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特工决战密营 > 第4章 秘密训练 1
    风光秀丽的山城重庆,又称为雾都,抗战时期被称作大后方。因为地势险要偏远,日军的铁蹄,没有踏入这座迷雾笼罩下的山城。

    抗战初期,国民党军一溃千里,败向西南。各色军政机构一古脑都迁到重庆。作为国民党政府的陪都,因为大量人员的涌入,重庆,这座美丽的山城变得拥挤而混乱。

    虽然在重庆听不到前线的枪炮声,但日军对这个战时陪都并没放弃攻击,三天两头,派出飞机进行轰炸,防空警报每隔一阵便凄厉地鸣叫起来,红头的日本飞机,怪叫着从云层里俯冲下来,投下黑色的炸弹,山城便立刻淹没在烟火与灰尘里。

    军统局,由于其在战时的秘密性与独特性,大名鼎鼎,公开办公地址是望龙门的湖南会馆,但局长戴笠一般不在这里,罗家湾19号花园会馆,另有一套秘密办公室。另外,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其他军统机构,以各种名称,隐秘地分布在各个不起眼的山崖、角落、乡村里。

    这天,日军飞机又来了,四架涂着血红色太阳的零式轰炸机,发着尖利的啸员声,绕过重重山梁,在城市上空盘旋投弹,随着震天的爆炸声,尘土飞扬,火光映日,地动山摇。但湖南会馆一间矮小的偏房里,却有几个人坐在房里,在爆炸声与警报声里,一边谈话,一边填表。

    这些人没象其它机构和人员那样,随着警报进入防空洞,而是若无其事地坐在办公室里。爆炸声响起时,就停一会,响声过去了,又继续开始。

    这是一场“招聘审核”。一个叫“陈榆”年轻人正在接受军统人事部门的审核登记。主审官是一个穿军装的军统官员,他用眼睛盯着面前的年轻人,这人看上去也就二十岁,还是个毛头小伙子,外面爆炸一阵接着一阵,脚下的地面在颤抖,硝烟味充斥了半空,这小伙子脸色平静,不为所动。

    “嗯,不错,胆量是够了。”审查官点点头。

    加入军统,比参军困难得多,有好多缜密的步骤,首先是组长推荐,秘密考察,发展成“运用员”,经过任务考验,反复证明其可堪用,才能正式纳入军统系统。

    戴笠时期,军统招募的特工,往往从事敌后暗杀、侦探的职责,使命隐秘,危险极大,因此一律严格选拔。当时有个口号叫:站着进来,躺着出去。一入军统,便终生打上了“特工”的烙印。

    外面,敌机怪叫,隆隆的轰炸声此起彼伏,火光硝烟中,这个年轻人通过层层审核,正在进入军统特务系统。

    “听说,你家里还有个哥哥?”坐在桌后的审查官似乎有点累了,漫不经心地看着手里的一张表格。

    “是的。”坐在桌后的青年人陈榆体格很壮实,臂膀上的肌肉凸起着,一双黑色的眼珠象澄澈的湖水。

    “轰——”又一阵巨大的声音将谈话声淹没了。地面又在摇晃。主审官等了一会,等耳边平静下来,继续问:“你哥哥,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陈榆想了想,“这个……他就是个读书人,书读得很多,当了医生。不象我,从小就喜欢舞刀弄棒,他这人差不多算是文人,学的西医,但中医也懂一点。是个挺好的医生。”

    审查官点了点头,又问:“那么,你呢,读书多不多?”

    陈榆似是有点窘,摇摇头,“我……不多,我对书不感兴趣。”

    “那么,你武功很好吗?”主审官把表格放进抽屉里,盯着陈榆发达的臂膀肌肉。这个小伙子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强健和朝气,就象一棵挺拔的青松。

    陈榆露出自信的笑容,“怎么说呢,我觉得还行。组长当初发展我,是看中的我会武术,在乡下的时候,我摆过擂台,嗯……反正没输过。”

    “哦,这么厉害?练的什么拳?”

    “南拳、长拳、弹腿是从小就练的,我主项是陈家散手,器械练得最多的是刀和鞭。另外,学过两年西洋拳击和猩罗拳。”注:猩罗拳即现代的泰拳,注重实战,肘功和膝功称霸世界

    “好了,”审查官放下手中的表格,站起身来,“真他娘的麻烦,可恶的敌机,等一下……陈榆,现在我正式通知你,经你们组长推荐,现吸收你为军统特工组成员……他奶奶的……”

    “轰隆隆……轰隆隆……”

    “……好了,敌机大概是滚蛋了。有件事情要告诉你,马上要办一个短训班,抽调的是各个行动组的精英,准备一项绝密行动,从人员到内容,都要绝对保密。”他从抽屉里拿出另一张表来,“你带这张表,马上去沙坪坝报到,有人送你去。”

    “是。”年轻人站起来打个立正。

    “记着,从现在开始,你的名字,去向,任务,都是秘密。不准向外人透露半字。身入江湖,山高水深。值此乱世,我辈当舍生取义,杀身成仁,以报效党国。”

    “是。”

