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特工决战密营 > 第23章 砸牢劫狱 2
    此时,在大院的背后,一场紧张的挖掘行动,正在展开,方江提着个大水桶,把墙面弄湿,阿混手持着一个尺把长的尖棱锥,猛锲进石头缝隙里,用力抠出泥灰,这座房子是当年县衙的老房,造得甚为结实,丁义拿着一根铁撬棍,插入阿混抠出的石头缝隙里,用力撬动,“嘿,嘿,”泥土剥落,石块很快松动起来。

    院里的警察们,发现了后院牢房的动静,有人高喊着:“监牢,快支援监牢,”还有人喊:“打死他们,把囚犯打死。”好几个警察从各个房间里跑出来,蜂拥奔向后面东北角的牢房。

    陈榆转身“叭叭”打了几枪,一个警察回身朝他射击,“叭”的一枪从陈榆耳边擦过,一阵火辣辣地刺痛,陈榆不顾得这些,连发几枪,警察们怕死,躲在一片花坛后面,陈榆的枪弹把几只陶土花坛击得粉碎。

    阿四发现后院吃紧,将身一长,跨上墙头,蹬蹬几步,飞身也上了房顶,直登上最高处的屋脊,左手持着缴获的步枪,攻击前院,右手持短枪,攻击后院,左右开弓,一枪接着一枪,只要有警察露头,他弹无虚发,几乎枪枪命中,直把警察们打得一片嚎叫,陈榆也跟着高叫:“好,神枪阿四,打得好。”

    两个人三条枪,打得风生水起,声势就象大队人马一般。

    后面的挖墙工程,这时大有进展,好几块石头被剥落了,灰土簌簌而下,一个黑洞洞的口子,露了出来,方江向里面喊道:“出来,都出来,我们来救你们了。”

    洞口处露出两张年轻人的脸,都是面黄肌瘦,满面血痕,丁义一把拽住一个,“快,一个跟着一个,全部出来。”被他拽住的年轻人手脚并用,连滚带爬地钻出了洞口,弄了一头一脸的泥灰,本来就肮脏的身上脸上,更象是滚了烂泥塘一般。

    一个接着一个,出来了十余个人,五六个年轻人,还有几个中年人,只是没有光头的和尚,方江目光如炬,急急地问道:“谁是慈明?”

    “慈明?”一个瘦长脸的青年问道:“你说是那个和尚吗?”

    “对,他在哪里?”

    “他去局长办公室了,刚走了不长时间。”青年撇了撇嘴。

    坏了,准是慈明已经投降,方江心里着急,面上并没显示什么,他毫不迟疑地对丁义说:“准备战斗,进院搜捕慈明,阿混,你去通知陈榆和阿四。”

    阿混撒开两腿,绕着院墙跑过去,丁义抽出短枪,嘴里骂道:“这个老王八蛋,看我不剥了他的皮。”

    “先生,”那个瘦脸青年凑上来,“我们也参加战斗。”旁边的青年们,虽然个个形容羸弱,却都神情兴奋,跟着瘦脸青年说:“对,我们参加战斗。”看得出来,这帮年轻人乍脱牢笼,群情激昂,那种年轻人本身的斗志都焕发出来。

    “不,你们快撤,”方江指着胡同口,“那边有游击队接应你们,快走,到那里找一个叫‘二小子’的人,他带你们出城。”

    这时候,阿混紧跑几步,已经跑到了陈榆位置附近的院墙外,冲着房顶上的陈榆喊道:“慈明在局长室,组长命令进去抓他。”

    陈榆听得真切,二话不说,把手枪往腰里一别,“出溜”一下,滑到房檐处,两手抓住了房檐处的瓦当,身子便往下溜去。阿四大瞪两眼,一杆长枪,一只短枪,左一枪,右一枪,封锁各处敌人,给陈榆掩护,这时,阿混也爬上墙来。

    陈榆身子往下一纵,从一丈多高的屋檐上跳下来,双脚落地,一忽也没有停歇,撒腿便朝后院跑去,行动前大家早已经根据焦队长得来的情报,对警察局的内部结构了如指掌,此时陈榆毫不犹豫,一阵风般直奔局长室。

    “叭,叭叭叭,”一串子弹,朝着假山飞去,房上的阿四和墙上的阿混,举枪拼命射击,掩护着飞奔的陈榆。院里子弹溜子“啾啾”的左右横飞。假山石被打得“噼叭”爆响,朵朵硝烟,象淡蓝色的小花,绽放在警察局宽大的院落里。

    陈榆心急如火,撒开大步,几个起落便绕过一堆打烂了的花坛,冲到了一间雕花窗棂的房间面前。

    忽然,从那间屋里,伸出一截枪筒来,直朝向陈榆,陈榆脚下一拧,转了个半圈,“叭叭,”同时响起两声枪响,第一声是屋里向外射击,子弹擦着陈榆身边飞过,第二声是屋顶上的阿四开枪了,子弹尖叫着打透窗户,飞进局长室里,那个枪筒歪了一歪,又缩了进去。

    陈榆飞起一脚,踹向雕花门扇,“嘎崩崩”一阵木头断裂声,门扇被踹掉了,陈榆“忽”地带着一片风声闯进屋去。

    屋里,一个黑衣警察,捂着胳膊闪在一旁,一支大枪扔在窗台上,里面,办公桌后,一个戴着肩章的警官,脸色发灰,手里拿着一只小小的撸子短枪,浑身哆嗦,手腕不住发抖,陈榆圆睁两眼,冲他喝了一声:“放下。”

    这一声怒喝,震得屋里嗡嗡直响。

    “当啷”一声,那警官手里的短枪掉在了地上,哆嗦着身子往后直躲,陈榆没理他,目光向墙角望去,墙角处,一个身穿便衣,剃着光头的中年人,正往一只木制衣架的后面躲藏。

    慈明!

