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663章 陆帅篇215他的女人就是这么与众不同
    星语从二楼窗户跳了下去,程铮的人都在附近埋伏,直接被程铮车上车子呼啸而去。

    半个时辰后满街道都是尖锐的警察口哨声,集合救火的声音,街道两侧都是看热闹的群众。

    此次星语他们搬家的地方是东方斯辰的那位德国朋友的太太亲自给安排的地方,搬家的车子出了之前的院子后才得知地方的,所以对外是更加严密。

    七天后,孙继尧才得知刺杀,抓获星语和囡囡失败,他的人全部被灭。

    这次,算是彻底激怒了孙继尧和他的同伙黑龙商社的人,可他们根本调查不到此次火灾有和星语他们有干系的半点证据,波城警方的判定结果是厨房起火导致爆炸,所以,属于意外火灾。

    唯独抢救过来的一个伙计可以作证,他从外头送货回来看见老板夫妇已经倒在了火坑里头,便打了电话报警后就开始扑火救人,可是火势太大,等警察过来后他自己也晕倒在了火堆里。

    那边,孙继尧直截了当对孙文君放了话要她摆平孙家的事情,不然她那总司令夫人能否坐稳没人能够替她保证,而孙文君现在被夹在了娘家和陆玉森中间。星语和囡囡在波城遇到危机,她不但没惊动陆玉森也没惊动大哥,自己和保镖队长将事情处理了个干干净净,这让陆玉森怎么能够放得下来心,可他确实走不开,也担心自己被盯上,那就等于星语被盯上

    了,这才换了地方,便也放弃暂时漂洋过海的打算。

    可是让陆玉森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既然此事和孙继尧有关系,那么他们孙家是怎么得知星语和囡囡的?

    这个问题查起来不难,可难的是查出来后怎么办?

    陆玉森让张子遥去查此事,虽然如此事情让张子遥去查有点大材小用了,可只有他是他最放心的。

    可张子遥告诉陆玉森的是,“根本不用查。”

    陆玉森蹙眉,“你这话什么意思?”

    张子遥点了烟,和陆玉森对望着,“那我问你,星语和囡囡的事情你有没有对夫人提起过?”

    “没有。”陆玉森回答的很快,他本就没有在孙文君面前提起过星语和女儿。

    陆玉森语落这才看向张子遥,“你这话什么意思?”

    张子遥吞云吐雾,“本来不打算跟你说这事儿的,星语不让我说,但是现在不说不行了,这些人果真以为我们手里的枪是用来吓唬那些弱势群体,作威作福的么?”

    陆玉森挑眉,“当然不是,所以,我的副司令,说重点。”

    张子遥敛了敛眉眼,“孙文君给星语发过电报,要求她跟你说情放过孙家。”

    陆玉森的脸上瞬间染上了一层寒意,“星语没答应?”

    张子遥颔首,“她不但没有答应,连给孙文君的电报回复都没有。”

    陆玉森忽然缩了下瞳孔,“星语那边的事情你一直都知道?”

    张子遥这个时候了当然不敢再骗某人了,“是,是星语她不让我告诉你的。”

    “你个混球。”陆玉森只要遇到跟星语的安危有关,那什么风度都木有了,脏话、粗话连篇。

    这么简单的一个思路串起来,这孙家也是狗急了跳墙的节奏,他们根本就没想过后果吗?

    孙文君还不知道大哥在处理东方星语和那个小野种的事情上具体出了什么岔子,她现在也是众矢之的,不敢轻易容府邸的电话往外面打,电报那得更加谨慎了。

    就是不用西南军的电报机,她这总司令的夫人总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去用电报局的电报机给大哥他们发电报吧!

    好在星语和囡囡没事,也转移了新的住所陆玉森也放心了下来。

    不愧是他陆玉森的女人,虽然那场大火的案子谁也没细说那具体经过和结果跟星语有多少干系,可他陆玉森清楚的很,那小东西只要出手就不会失手。陆玉森真的很安慰,他的女人就是太勇敢他倒反而不放心了,远在万里之外,她竟然第一个想到的远水解不了近渴反而会给他和东方斯辰添乱,便自己动手摆平了那么大一个恶瘤,可陆玉森也后怕,这小

    东西万一要是失手呢!

    这个,陆玉森不敢往下想,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决不允许此等危险的事情发生第二次。

    孙家的人已经陆续逃到了国外,孙继尧看似没有逃走,他其实是被其他一些人给牵绊住了,毕竟孙氏银行很多股东可是干净的呀!

    而孙老先生唯独不带孙文君的母亲离开,带走她的前提是让她去求女儿和陆玉森,放过孙家。可孙文君的母亲宁可玉碎决不瓦全,她的女儿为了让她在孙家活的有尊严有地位付出了多少别人不知道她当母亲的清楚的很,现在孙家又为了他们父子的利益故意为她的女儿,他们难道不清楚陆玉森对孙

    文君的态度吗?

    俩人要不是因为有个孩子,估计那日子都维持不到现在的。现在孙文君知道大哥失手,更加害怕了,现在连司令官邸都不敢出了,儿子也是寸步不离的自己看着,生怕下一瞬儿子被陆玉森带走,让他们母子永不相见,毕竟大哥在对付东方星语和囡囡的事情上她起

    了多少作用,孙文君自己心里清楚。几天没到主楼的陆玉森突然回来说晚上有个非常重要的应酬需要孙文君陪他一起去,孙文君深知这个时候陆玉森带她去参加的宴会基本上都是摆给他人的鸿门宴,可她作为他的夫人是没有任何理由不去的

    。

    陆玉森已经安排的滴水不漏,他带着孙文君离开后,张子遥的人便带着刘妈将渝儿从主楼带走,连夜离开了蜀南。

    陆玉森没穿军装,而是一身黑色西装,孙文君是一件浅色旗装,两人参加的是当地一个慈善活动,为一个刚刚成立的寄宿学校的募捐活动。

    门口,陆玉森难得第一次提起他曾经为匪寇时候的事情,“今晚募捐的这所学校的孩子,基本上都是我在大关山时候那些弟兄们的孩子。”孙文君不知道为什么听着陆玉森如此轻飘飘漂的一句话,而浑身跟着抖了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