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674章 陆帅篇226满天星语
    一年后,星语携渝儿和囡囡及其一众随从家仆回到了蜀南。

    西南司令官邸主楼重新翻修后改成了宴请和大型会议楼,主楼周围之前的那些繁琐花坛等等全部拆掉修成了白色石柱和喷泉,完全让整个官邸变成了中西合璧的别院模式。星语回来后依旧住在东院,正好和曾经某人不要脸时翻墙爬树蹲屋顶调戏星语的那小杂院用长长的抄手游廊链接起来,游廊的顶部全是紫藤、打碗碗花等等藤蔓华腾捧起的花藤长廊,两侧是蜿蜒崎岖的荷

    花池和竹林。

    那小小的小院被某人修建成了一个两层的玻璃透明体的花房和书房、茶室等等休闲场所,被陆玉森给起了个非常文雅的名字叫“满天星语!”

    如此诗意但又看似简单易懂的名字,太多人不懂得里面的意思,就连星语回来后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时候也没完全懂得它的真实含义,而唯有一个人懂,那便是此处的缔造者,陆玉森了。“满天星语”和他们的“东院”在那华腾游廊的两个尽头,从“东院”到“满天星语”到处都是各种颜色的满天星和打碗碗花,而蓝色满天星居多,这两种看似最不起眼最不值什么的花儿却是陆玉森极喜欢的,而

    了解陆玉森和星语这一路走来的人都知道打碗碗花也是星语喜欢的,可这满天星是几个寓意来着,似乎没几人看得懂司令这份心思的。

    起初星语也问过陆玉森为什么要种植那么多满天星了,陆玉森直接反问她,“怎么,你不喜欢本帅的这份心意?”

    星语被某人打败,只好投降,她哪里有不喜欢了,只是之前从来没注意过在花草中被当做陪衬的满天星而已,没想到很多颜色的满天星堆放在一起竟然会有如此美的效果。

    这天,天气甚好,星语安顿好渝儿和囡囡后去了“满天星语”竟然发现陆玉森在“满天星语”书房里办公。

    某人透过玻璃墙面已经看到了姗姗而来的星语,朝着她招手示意她进来。

    星语推门走了进去,“你今天怎么躲这里来了?还以为你去军部了。”陆玉森竟然摆了个撩人的姿态,单胳膊肘撑在书桌上扶着额头,侧脸看向门口的女人,那眼神里的灼灼光芒看的星语不由就脸红心跳,虽然俩人现在都有了囡囡,可那坏人的目光简直让星语无力招架,这

    或许也是这妖孽整天桃花满天飞的缘由之一吧!

    星语随即计上心头,“你当时怎么就没想着给这地方种几棵桃树了?”她还惋惜的摇了摇头。

    陆玉森怎么就看不透这女人的那点小心思了,挑眉,“你喜欢桃树?那还不简单明天就命人种几棵便是。”

    星语气的瞪眼陆玉森,转身故意看着门口那些五颜六色的满天星欣赏,悠悠开口道,“不是我喜欢,而是我觉得桃花比较配得上你。”

    这陆玉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毫无声息的走到了星语身后,那得意的眉眼和唇角全是幸福而宠溺的笑意,将星语从身后环住,紧紧圈在怀里,“这又打破那家醋缸子了,嗯?”

    “呀!”星语一个反弹想挣脱出陆玉森的怀抱,可她哪里是他的对手了,除非他故意输给她。

    陆玉森就是不打算放过她,脸压得极低,几乎是咬着星语的耳廓,那熟悉的气息全都喷薄在她的脸颊和耳颈,“嗯?本帅问你谁家的醋坛子打翻了竟然这么大的醋味?”

    星语扭捏,“你个坏人放开我了,外面那么多花匠和丫鬟在了,被他们看见了多丢脸了。”

    陆玉森继续自己的事情,“本帅就是要让人都看看本帅和自己女人偷偷摸摸的样子才好。”

    星语无语望天,“你简直变态~”

    陆玉森咬星语的耳廓,“你又不和本帅办婚礼,又不光明正大的嫁给本帅,你说我们这不得偷偷摸摸还能怎样?”

    星语立马严肃了起来,“原来你是因为这个故意报复我的呀?”

    “嗯,本帅必须让人看到你有多坏,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勾引本帅。”

    星语简直被这个男人打败了,“你非得要逼着我和你举办一场婚礼不可么?”陆玉森也恢复了严肃但是他的手底下并没放过心语,“一年多了,你说不回来,我就由着你了,现在回来了可你又不愿意和我举行婚礼,你说说看,我们这样子算是怎么回事?你让外界怎么看我们之间的关

    系。你让你大哥和母亲如何做人?”星语敛下眉眼,“再过两年吧!两年后夫人三周年就过了,我们那时候举办婚礼才不会让世人说闲话,也不会有人说你薄情寡义,你要明白渝儿终究会长大,他终究会知道一些事情的,但是那个时候他所知

    道的真相并非事实,毕竟这个世道变数太多。”

    陆玉森不悦道,“难道本帅做的还不好么?要怎么才算是对她仁至义尽了?非得跟她一个死人耗着么?”星语一个大幅度转身便挣脱了陆玉森的控制,两人面对面而立,星语摇头,“不是和她耗,而是我们要和自己耗,你要清楚这西南,这陆家日后都是渝儿的,你敢保证他懂事的时候就完全不会接触外界?不

    会受人挑唆?我们尽力就好,不要让他日后握住某件事的把柄戳你陆玉森的脊梁骨。我不想看你们父子反目成仇的那一天。”陆玉森的眸子暗了暗,星语抬手阻止他说话,而她继续说道,“虽然,孙家看似没什么人了,可这到底还是有那么多孙氏家族的后裔流落各地,还有那么多你的死对头的后裔们,任何一个旁观者说出的话,

    即使是假的,是捏造的都胜过于你和我的一句真话对于一个刚刚懂事的孩子的影响。”

    陆玉森深深的呼了口气,双手捧住星语的脸,“你难道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委屈吗?”

    星语摇头,抬手握住陆玉森的手,笑的亦如这漫天星似的让陆玉森眼眸都璀璨了更多。“不委屈,只要和你和渝儿、囡囡都好好的平安的在一起生活就是最幸福的,何来的委屈?婚礼,只是给外人看的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