔着一张电报纸,宋维昌凑过去,纸上写着:“兹任龙义雄为宁汉区特派员,统筹沿途各特工站联络,协调狙杀敌由重庆渗入我方之特工。近日将抵石山,筹划铁网行动。你部择精干人员,前往协同。”

    “龙义雄?”宋维昌愣了一下,将电报纸放在桌上,说:“我认识他,当年在山东打过交道。这人精明能干,乃是军界的才俊。”他注视着缩在椅子里的胖胖的马主任,心里已经明白了他招自己来的目的。

    “那就更好了。”马副主任费劲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肚子上的肥肉颤了两颤,“辛苦你跑一趟吧。石山嘛,也不算太远,这回总部建立宁汉沿线联络网,可谓苦心经营,投了大本钱。这两年来,咱们和重庆军统方面,相互仇杀,你死我活,双方都下了最大狠心,杀红了眼,总部李主任不惜血本,誓要打掉军统的锐气。这回派龙义雄前来,乃是有大动作。”

    马主任两条短腿在圆锅般的大肚子下面,迈起步来撇着八字脚,格外滑稽,他用肥肠一样的手指点戳着桌上的电文纸,“前段时间,你破获敌人密营的行动,有勇有谋,很受总部赏识,这一回,李主任特意指定咱们,必须委派干才,我思前想后,也只有你亲自出马,才能不负总部期许了。”

    “是。”宋维昌答应了一声。他知道石山位于南京与武汉的交通要冲,是个鱼龙混杂之地,这趟差使,危险而艰苦。比起在南京的安逸,自是天差地别。姓马的是不是有意支开自己呢?

    “维昌,你正年轻有为,当励精图治,大展雄才,那龙义雄是个识货的人,当年他在老蒋那边当团长的时候,曾经号称鲁西一虎,治军有方,雄才大略。这回你们俩合作,把铁网行动搞出名堂,不但总部满意,就是国府汪主席,也会高看一眼。以后自会仕途腾达。我老了,将来,就看你们年轻人的了。”马主任**着自己圆滚滚的肚皮,慨叹起来。

    “是,维昌一定按主任要求去做。”

    宋维昌不猜不透马主任心里的小算盘,但他转念一想,石山虽然比不上南京,但若能协助龙义雄搞好“铁网”计划,又将是一件大功,飞黄腾达,指日可待。他瞅着胖成球的主任,以及他身边的巨大黑皮转椅,心道:“姓马的,你就坐在这里舒舒服服地享受吧,这张大椅子,早晚会是我的。”百度一下“特工决战密营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