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高俅不踢球 > 第九章 唇枪斗舌剑
    一曲《琵琶行》,本来按着高球原本的嗓音来说,想要唱出来还是比较困难的,因为里面不仅仅是各种起承转合,更有仿照女生吟唱的部分,一般的糙汉子想要唱这种歌曲实在是不太可能。不过现在的高球依然是个五六岁的小孩子了,声音或许变得稚嫩了,可是也多了更多转圜的余地。

    在开始了一段柔声的吟唱之后,紧跟着在移船相近邀相见这句的时候开始变换手法,开始慢慢有了节奏感,其间半吟诵的部分,虽然略显枯燥,但是有稚嫩的嗓音打底,高球也把这部分给圆润地滑了过去。最后重复了一遍江州司马青衫湿之后,高球那滑落的右手没有再次抬起来,显然已经宣告了落幕了。

    出乎预料的,这首《琵琶行》过后,效果竟然比刚才的《蜀道难》还有所不如。刚才最起码底下的那些富商打扮的人还在争执,可是现在等高球将斜抱着的琵琶重新放正之后,现场竟然没有一丁点的动静。这极其诡异的寂静与远处喧闹的街市立刻就形成的鲜明的对比,而在远处游玩的行人也开始察觉到了高台这边的异样,开始往这边凑了过来,明显有看热闹的意思。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也许是一秒钟,也许是一分钟,也可能是十分钟。

    沉寂的人群之中突然响起了一声炸雷,“好!这样的曲目理该拿第一啊!”

    “就是啊!第一!第一!第一!”

    一大群被歌曲感染的人外带着一群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人开始附和起来,声音喧嚣,竟然隐隐有遮掩整条街的倾向。

    “静一静!静一静!”刚才与那位苏夫人有过争吵的中年男子站了起来,抬起手来虚空压了两下,紧跟着朗声道:“不管是第一也好,第二也罢,总也要等其他人演奏完成才行,不然现在就定下来,一会有了更优秀的演奏者,我们该怎么办?”

    “李大老爷,此言似乎有些不妥吧?”

    苏夫人站起身来,竟然比这位姓李的中年男子还要高上了那么一分,居高临下,气势自然也要更加强盛了。

    “苏夫人!你不要无理取闹!我所言哪里有不妥的地方?你休要在这里胡搅蛮缠!”

    面对着处处压自己一头的苏夫人,李姓的中年男子脸上明显有些不悦,不过似乎有所忌惮,所以也没有把话说得太难听了。

    “胡搅蛮缠?胡搅蛮缠的是你李大老爷吧?咱们刚才怎么说的?只要这位小公子能够再次演奏一曲,那么优胜便是他的。”苏夫人说道这里,目光扫过了高球的面庞,“且不说这位小公子已经再次演奏了一曲,但是这第二曲《琵琶行》,便可以当做是上佳!再加上小公子尚且年幼,我想今日到场之中的人里面,没有任何一个人比这位小公子更适合拿第一了吧?”

    “你胡闹!他尚且年幼不假,但是操持琵琶的手法却是离经叛道!就凭这一点,就算是演奏的再好又能怎样?我不承认!”

    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李姓男子与苏夫人对着争辩起来,虽然说理由很是牵强。

    “哼!我看是你舍不得那几块破砚台吧?哼哼!每年有活动的时候你都会拿着你的那几块破砚台做噱头,可是年年你都说没有人能够赢走。我看不是没人能够赢走,只是你不想守信用罢了!”

    苏夫人明显不是一个好欺负的妇道人家,几句话句句都戳向了对方的心口。

    李姓男子脸色一阵涨红,不用再过多解释,在场的人只要是稍微动下脑子,也能够猜到这位苏夫人所说的一切全部属实了。一时间,众人看向李姓男子的目光之中多多少少都掺杂了一丝不屑。

    “你……你……”李姓男子显然是被逼迫得有些急了,气息紊乱的他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紧跟着恶狠狠地说道:“我呸!什么演奏的好!还不是这曲《琵琶行》说中了你的身世!你这个……”

    没等李姓男子说完,苏夫人已然满脸愤怒,挥手抽向了对方的脸颊,“你混蛋!”

    啪的一声过后,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了,包括这位苏夫人在内。

    本来苏夫人出手的速度并不快,按着高球的估计只要是脑子没有问题都应该可以闪开的,可是这个姓李的男人显然是被气昏了头了,竟然完全没有想到要躲避,然后就被一巴掌扇在了脸上。

    “你……你……哼!”

