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特工决战密营 > 第24章 迷宫工厂
    陈榆遛遛达达,沿着曲折的山间小径,绕过那块门扇似的山壁,走向匡老伯的草屋。破破烂烂的草屋,特工们给重修了,并在后面不远处又盖了一栋石头房,给陈槿一家居住。

    草屋前面,重新栽植了好多杨树樟树,夏天雨水充足,树木长得很快,枝繁叶茂密密层层,形成一片绵延的树林,把后面的房屋完全遮蔽了。

    树林里故意移植了很多葛藤灌木,和杂草混在一起,再加上乱石深坑构成的障碍,使人寸步难行。陈榆称这片树林为“八卦阵”。树与树的空隙间,留有隐秘的小路。陈榆推开一道伪装成荆棘的门户,沿着迷宫一样的秘道,绕了进去。发现草屋前的空地上,城里的女特工腊梅来了,正坐在竹凳上帮着嫂子阿敏择菜洗菜,俩人连说带笑,腊梅轻柔宛转的吴腔说起话来叽哩呱啦象银铃一样。

    “腊梅,你好,”陈榆打了个招呼,坐在旁边一个竹椅上,舒舒服服的伸开腿靠着,“嫂子,你再给我们做两身黑大褂,肥大号的,进城穿。”

    特工们在密营里安家以后,陈槿和阿敏便成了编外的医生护士,阿敏还兼了裁缝。

    “行啊,”阿敏答应着,又问:“阿榆,你的肩膀还疼吗?”

    陈榆在滁县的劫狱行动中,撤退的时候肩膀被流弹打中,受了串皮伤,回来后阿敏给他上了药,包扎起来。但陈榆满不在乎地摇摇脑袋,“那还算个伤啊,比蚊子叮的还轻。”

    “陈榆,”腊梅回头对他说:“你可勿大意,夏日里容易感染,小心哦。”

    “没事没事,腊梅,你做什么来了?”

    “我来送信哦。”

    陈榆不再细问,腊梅亲自跑来送信,那一定是重要机密。他坐着聊了几句,便起身往屋后走去。屋后崖壁下,树林里的一块小小平地,象开了一个杂货铺,陈槿、匡老伯、阿混、阿四、鲁满仓都在这里,地上摆满了瓶子、罐子、药粉、油桶等物,大家都在紧张地忙碌。

    “工人师傅们,你们造什么呢?”陈榆大大咧咧地问道。他从地上拿起一个写着日本字的铁盒,好奇地端详,“阿混,这些洋货又是你偷来的吧?”

    “陈榆,看看,这叫燃烧瓶,”鲁满仓得意洋洋地举起一个老白干酒瓶子,“咱们从外国学来的,这玩艺儿不但能放火,而且打汽车、打坦克,都好用。”

    “很好啊,这里成了兵工厂了,照我看,用不了多长时间,咱们自己就可以造大炮了。赛过汉阳城。”陈榆满意地说。

    陈槿的儿子跑过来,拿着一节竹筒,缠着陈榆,要二叔帮他做水龙,陈榆说:“别闹别闹,看二叔帮着他们造炸弹。”

    小孩子噘起了嘴,阿混走了过来,拿过小孩子手里的竹筒,歪起脑袋琢磨,陈榆看他的模样有些好笑,眨眨眼说:“这有什么好想的,水龙嘛,我会做,里边放个活塞,前面钻眼儿,使劲推就喷水了。我们老家拿它防火。”

    阿混依旧凝神思索,边想边说:“若是前面再加个铁皮细管,就跟枪管儿似的,手柄上再加上皮条……”陈榆接口说道:“那就更好了,肯定喷得远,而且瞄得准……阿混,你放心,咱们这里失不了火的。”

    “我没想救火。阿榆,你想想,若是喷的不是水,而是掺了毒药……”阿混的话没说完,陈榆眼前一亮,惊喜地叫起来:“对对对,哈哈,我怎么没想起来,毒水枪,喷出去肯定够鬼子汉奸喝一壶的。再下它一阵子毒雨,咳,你怎么不早说呀。”

    两个人正兴致勃勃地研究水枪的制作,有小特工跑过来通知:“陈榆、阿混、阿四,项先生让你们回密营去,有任务。”

    三个人放下手中的活儿,匆匆赶回到密营里,项先生和方江正坐在大厅里的木桌旁说话。两个人都吸烟,弄得头顶一片烟雾腾腾。

    “陈榆,”项先生抬头笑道:“你的伤还没好,可又得出动了。没办法,任务急啊。”

    “我根本就没伤,”陈榆满不在乎地说:“我嫂子小题大做。”

    “是这样,”方江挪了挪自己的板凳,拿过桌上的一张草纸,“你们看,”三个人的脑袋都凑过来,草纸上,画着一张简单的示意图,是城里一个街道,其中一间房子上标注着圆圈。

    “城里的惠姐她们,一直在秘密侦察许群的下落,但始终没有得到准确消息,不过,却得知了另外一个线索,盘龙湾的孙寡妇,孙玉珠,和鬼子的一个翻译官,姓黄,勾搭通奸,黄翻译调到了南京城里,也就把孙玉珠弄到了城里居住,这座房子,”方江用夹着香烟的手指点着草纸上的图形,“就是孙玉珠的新家。”

    阿四拍拍腰里的短枪,问道:“去孙寡妇家埋伏,把黄翻译抓起来?”

    “对,”方江站起身来,“通过黄翻译,审问许群的下落。总部昨夜又来电催促了,许群身上负有秘密,若是泄露出去,损失太大。咱们一定要查清他到底是否被捕,是否已经招供。但愿……唉,若真的已经被捕,在敌人的酷刑下,只能盼望许群能够钢筋铁骨,咬紧牙关吧。”

    几个特工都沉默起来。落到鬼子汉奸手里,那无疑是掉入炼狱。尤其是21号特工总部南京站,那些家伙们折磨逮捕的敌方人员、爱国人士,惨无人道,无所不用其极,许群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呢?越想越是觉得心里没底。

    “好了,”项先生拿下嘴里的烟斗,“这次行动,你们三个去,听惠姐指挥。老方另有任务。呆会,先让腊梅给你们介绍一下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