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652章 陆帅篇204双宿双飞的节奏?
    一桌几人都将星语的酸涩埋在心底最不容易触动的角落里,还得强颜欢笑应付陆玉森而笑,虽说是因为这个男人而星语好不容易有个家都不能好好呆着,可话又说回来了,若是没有面前这个男人,星语又

    怎能够活到现在,又怎能够寻得到家人?

    这或许就是命吧?得失祸福躲都躲不掉!

    是非恩怨,谁是谁非根本无法去判断,好在星语和囡囡都还在,这便是在座的每个人不用任何言语,一个眼神便知道大家此刻共相惜的一个心声!

    陆总司令活了小半辈子,第一次伏低做小的单枪匹马见岳母大人,这历经无数苦难后的见面倒也算是顺利。

    毕竟都是世家出身,总不能个泼妇骂街似的将这女婿的礼物扔出家门,再喊几个人将人用扫把打出去吧!陆玉森的确是情商、智商双高的首领人物,这次来晋城,他要讨好的目标人物绝不是他东方斯辰,而是他们母上大人,江薇尔和晋军总司令夫人穆一念,这两个人要是和他站一支队伍里,这至少东方家不

    至于绝情到不让他见星语和囡囡吧!

    陆玉森看向江薇尔,“妈,给我看下星星和囡囡的照片吧!”

    虽然谁也没说照片的事情,可陆玉森就是这么笃定他们肯定给孩子拍了满月照的。

    这江薇尔和穆一念婆媳俩相互看了彼此一眼,江薇尔这才慢腾腾道,“照片也没几张,全都在阿辰那里锁着。”

    陆玉森侧脸看向东方斯辰,挑眉,“你这大舅当得太不称职了,照片不给装裱放在桌上锁着作甚?”

    在这些儿女情长琐碎家事人情方面东方斯辰本就不及陆玉森,这辰帅被陆帅这么一问给问住了,静默了几秒钟后,东方斯辰看向穆一念,“念念,去将囡囡的照片拿来给陆帅看一眼。”

    陆玉森磨牙,好脾气道,“她们母女的都拿来。”

    东方斯辰冷冷的飞了陆玉森一个刀眼,某人没看见,继续望着穆一念,“大嫂,我就知道你们有底版,干脆全拿来给我,不然底版给我也行。”穆一念拿了几张星语和囡囡的照片下来,她自己手工做了个串线装订的影集册,专门用来夹囡囡和星语的照片的,想着她们母女俩去了国外估计日后回来的机会寥寥无几,只能通过照片来看她们母女的生

    活状态了,可这母女俩也过去才几天怎么就被陆玉森找来了。

    陆玉森接过穆一念双手奉上的影集册半天不敢翻开扉页去里面的人,原本是想在东方家人面前表现淡定的可这手抖得不由自己了,这到是不是那个为了个女人半壁江山度毫不犹豫舍弃的陆少吗?

    陆玉森缓缓敛了敛眉眼,薄唇紧抿,无声叹了口长气,在抬眸,其他几人在穆一念的无声招呼下离开,此时偌大的休闲区就只坐了陆玉森一个人,面前什么时候放了一盅香气缭绕的热茶他却全然不知。

    陆玉森还是猛地翻开了那影集的扉页,第一页的画面就让陆玉森浑身僵住,眼睛在几分钟之内没眨一下的一动不动盯着那相片上的两人。那是星语生下囡囡第二天,穆一念给拍的,红彤彤的小婴儿被裹在百家布缝制的襁褓里,星语看起来特别没有精神,斜靠着床帏,虚弱的连那么一个小人儿都抱不起来,只是用胳膊虚虚的将小家伙揽着,

    垂眸看着囡囡的表情全是母爱的温柔!

    一共拍了十几张她们母女的照片,基本都是从囡囡生下来到她们母女离开的前一天在那官邸大院子里拍的一张。

    陆玉森一直都是屏住呼吸咬着牙齿看完十几张照片的,当他看到那官邸的情景时猛地缩了下瞳孔,真的跟他梦到的所差无几。

    其实从黎明伟那里陆玉森就知道了星语和囡囡的具体地址和她们在那边官邸的电话,只是他觉得先不能打那个电话,万千言语都抵不上她们母女平安健康的活着。

    此时,陆玉森抱着相册靠着沙发,大脑除了这相册里两个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外,似乎什么场景都没有了,谁都装不进他的脑海中了。

    一个月后。大西南的洗牌一如既往的进行着,而牵扯出来的人逐渐都浮出了水面,但有钱有势的闻到风声后都逃往国外了,而被抓起来的又不至在一个军政府管辖范围内,所以这些肮脏的背后实在是烫手,但还得惩

    办,不然他们那些割据一方的军政府如何得到当地百姓的拥戴,如何招募的到精兵良将,又如何得到那些有良知之人在军需上的支持。

    关于星语和囡囡的事情陆玉森只是侧面的三言两语言简意赅的跟身边是那几个人说他要出趟远门,具体去向和目的没说明,但是,冯毅和顾阿九,何鹏凯、张子遥外加他们的参谋长基本算是听懂了。从几人欲言又止的吃惊表情来看,陆玉森最近又出奇的变了个人,东院又重新拾掇了一番,关键是某人的精气神又活了过来,还有他去了晋城那次,某两位心里有鬼之人已经知道个七七八八了,可是司令

    啥都不说,他俩哪里敢去找死,也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而已。

    参谋长听了后严肃道,“司令,军中不能一日无主,最近您这安危本就不保,怎么可以在这个关键时刻出远门了?这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陆玉森就知道这几个人肯定不同意,可他这都拖延一个月了,这次必须抽空出去一趟,至于军中之事,只要张子遥在就等于西南军在。

    张子遥看似没有家人、没有妻室儿女,所以他可以为了西南军和陆玉森随时赴汤蹈火,所以,张子遥故意严肃的望向陆玉森,“不然是这,司令你留下来,我去替您办事,如何?”

    陆玉森黑线,拧着没想怒瞪张子遥,“你这不抬杠么,我是私事儿,难道你们就不许本帅有点私事儿吗?”

    几人在争执时,有侍从敲门进来说聂小姐来了。几人一天聂语嫣来了军部,各个眼睛瞪得多大,尔后不约而同看向陆玉森,表示这两个人是要双宿双飞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