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659章 陆帅篇211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星语想让黎明伟没事给她说下蜀南和陆玉森的情况,她担心陆玉森不跟她说实话一个人硬扛着,军中之事她倒是不用担心,至少有张子遥他们几个心腹,可就是私下的那些家事,她真的担心他要如何面对

    孙家和陆家给他的压力?

    黎明伟哪里敢说一个不字,至于到时候告诉星语真话还只是报喜不报忧,那只能看情况而定了。接下来的日子里,星语每天的日常除了学习法语、英语外,就是关注广播和报纸,但是关于华夏和蜀南的消息并不是天天都有,眼下华夏的形式她也知道并不是所有真相都会报道出来的,所以,她根本看

    不到她想知道的内容。孙文君的那份电报,星语虽然没有回复她,可她在和陆玉森的一次通话中倒是侧面提醒了他几句,身处乱世或许都有不得已,但是眼下星语建议陆玉森顾全大局,该处理的是得处理没错,还是要得饶人处

    且饶人不要将他自己和西南军的路给堵死了,毕竟眼下的华夏处于一个风雨飘摇的形式,有些人作恶多端已经成为习惯,你要堵死了他们发财的道路,恐怕对西南军和整个大西南都没有什么好处。

    毕竟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是没有道理。

    陆玉森说他自己心里有数,可星语还是担心,毕竟他是武将,再怎么能够英勇善战可这和地方经济、各种案子搅合在一起那就是玩阴谋和诡计的把戏,他势必玩的过那些人。果真也是如此,各地军政府和当地政府处理那些被牵扯出来的案子时倒也没离谱到避重就的做样子,但基本都是将烟土这块下了大功夫严陈处理了一大批人,至于其他的只能严加防范,而军火这里,几大

    地方军阀怎么管得了。

    国内各自军阀眼下都没有正规而严格的军工厂,怎么办?

    陆家和孙家当然是要收拾一批人的,特别是孙家真的不动不知道一动才知道那身后的水实在是太深了,比陆家那么庞大的军人世家的水深太多了。

    孙家此次在华夏的根基动的实在是太大了,他们家族在其他各界的声望和事业其实都是在为烟土生意做掩护,孙家大公子的几家银行基本都是用来替他们家洗钱的。

    这也是孙家的女儿为什么基本都嫁给了西南军的高层。而当时是老督军离世前西南军的接班人没有确定前,孙家合适嫁给两位少帅的女儿就孙文君和孙小冉俩人,当时,孙家最能够看懂时局的孙老爷子猴精,虽然当时看似是陆正南接手西南军一把手,所以他

    故意将兄弟的女儿孙小冉嫁给了陆正南,其实,他真正好看的人是陆玉森,只是陆玉森时候未到罢了。

    后来,陆玉森从大关山回归了西南军只是水磨盘镇的一个营长时,陆家老太太和陆玉森的小姑向孙夫人提出联姻时,孙家老爷子和孙夫人第一个便推出的是他们孙家最有才华和见识的孙文君。

    此次事情实在牵扯太大了,孙文君帮不了娘家,但她也不愿意看着孙家落难而不管不顾。

    可孙文君求助于东方星语失败后,孙家还是给施加压力,孙文君毕竟也是经历了一些变故后看淡了爱情,她生在孙家那样的家庭长在那样的环境,后有嫁给陆玉森这样的男人,最懂得权利的重要性。

    可是本就和陆玉森的婚姻名存实亡,再没了娘家的支持,那估计日后的日子更加困难了,毕竟那个该死的女人竟然那么大的一劫都没要了她的命还生下了孩子,好在老天有眼让她东方星语生了个女儿。孙文君知晓星语和囡囡的存在并非陆玉森亲口告诉她,而是她早有人暗中相助,既然陆玉森不给她爱情只给她陆总司令夫人的位置,那她就有权利知道他的行踪,毕竟陆玉森的一举一动决定着孙家和渝儿

    的将来。孙文君还是很会察言观色的,她将东方星语摸得透透的,直接告诉星语是陆玉森告诉她的,任何一个女人听了她那样的说辞都会心里不舒服但又不会去质问那个男人的,那么日后无论发生什么都不测,也

    足以让东方星语和陆玉森之间的隔阂和误会只增不减。

    这天西南的天气就跟最近西南的各方失态似的阴晴不定,一场大雨过后,孙文君一身白色裙装遮阳帽一柄长伞离开了司令官邸。

    茶室,孙文君见到了跟随大哥逃离蜀南已久的尤红玉。

    两人同时掀下帽子,入座,袅袅茶香似乎跟这差是外面的浮华乱世无关。

    无论远处的枪炮声多么激烈,无论多少白骨抛掷荒野,无论多少家庭揭不开锅,他们那些贵族的子女依旧是歌舞升平纸醉金迷,权贵们的夫人照旧是名媛于交际花的身份流转于袅袅茶香于醇美咖啡之间。以往,这个陆夫人可是看不上尤红玉这样的女人的,虽然自己的母亲也是个妾室身份,可母亲那个年代她是身不由己,如今完全可以一夫一妻制了,所以尤红玉在孙文君的眼里就是和东方星语那种女人一

    样的卑贱,非得在人家夫妻中间插上一脚,可如今不同了大哥看似带着妻妾儿女逃离了蜀南,可孙家的问题还没坚决。

    孙文君和尤红玉的言语不多,俩人基本都是压着声线说话,重点时候都是手写交流,结束后撕掉纸条用火折子烧掉。

    孙家从表面看似非常配合陆玉森的工作,他们倒是放弃了兰陵街的所有生意,也是将孙家最不准用的一个妾室的儿子给送入了监牢,孙家最有能耐的大公子放弃了华夏几大银行,可坑苦了一大堆股东。

    而眼下,孙家想保住在国内的声望想恢复看似最正经不过的银行生意,就得让陆玉森联合其他几个地方军政府点头,不然,他们路子再怎么广还是不敢在那些个军政府的地盘上为所欲为的。孙文君写了个条子递给尤红玉,“我和渝儿在他面前没有任何说服力,但是东方星语和她的女儿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