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向天借个丹田 > 第21章.难以抉择
    秦乐珊好像也发现了江潮的尴尬,以及自己把话题给说死了。于是主动开口道:“你为什么一见到我就要跑?之前你没认出我,我不怪你,但你现在明知道我是谁,干嘛还要躲着我?”

    “我...”江潮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屁话,他把人家的小队害的团灭了,他能不跑吗?只不过,秦乐珊说他躲着她是什么意思?

    “你为了躲着我,连学都不上了。八年多了,你就那么讨厌我吗?”秦乐珊语带幽怨,神色也变的有些激动起来。

    江潮愣了愣,躲着?讨厌?这话从何说起啊?

    不经意的,江潮的思绪就回到了八年前。印象中,那个整天缠着自己,一口一个江潮哥哥的小丫头。这算是他童年中,走的最近的一个小伙伴了。

    但是由于那次意外,他在江家被软禁了八年多,以至于这小丫头误以为是自己刻意躲着她。其实他早就忘记那个小丫头了,他的记忆中,除了无聊就只剩孤单了。

    此时听秦乐珊的意思,该不会是这丫头看上自己了吧?

    “你为什么不说话?”秦乐珊再次追问。

    “我...”江潮想了想,还是决定半真半假的解释一下:“我没有躲着你,我八年前因为意外,修炼的时候走火入魔了,后来一直在养伤,都未曾离开江家半步。直到前不久我才彻底痊愈,但还没等我出去活动活动呢,就莫名其妙的被带到这里了。”

    江潮说完后,又仔细端详了一下秦乐珊。还真是女大十八变,以前的那个小丫头是多么的天真烂漫,怎么现在变的这么妖娆妩媚了?

    说实话,如果秦乐珊还是以前那样,或许江潮也不介意多和她接触接触。但江潮对那种妖媚女子,实在是没什么兴趣。

    可他骨子里却又是最无法接受别人误会他的,所以就算他对秦乐珊没兴趣,他还是要解除这个误会。

    听到这里,秦乐珊顿时一喜,不过下一刻就又变成了埋怨的口吻:“你走火入魔了怎么都没听伯父说起过,每次我去江家找你,伯父还都说你不想见我。”

    “乐珊,你是秦家的长女,有些事情你应该能够明白。”江潮苦笑道,这丫头在知道实情后,居然直接就埋怨起自己的父亲来了。

    “也对,你是咱们这一辈中修炼天赋最高的,也是江家的希望,伯父确实不好对外公布。”秦乐珊想想也就释然了,随后脸上挂着笑容站起身来,来到江潮的身边,一把挽起江潮的手臂:“江潮哥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弟弟秦天。”

    既然误会解除了,那她也没必要再继续埋怨江潮,称呼又变成了以前的江潮哥哥。

    “原来是你弟弟啊,我还以为是...”江潮刚一开口,就觉得话有些不妥,硬生生的把后面的话憋了回去。

    看着眼前的白面小生,江潮只能在心里苦笑。这秦天的模样,像极了戏文里的小白脸,估计谁看了都得误会。

    “以为是什么?哼,我告诉你,我...咦...”秦乐珊刚准备数落几句,忽然发现了江潮头顶上的那颗球:“那是什么?”

    “这个是...”江潮说着便把这球的来历以及情况说明了一下。

    秦乐珊听完后,皱了皱眉:“这样的话,岂不是我们收集的芯片越多就越危险?”

    “确实是这样,但我们也没有办法啊。难不成我们不收集芯片,从此永远留在这灵海岛上?”江潮对此也很是无奈。

    “要是有江潮哥哥你陪我的话,留在这岛上也无妨。”秦乐珊脸颊一红,有些羞态的看着江潮。

    “算了吧!”江潮顿时哭笑不得:“你也不是没看到,这灵海岛上可不是只有其他修真者这一个威胁。那些猛兽和异兽的威胁更大,在这岛上生活,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变成了猛兽的口粮!”

    江潮知道,既然彼此碰上了,而且误会也解除了,那多半以后就要和这姐弟俩一起行动了。江潮的内心深处是不太想和秦乐珊有什么纠缠的,他对秦乐珊并没有那种男女之情,最多只能算是认识并且关系比较好罢了。

    但眼下的环境又不得不让他和这姐弟俩一起,就算明知道这样做会让秦乐珊更加误会,他还是要这么去做。而且还不能和这丫头说出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那样的话估计他还得落单,这还真是让人难以抉择。

    秦乐珊被江潮这么一说,也显得有些尴尬,于是便换了个话题:“对了江潮哥哥,怎么就你一个人?其他人呢?”

    江潮知道秦乐珊说的其他人指的是谁,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我们的临时同盟被异兽袭击了,我被异兽抓走了。”

    秦乐珊吓了一跳,连忙上下打量起江潮来:“你没受伤吧?”

    “说起这事来,我到现在还觉得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呢!抓走我的异兽,不仅没有杀我,反而还给我果子吃。”江潮也不知道秦乐珊会不会信,说实话,如果不是他自己亲身经历,换做是别人对他这么说,他是断然不会相信的。

    “不会吧?异兽给你果子吃?难不成抓走你的那个异兽,是食草的?”秦乐珊虽然相信了江潮的话,但她无法理解那异兽为什么会那么做,她也只能如此去想了。

    “怎么可能!”江潮被秦乐珊的想法给逗笑了:“你在这灵海岛上啥时候见过食草的猛兽或者异兽?把我抓走的,可是虎彩电貂。”

    秦乐珊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的神情溢于言表。

    江潮也不想再多说这事,他自己都还是懵圈的呢,又怎么可能详加解释:“不说这个了,你们俩为什么坐在这里?”

    “我弟弟的脚被恐龙咬伤了,我带着他才到这里不久,想着能不能先在这里疗伤呢。”说到这里,秦乐珊的情绪明显有些低落。因为她知道,在这灵海岛上,如果一个人受伤了,那么多半是活不下去了的。

    疗伤这种原本应该很轻易就能办到的事情,在这灵海岛上却变的难如登天。不说还会不会再碰到猛兽异兽,就其他修真者这一条,就不可能让他们在同一个地方待太长时间去疗伤。其他修真者若是看到了一个伤者,绝对会毫不犹豫的上前斩杀夺取芯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