    沙坪坝是个小地方,并不起眼。军统秘密监狱就设在这里,距监狱的围墙不远,有一个不起眼的小院子,平时大门紧闭,少有人出入。看起来清清静静。

    若是走入院内,就会发现里面并非普通住房,而是个挺宽阔的礼堂,厚重的石墙足有一米宽,别处的建筑在敌机轰炸下,倒塌损毁甚多,但这座坚固如堡垒的礼堂却岿然不动。

    礼堂内部,呈现着与穷困时局不协调的奢华,陈设着奢华的吊灯、沙发以及电影投影设备,被四周厚重的窗帘遮蔽着。战时,军统短训班的室内课堂就设在这个隐密而奢华的地方。

    培训,往往是为了执行某项特定任务而开办,军统的任务,多数是秘密,而陈榆参加的这次培训,是绝密中的绝密。他按照教官的安排,带着年轻人特有的热情,全身心地投入了培训。

    培训班里,陈榆学习擒拿格斗,跑步体能之类,如鱼得水,众学员对他的武功大为惊叹,陈榆南拳北腿都极为精湛,格斗训练时,好几个教师与学员同时上阵,也不是他的对手。常常被他秋风扫落叶一般撂倒。

    “陈榆,你打架输过吗?”一个叫段阿混的同班学员惊叹道。

    “嘿嘿,没有。”

    段阿混长得瘦小枯干,站在陈榆面前就象个病秧子,他有个外号叫“君子侠”,陈榆本以为这是称赞美德,后来才明白是揶揄,段阿混当过小偷,有妙手空空的本事,小偷的别称是“梁上君子”,阿混行窃时神出鬼没,本事超群,才被冠以“侠”字。

    陈榆武艺虽好,但是对于其它射击、智取、破译等技能,则成绩甚差。同宿舍一个绰号“鬼难拿”,名叫丁义的同学对他说:“陈榆呀,知道你为什么打枪老脱靶得零蛋吗?”

    “为什么?”陈榆自己也很苦恼。

    “这里有个分教,”丁义一副神秘的模样,瞪着眼睛胡侃:“在阴曹里,城隍或是判官拿着铁笔断案,都是看人下菜碟,有取有舍,铁笔一挥,便决定了你的命。”他看陈榆没听明白,眨眨眼睛又接着乱侃,“对了,陈榆,你听说过鬼选宝的故事吗?大鬼小鬼来选宝。”

    “没有。”

    丁义的神情煞有介事,“在丰都鬼城里,有各种珍宝呀,人都没见识过的。那地府里的大鬼小鬼,精明得很,他们凑在一起选宝,只看宝的一面,从来不象人一样贪得无厌,追求十全十美。然后放在鬼秤上称一称……”

    丁义说起这些鬼话来,没完没了。陈榆却是越听越糊涂。旁边的阿混打断丁义,对陈榆说:“你别听他乱侃大山,他这个人,就是没边没沿,满嘴鬼话,你的射击,还是因为要领没掌握好,你没基础,得慢火候多练习,就象开水里取胰子,练它成百上千回,手法就纯熟了,出手似闪电。”

    丁义嘿嘿一笑,摇头晃脑地说:“我的意思是,陈榆武艺太好,老天爷也得有取有舍,不会让他面面俱到,样样精通。打个比方,就象地狱里的十殿阎罗,各有特色……”

    “得了得了,你拉倒吧。”

    训练进行了一周,进行测试,教官出了题目,陈榆、丁义、阿混一组,任务是夜攻,晚上去摸一个暗哨。

    摸哨几乎是特工最基本的必备功夫,但陈榆三个人出师不利,还没爬到哨兵跟前,便被发现了,一阵警铃大作,宣告行动失败。另一组有个叫“吕和尚”的学员,却是马到成功。他得意洋洋地对陈榆等人说:“怎么样?服气不服气?”

    “服个屁,和尚,你到底是怎么蒙混过去的?”丁义问。

    “我找了身军官制服,大摇大摆地走到哨兵跟前,装作是查岗的,就这样,成了。”和尚摇着大脑袋,嘻嘻笑着说。

    阿混不太相信,吕和尚喜欢吹牛,大话流星没准头。他眨巴眨巴细眼睛,拉着陈榆和丁义,来到操场,坐在木马上,将脑袋凑在一块儿商量计策,陈榆说:“下回,咱们分分工,你们两个掩护,我悄悄爬到跟前,一跃而起,攻他个措手不及,这叫迅雷不及掩耳。”

    阿混蹲在地上,用一根树枝画着地形,“我琢磨了一下,这回测试,是要考核咱们对地形的利用,还有人员的配合,你们看,咱们要摸的这个哨,地形开阔,十丈以内没隐蔽物,陈榆,你动作再快,也不好接近。上回咱们就是吃了配合不好的亏。”

    丁义摸着下巴咂了咂嘴,“要是前后夹攻,互相掩护,应该能端掉岗哨,可是就难免被敌人提前发现,引起动静太大,那个讨厌的警铃再乱叫起来,又不符合要求了。”

    “问题就在这里,”阿混说:“冲击哨兵,凭陈榆的身手,能作到迅雷不及掩耳,但是最主要的难题,是怎么掩护。”

    议来议去,苦无良策,丁义摇头晃脑,“可惜呀,咱们不能变成无形鬼,或是蛇精狐仙,把哨兵给迷住。”

    阿混忽然一拍脑袋,“有了,阿义,变鬼你没本事,但咱们可以找个其它东西替你变鬼。”百度一下“特工决战密营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