    陈榆觉得浑身冒火,他不顾得吓得直抖的警官和胳膊受伤的警察,纵身向前一扑,便揪住了慈明的衣服前襟。慈明倒是比警察还要镇定,“先生,我是他们抓来的,他们正审问……”陈榆也不答理他,右臂一轮,慈明本也长得人高马大,却毫无还手余地,身子被他揪起来轮了半圈,“噼呖叭拉”,衣架被碰倒了,又撞倒了一个茶几,茶杯水壶等物洒了一地。

    “啊,”警官和警察都被陈榆的气势吓住了,抱着脑袋尖叫。

    陈榆的手拽着慈明,象拖着一只口袋,转身走出屋来。阿混趴在墙头上,冲他高喊:“这边来,这边来,”一边拿着手枪,不住往里射击。子弹从陈榆左右飞过,噼噼叭叭打在假山石上。

    慈明知道不好,拼命想挣脱陈榆的手,却如蚍蜉撼大树,丝毫没用,陈榆的一只手象老虎钳子一样,抓着慈明的衣服,连拖带拽,一溜小跑便到了墙根下。阿混从墙上扔下一只绳子,陈榆用两膝抵按着慈明,他力大无穷,使出猩罗拳中的“膝肘功”,把这个老和尚压得“哎哟哎哟”连声惨叫,陈榆不管这些,两手胡乱一捆,把慈明象捆猪一样捆起来,“阿混,使劲拽。”

    阿混在墙头拽,陈榆在下面托举,慈明的身子忽忽悠悠上了墙头,阿混使劲一拉,慈明一边怪叫着,一边叽哩骨碌滚下墙去,“咕咚”一声摔到墙外的地上。

    这一摔,直把慈明摔得头晕眼花,浑身火辣辣地痛,他呲牙咧嘴地抬起头来,忽然看见面前站了一个人。

    这人中等身材,神色平静,手里拎着支手枪,慈明一愣,觉得有些面熟,就见这人低头问道:“慈明,烟盒在哪里?”

    “什么?”

    “那个烟盒,跛脚龙交给你的烟盒。”那人语气严厉起来,眼神象一把刀,直刺向自己,他忽然想了起来,这不是那回到白枫寺里和自己下棋的“香客”吗?他嘴里哼哼叽叽,脑子里迅速盘旋着,眼珠滴溜乱转。方江见他不回答,转身说道:“丁义,把他的耳朵割下来。”

    丁义一手持枪,一手摸出一把精亮的匕首,慈明还以为他们是在吓唬自己,谁知道丁义手腕向前一挑,刀光一闪,“嗤”的一声,慈明的一只耳朵便给挑破了,血登时流下来,慈明疼得大叫一声,身子便往后仰。

    方江厉声说道:“慈明,这是什么地方,你以为我会跟你开玩笑么?烟盒在哪里?”

    “在……广朋来客栈的马棚里,”慈明脸上血糊一片,不敢再违抗,“……喂马的石槽子底下。”他惊恐地看着面前这些人,两只胳膊慢慢挣了挣,刚才陈榆急切间并没捆仔细,慈明挣了几下,绳子便松动了。

    丁义拍了拍脑门,“嘿”了声,说道:“我去拿。”转身便飞跑而去。边跑边唠叨,“这事儿闹的,这事儿闹的。”

    方江等人也觉得有些啼笑皆非,原来,慈明被抓前,竟然住的也是那家客栈,而且那个宝贵的烟盒,就藏在丁义喂马的那个石槽子底下。

    丁义跑远了,方江命令道:“全体撤退,陈榆去接应丁义,阿四掩护。”刚布置完,那慈明却悄悄挣脱了绳子,撒腿便跑。原来这个老和尚知道后果一定不妙,因此趁着众人放松对自己的注意,拼了命飞逃,此时阿四正从房上溜下来,发现了慈明的行动,手里短枪一指,“叭”的一枪,慈明一个踉跄,跌跌撞撞地往前一扑,恰好扑进一个窄胡同里。

    “叭,叭叭,”院里,阿四撤退以后,警察们的枪声又热烈起来,子弹溜子在空中“啾啾”乱窜。方江不顾得派人去察看慈明死活,把手一挥,带着大家撒腿猛跑。

    拐过一个胡同,两个焦队长手下的游击队员正在着急,“快,快点,往这边跑。”

    跑了两条街,就见丁义和陈榆从斜刺里穿过来,丁义高喊道:“得手了。”方江点点头,没有说话,跟在游击队员身后,拐弯抹角,顺着早就安排好的撤退路线,穿过一片破乱的棚户区,一口气跑到一处城墙下。

    城墙上有守卫,但这片城墙底下有个排水的阴沟,老焦他们悄悄改造挖通了,可以通过一片杂草丛,秘密钻出城外,方江等人一个接着一个,象滑溜的泥鳅一样,顺着阴沟钻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