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616章 陆帅篇168我是来帮你的
    那一场大火烧死的人基本都是老太太带去的人,为了掩盖真相,她本身就没打算让任何人活下来包括她自己,可那股奇怪的旋风实在是来的太过离奇了,所以才打乱了老太婆的计划而别陆玉森给囚禁了起

    来。

    大火中那些尸体除了“星语的尸体”外其他的对于陆玉森来说都是野兽之躯死有余辜,下葬都是浪费土地,直接名人给扔到后山上喂狼。而星语的墓碑就给修在了那出农家小院,除了中间修建了一座原型的大墓碑,上面刻着陆玉森之妻,东方星语外,其他什么都没有,整个院子被修成了星星的样子,种了满院子各色打碗碗花和星语生前最

    爱的绿竹。

    按理这墓地是要中松柏的,可是陆玉森非得命令让种绿竹,别人那里敢违抗,那种绿竹就绿竹吧!只要司令不然大家去上天摘星星就行。

    此事发生后,西南军司令府邸根本没动一草一木,可总觉得那地方简直跟翻天覆地了似的,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过着每一天,司令将陆家的老太后都给软禁起来了,更何况他们呢!

    东院依旧是从前星语在时的布局和装饰,可早已经物是人非了。

    陆玉森这阵子看似不管不顾官邸的事情,可他几乎是将西南王府全都换成了自己人,这么一来王碧雪更加害怕的要死。

    东方星语身份一夜之间曝光,可能没有一个人注意到王碧雪这种小人物,可她到底还是心虚的很,而锦秋心里可是有数的很,但是,这阵子她也不敢造次。原本,锦秋还想着趁着孙文君被打入地牢,东方星语死了,她可以想法子趁虚而入,可发现陆玉森现在比过去更加难以接近,原来,偶尔跟他说个正经事儿他至少还会点个头啥的,现在可好,在官邸几乎

    见不到他人,可是这见到了,他也是一副谁欠了他八吊钱的样子似的,简直就是个实打实的冷面阎王,哪里敢去招惹他了。现在的陆玉森是基本都在营部吃住,即使在市区也是住在前楼的卧房,要么就直接住在军部大楼,后来被刘妈和那几位姨娘劝了几次这才搬回来了官邸住,但是他安排人将东院按照星语在的时候每天打扫

    ,可他自己从来都不去东院。

    每天只要在市区,他就会去主楼陪着渝儿和刘妈吃晚饭,但是从来不在主楼留宿。

    陆玉森每周末都会去星语的墓地一次,基本都夜里去,从营地回来直接去墓地,这近两个月来都是这样,风雨无阻。这几次每次都会遭到暗杀,可那些个人根本连陆玉森的一根头发都动不到,反而引起了陆玉森的警惕和防备,所以,他一直坚持去墓地除了真的很想念她外,他就是要引出刺杀他的人,相信想杀他的人和

    当时放出那则消息的幕后之人有关系。

    这天,蜀南下了入秋以来最大的一场大雨,这大雨本已经下了一个周了,只是今日一早起便下的更加大了,有种天崩地裂的赶脚,听说到处出现了山体塌方,泥石流等症状。今日,王绮丽本是不在蜀南的,她现在快生了,基本不敢在蜀南出现,只是指挥着梁东他们即可,大事基本都给梁东去决定,可这几次下来根本没动得了陆玉森的一根头发,王绮丽有些急了,再次来了蜀

    南,可谁知道这雨竟然将她给控在了这蜀南城里头了。

    如此天气,王绮丽也拿不准陆玉森今日会不会还去星语的墓地,她的意思是让梁东他们放弃这次刺杀算了,毕竟这天气造成好多处山体塌方事故了,反正刺杀陆玉森的机会还会有的。

    梁东今日非常不悦,原因是嫌王绮丽这次冒险来了蜀南,这万一出事了他如何向杨迪交代。

    陆玉森官邸,似乎有什么巨大行动,前楼在轰轰烈烈的冒雨排兵布阵,丫鬟们似乎到处都在嘀咕说司令今晚有大行动,似乎要引什么人出洞……

    王碧雪当然急了,让紫藤去打探消息,而这个时候锦秋打着雨伞进了王碧雪的院子,直接拦下了王碧雪的人,“雪儿妹妹,进屋说话。”

    锦秋向来都是比王碧雪的脑子好使,人脉也广泛的很,她严肃而认真的看着王碧雪,“司令今晚就是要埋伏你表姐的人,你可想好应对法子了?”

    王碧雪彻底懵逼,“你怎么知道?”

    锦秋直接坐在软塌上,“行了,对我就甭遮遮掩掩了,都什么时候了,你们姐妹第一次见面我就知晓了,只是一直以来没揭穿你而已。”

    王碧雪看着锦秋也不像是讹诈她的样子,咬了下唇道,“那,你现在想怎么样?去向司令告发我么?”

    锦秋瞪了眼王碧雪慎怪道,“真是傻的无药可医了,我要有心向司令告发你还用得着冒着大雨来给你通风报信吗?”

    锦秋语落,拉着王碧雪的手拍了怕她的手背,“我是来帮你的,我的傻妹妹~”

    王碧雪显然是不会相信锦秋会帮她的,指着自己的鼻尖,“你会好心帮我……”

    锦秋瞪了眼王碧雪,“什么叫我会好心帮你了?你这话太让我寒心了妹妹……”

    王碧雪盯着锦秋看了许久,“那你说,你为什么要帮我?你就不怕事情败露后陆玉森连你也一起给杀了吗?”锦秋摇头,“当然怕了,谁不怕死了,可我们这么在这官邸呆着跟死了有什么区别,之前,司令让我们离开,说的是给我们每个人不菲的赡养费离开,可现在不同了,东方星语死了,陆玉森等于死了一半儿

    了,他哪里来的心思管我们了,孙文君娘家是这西南的名门望族和我们都不一样的是她给陆玉森生了儿子,这不照样被打入地牢了吗?”王碧雪急的团团转,“我说我的好姐姐,你说重点,这些我都知道啊~你赶紧说说看我现在该怎么办?不然我的表姐和她的人及她肚子里即将出生的孩子都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