    脸面已然丢尽了,李姓男子也知道不好收场了,犹豫了一阵之后,紧跟着转身就要离开。

    “等一下!要走可以,把砚台留下!”

    已然撕破了脸面,苏夫人干脆就坏人做到底,将话给说死了。

    “你……你……好!给你!”

    李姓男子显然是没有料到苏夫人会做得这么绝,气氛之下,直接从一边的活计手中抓出了一块砚台,随后狠狠地掷在了地上。

    砰的一声,砚台摔在了地上,紧跟着裂成了两半。

    “你……”

    没有想到对方做得如此过分,苏夫人也愣在了当场。

    米店的老板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种地步,赶紧起身拦住了想要招呼伙计的苏夫人,“苏夫人,息怒!息怒啊!”

    “哼!出不起就不要出来装大头!”苏夫人狠狠地瞪了李姓男子的背影一眼,随后转向了高台之上的高球,满含歉意地说道:“这位小公子,抱歉,是在下失态了。”

    “没事!没事!”

    高球的脑袋摇得像卜楞鼓一样,生怕对方也冲自己发火。

    都说女人不能惹,看来哪个年代的都一样。

    “这样吧!他姓李的做人有失厚道,我却不能和他一样。这位小公子……嗯~~~,这个,想容,出来!”

    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苏夫人自然要开始收拾残局,而收拾残局的方法,却是出人意料的。

    一个跟高球差不多年纪,五六岁的小女孩从苏夫人的作为旁边怯生生地露出了头,犹豫了一小下之后,才慢慢地从椅子旁边走了出来,来到了苏夫人的旁边,轻声唤道:“夫人!”

    “以后,你就去服侍这位小公子吧!”

    苏夫人玉手一挥,送出了这场活动今晚最为贵重的奖品。

    高球往台下看了一眼,立刻就跟这个小女孩四眼相对,紧跟着脸上露出了一个苦笑,自己现在都是在抱苏轼的大腿,这又带回个小女孩是怎么回事?之前米店的老板说有勾栏人家过来参与,没想到竟然是面前的这位夫人,真是让高球惊呆了。

    其实,也是高球不清楚状况。

    苏夫人,本名苏小卿,庐州人氏,因为家境贫寒所以落到了卖艺的地步。当然,卖艺不卖身,古来女子这样的也是有不少。后来苏小卿与一个书生有了好感,甚至已经到了私定终身的地步,可是书生却在一次外出自后再也没有了音讯。苏小卿立誓要等着书生回来,可是她的母亲却暗地里将她卖给了江右的茶商冯魁定。婚后冯魁定又活了五年,然后在一次外出采办茶叶的时候遇到风浪淹死在了江水之中。

    靠着冯魁定留下的家产,苏小卿本就可以衣食无忧了。可是因为自己的遭遇,苏小卿决定从事勾栏事,靠着自己的力量来帮助那些本就不幸的女子。又因为想念自己的情郎,所以才千里迢迢来到了汴梁。

    或许是从高球的身上看到了那个文弱书生的影子,也有因为《琵琶行》而生起的感伤,所以苏小卿才会如此一反常态,与那个李姓男子起了争执。

    至于这个被苏小卿送出来的想容,其实全名是花想容。本就是一个被苏小卿收留的孤儿,因此也就没有什么太多的顾忌了。

    就像是做梦一般,高球与被送到了高台之上的花想容手拉则受,满脸呆滞地走下了高台,回到了苏轼的身边。

    本以为苏轼会对自己有所不满,高球也已经做好了再次卖萌打滚的准备,可是到了苏轼身边之后,却发现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头了,那个叫做刘挚的真满脸铁青地看着苏轼。

    “好啊!好啊!好一曲《琵琶行》啊!是子瞻你教给他的吧?”

    刘挚满脸的阴鸷,面对着苏轼,似乎随时都要动手一般。

    而苏轼自然是满脸的不在乎,**了一下高球的小脑袋瓜儿之后,满脸不屑地说道:“是又如何?”

    “你很好!好得很啊!”

    刘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恶狠狠地瞪了苏轼一眼,紧跟着转身走了。

    一边的文彦博这个时候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颇感无奈地开口说道:“唉~~~!你们两个,何必呢?”

    说完这话之后,文彦博也紧跟着起身离开了。

    等文彦博离开自后,高球才突然间想起来,《琵琶行》可是白居易所作,用来揭露官僚腐败、民生凋敝等丑恶现象,进而表达自己被埋没的愤懑之情。换而言之,这首长篇叙事抒情诗是被贬谪的人抒发自己不满的!

    而苏轼,恰恰就是经常被贬谪的那个人!百度一下“高俅不踢球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