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622章 陆帅篇174脱胎换骨的改变
    ,最快更新醉卧少帅怀最新章节!

    说实话,身后几位如释重负,长长的松了口气,只要陆玉森将孙文君放出来,那么就解决了一件大事,否则他们几个夹在这军商两界的大佬们中间被当做球似的踢来踢去的滋味真特么不好受啊!

    陆玉森为了不让人看到孙文君污头垢面的狼狈模样,故意用大氅将她裹得严严实实,一路上碰到的丫鬟和婆子们都是被陆玉森的眼神给吓得低头让路,哪里敢看他怀里抱了个啥。

    不过大家猜测他们的司令应该抱得是夫人吧!毕竟已经有小道八卦在传开,说四姨太和五姨太昨儿个夜里跑了,不过这等丑事大家都吸取了前几个月东院的事情后没人敢肆无忌惮的说。

    想想这司令当得也是够窝囊的,这心心念的女人吧是他爹曾经的女人这一心对他好,给他生儿育女的夫人吧,他又左右看不上,除了逢场作戏便只剩下亲情了吧!

    这四姨太、五姨太听说是夫人给张罗纳进府的,司令也不待见,遣散了几次两个女人赖着不走,可这怎么就突然间自己跑了,这让谁都能够想到这背后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龌龊事情了吧!

    毕竟这些个丫鬟婆子可是蛮有见识的,特别对他们这些高门大户王孙贵族的后宅之事感兴趣。

    主楼。陆玉森抱着孙文君进了大门后,难得的在后宅看到了张子遥,张子遥如今可是比陆玉森还要忙活的人了,毕竟他这副司令可是要负起这半壁江山的重任的,自从星语和孩子出事后,张子遥就知道陆玉森也

    没有灵魂了,他只能替他守住这江山了。

    现在西南军的大小事基本都是张子遥在主持,陆玉森在场也是个旁听,真的好多时候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也没人知道陆玉森想干吗了?

    张子遥是听说了锦秋和王碧雪的事情后到主楼来的,刚才逗着渝儿玩了会儿正准备离开去地牢那边的时候,陆玉森抱着个人急匆匆进来了,不用想都知道是孙文君了吧!

    “司令?”张子遥和陆玉森打了声招呼。

    陆玉森脚底下没停,“有什么事情到前楼办公室等我。”

    张子遥又跟着陆玉森进了一楼大门,“没事,就是过来看看渝儿的。”

    陆玉森抱着孙文君直接上楼,“来人,给夫人放水沐浴更衣。”

    身后的张子肺腑道,你有本事亲自给夫人帮忙沐浴更衣啊!

    洗浴房里,陆玉森直接将孙文君放进洗浴池子里,她原来的贴身丫鬟灵儿和赵婆子给她在两侧自己洗着。

    孙文君一直闭着眼睛躺在浴池里,让身心都接受着洗礼,而婆子和丫鬟也是不停地摸着眼泪不敢说半句安慰他们家xiǎojiě的半句话来。

    虽然孙文君在孙家不是正房夫人所生,可她凭着一身才华和相貌及其各方面的表现享受的可是正房夫人子女的待遇,什么时候如此狼狈不堪过了,这对于她来说是莫大的侮辱。

    一个时辰后,一个全新的孙文君出现在了一楼的客厅里。刘妈抱着渝儿在啃手指,孩子还是白白胖胖的虎头虎脑的模样儿,这倒是让孙文君放心多了,可她竟然没像之前那般对刘妈尊敬了,冷冷的眼神看着她,一步一步朝着刘妈和儿子走近,她并没大家想的那

    般,看见儿子会嚎啕大哭,而是平静的将儿子从刘妈手里接了过去。

    孙文君也担心儿子不认识她了,所以她刚才洗完澡后让灵儿给她梳了个之前的发髻,穿了件原来经常穿的旗袍,如此渝儿应该不会不认得她吧!

    孙文君抱过来儿子后,和小家伙的眼神对视了几秒钟后,差点掉出眼泪,可她还是仰了仰头将眼底的泪水逼退,在儿子的脸上狠狠亲了几下,轻轻地柔柔的声音道,“渝儿,叫妈妈呀!”

    小家伙忽然间,双手搂住孙文君的脖子,“哇哇”的哭了起来,“麻麻麻麻”的叫着,听得边上的婆子和丫鬟们都开始抹眼泪,唯独孙文君始终没有哭。

    而边上的刘妈陷入了沉思,这夫人看样子是和他结梁子了,这日后她在这官邸的日子恐怕不好过了吧!

    孙文君抱着儿子来回摇着,走着,小家伙竟然在他娘的怀里呼呼的睡着了,小脸蛋儿因为贴着妈妈的心口而红扑扑的特别的可爱!

    孙文君低头在儿子的脸上轻轻亲了亲,回头看向赵妈和奶娘,压低着声音道,“渝儿没有哪里不舒服吧?怎么就睡着了?”

    关键此时是上午十点多并不是孩子午睡时间,孙文君还是觉得奇怪,儿子是她的命,是她的唯一也是她的所有,她必须搞清楚。最近渝儿基本上都由刘妈和奶娘带着,所以其他人都是不约而同看向刘妈,特别是那赵妈和灵儿的眼神,本就对刘妈的管理不顺眼,特别是几个月前又不是她向司令指责夫人的话,夫人或许不会受如此大

    罪了。

    刘妈说,“孩子最近睡得都是不太好,经常半夜惊醒,闹腾,估计是看到夫人了这也踏实了,这是天性,就让他好好睡一觉吧!”

    孙文君仰了仰头,那阴冷的目光看的刘妈一阵寒凉。

    “是吗?”孙文君两个字落下,垂眸间发现儿子的小胖手手正紧紧拽着她的衣裳,这一刻她的眼泪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的滴了下来。

    孙文君通过这次牢狱之灾真的变了,脱胎换骨的变了,她也只是掉了几滴眼泪并没任何抽噎,尔后便看向刘妈,“我已经回来了,主楼这边就不劳烦你了,你还是回东院守着吧!”

    孙文君的声音没有任何怒意,平静的很,可在场的几个人都各自听出的是不同的意思。

    此时,陆玉森和张子遥从书房那边的楼梯下来,正好听到了孙文君这句话。

    听到楼梯上的脚步声后,所有人看向楼梯都毕恭毕敬道,“司令,副司令好!”而孙文君看向楼梯上的两人时,依旧是曾经的笑容,可她今日的笑容未达眼底,“张司令好!”尔后,看向陆玉森,“司令,刘妈年纪大了,最近也辛苦了就让她回东院歇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