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向天借个丹田 > 第38章.早就被看穿了
    秦天虽然很想要这个机会,不过他心里清楚,如果没有江潮的话,他们姐弟俩或许早就死在了灵海岛上。而姐姐又从小就倾心于江潮,所以,这个机会他二话没说就让给了姐姐。

    秦乐珊感激的看了弟弟一眼,但并没有急着说什么愿望:“在说这个愿望之前,我能不能先问几个问题?”

    青年首领微笑点头。

    随后秦乐珊便问道:“如果我想让灵海岛上的某个人现在就回来,这个愿望是不是无法实现的?”

    “你觉得呢?”青年首领没有正面回答,反而将这个问题抛回给了秦乐珊。

    即便如此,秦乐珊也大致知道了青年首领的答案。这家伙既然让手下把他们带到灵海岛上,肯定是有他的目的,不可能会接受她的这个愿望。

    秦乐珊点点头,又接着问道:“那我这个愿望可以自己不用留给其他人吗?”

    青年首领微微颔首:“既然我给了你这个机会,那怎么用就是你说了算。不过我要提醒你,灵海岛上的危险你们可都是知道的,你想留的人,最后不一定会有幸得到你给的这个好处。”

    “我相信他一定会回来的。”秦乐珊显得很是确信,在她看来,江潮都能够把他们姐弟俩给送回来,那没有了他们俩的束缚,回来只会更加简单。

    如果她知道现在的江潮,实力全都来源于这个芯片的话,那或许她现在就会把机会给用掉,让这个首领不要收回江潮的芯片。不过不打紧,她把机会留给了江潮,到时候江潮自己也会提出这个愿望的。

    “你所说的人,就是送你们姐弟俩回来的那个江潮?”青年首领始终带着微笑,也看不出他是如何看待秦乐珊的。

    秦乐珊点点头,本想再多说些什么,只可惜青年首领并没有给她机会。

    青年首领站起身来,再次一挥手,身后的椅子便消失无踪。随后朝着后方喊道:“云雾,送他们回去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得去办点事情!”

    青年首领话音刚落,整个人便消失的无影无踪。然而让秦乐珊姐弟俩傻眼的是,他们根本就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的真气波动。就在姐弟俩好奇青年首领是如何做到的时候,一个头发和胡须皆为花白的老者缓缓走向了他们。

    “两位是东大陆边水城的秦家之人吧?”云雾双手背负,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笑看着两人。

    姐弟俩面色惨白的点了点头,此时他们俩已经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这个云雾他们倒是可以感受到真气波动,但却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境界。单单是站在云雾面前,就让姐弟俩双腿发软。

    这还是云雾没有释放威压的情况下,但凡拿出一丝实力来,都足够让姐弟俩当场命丧黄泉了。

    “为了不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老夫只能将你们俩送到边水城外的荒野之处,没什么问题吧?”云雾说话还算客气,毕竟首领亲自交代过,每一个顺利出岛的人,他们都要以礼相待。

    姐弟俩依旧只能点头,随后,就看到云雾伸出右手,白袍一挥。下一刻,姐弟俩就骇然发现自己身处边水城外了。

    等到云雾离开后,秦天的双腿依旧止不住的哆嗦:“姐,你听出来没有,那个云雾就是灵海岛上负责解说的那个人,他的实力也太恐怖了。”

    秦乐珊也好不到哪去,毕竟实力的差距太过悬殊了:“废话,我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不过那个首领是谁,他怎么连一丁点的真气波动都没有呢?”

    “管他呢,你没听他说吗,他连神都不放在眼里。说不定人家的境界,就算有真气波动,咱们也感受不出来呢?”秦天深呼吸了几口,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姐弟俩互相搀扶着边说边往城内赶去,若是被外人看到,兴许会误以为他们受伤了呢。

    此时身在灵海岛上的江潮,看着安能道:“你不会怪我把芯片都给了他们吧?”

    “江兄哪里的话,我这条命都是你救的,几枚芯片算的了什么。”安能摆摆手,打心底里不在意。

    没有了秦家姐弟,江潮说话也方便了许多:“你是不是很好奇,我是怎么从东方二日他们手中逃脱,并且还带回了三枚芯片的?”

    安能立刻点了点头,要说他不好奇,他自己都不相信。

    “其实我的真实实力是聚灵中期,而他们每个人拿着五枚芯片,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也就只有聚灵中期。你也知道,我有踏云步,所以才能够从他们三人手中夺取到芯片。”江潮笑着解释道。

    “江兄只带回来三枚芯片,也就是说江兄你并没有杀了他们?”安能不确定的询问,按道理说,江潮要么就只身回来,要么就把对方的芯片全都纳为己有。只带回来三枚,那很有可能是对方主动给的,江潮并没有下杀手。

    江潮摇摇头:“他们的芯片数量你也看到了,而且他们又认识我。如果我下杀手,那他们让其中一人离开灵海岛,去报复江家怎么办?”

    安能顿时恍然,江潮的顾虑相当在理。无论怎样,也不能因为自己而害了自己的整个家族。

    “不过江兄,你的真实实力为什么要瞒着秦姑娘他们呢?”安能很是好奇的看着江潮,也不知道江潮这么做究竟有何用意。

    “唉...”江潮长长的叹了口气,苦笑着轻轻摇头:“实际上,有些秘密我没有告诉乐珊。并不是我不想告诉她,而是不能告诉她。万一日后等我回去后拒绝了她,她因此记恨上我,那这个秘密或许会给江家带来麻烦。”

    “你是指你没有丹田的事情?”安能想想也对,正所谓爱之深恨之切,女人最容易恨上自己所爱但又不爱自己的男人。有些时候,确实不适合毫无保留。

    江潮顿时瞪大了眼睛:“你看出来了?”

    安能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其实,从你把我救醒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不过我知道,这是你的秘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也不好乱打听。况且你又救了我的性命,我就更不好多问了。”

    “虽然我很好奇,你没有丹田是怎么还能够使用真气的,不过既然你不说,那肯定有你自己的顾虑。我不是个藏不住话的人,既然江兄你救了我的性命,那我自当铭记于心。就算江兄你什么时候要了我的命,我也不会用江兄的秘密来做文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