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602章 陆帅篇154相敬如宾也好
    星语闻声,猛地一个回头差点从秋千上给掉下来,陆玉森的速度快到孙文君觉得她眼睛眨下去都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星语就被陆玉森拉进了怀里。

    似乎这样的惊吓其实只吓到了陆玉森,而星语根本不知道自己会摔下秋千这么回事。

    “夫人好!”星语看向孙文君道。

    孙文君的脸上始终挂着浅淡的笑容,颔首道,“大晌午的这么热,司令该让星语歇着才是,免得在外头中暑。”

    星语也是浅笑,“谢谢夫人,是我要出来的。”

    孙文君倒是笑看着陆玉森道,“以后可要注意些了,要不回屋吧!我正好过来找你俩有事情说。”

    从后花园回东院主楼的路上,星语和孙文君各自走在陆玉森的两侧。

    可陆玉森那家伙估计也是习惯了,长臂自然的揽着星语的腰,护着她也就算了还不停的提醒她看着脚下的路,慢点什么的,而孙文君听了能不难受么?可她又有什么法子呢!

    星语的余光瞄见孙文君的表情时,心里咯噔了下,同为女人,此刻她觉得自己该死,曾经蜀南大战她就那么悄无声息的从地道里逃走,那时候她被人救了后第一个想法便是解脱。那个时候的她想,或许东方星语从此杳无音信的消失了,所有人都消停了,时间久了陆玉森和孙文君也就一辈子那样子过下去了,即使没有感情可他们也有儿子,有婚约在,哥哥和母亲也不需要承担任何

    责任,大不了大哥和陆玉森继续打吧!

    至少不要让她夹在那么多人和事中间。

    可当付苓和冯毅在北地的医院找到她的时候,她就知道这辈子真的是逃不出陆玉森的手掌心了,除非她真的死了。

    孙文君过来都是因为星语怀孕的事情,毕竟她是这官邸的当家主母,又是亲耳听陆玉森说的当然得上心了,这陆家对子女有多么重视她又不是不知道。

    孙文君在这蜀南到底还是有背景的,虽然娘家没有兵权,可在各界都有人,几个长兄如今在华夏又都是一等一的头号人物,所以她在这官邸主持大局,陆家的人还是很服气的。

    孙文君跟厨房安排了星语的饮食,又跟温姑姑和林夕多次强调了要时刻跟在星语身边,特别是对她的饮食起居要格外照顾。

    孙文君还征求陆玉森的意见,实在不行就让刘妈搬到东院来,孩子她自己带是可以的,现在有一个奶娘是个丫鬟三个姑姑,可以了。

    陆玉森到底是没法忽略孙文君替他挡的那一枪,思虑片刻后问她,“你的身体吃得消吗?”

    孙文君这次倒是没有因为陆玉森关心了她的身体而开心,虽然她年纪也不大,但是已经看透太多东西了,他只是因为她替他挡了那一枪才缓和了和她的关系,也是因为他们之间有个儿子。

    在东院的后花园里没看到陆玉森和星语那心有灵犀,彼此眼里有彼此的那一幅画面之前,孙文君或许对陆玉森还抱有那么一点幻想,但是她亲眼看见、亲耳听见他们俩人的相处方式后,彻底没了幻想。

    就这样和他相敬如宾也好!孙文君说,“没事。我准备给主楼那边安排两个医护,一个大夫一个护士,这样的话会更加方便就不用司令操心渝儿了,你还是多多余些时间陪星语吧!还有,给东院也配上医护吧!医生和护士你自己去挑

    选便是。”他们始终没提付苓和高桐的事情,说完正事后孙文君叮咛了星语几句注意事项,忽的像是想起什么了似的故意看了眼陆玉森又看向星语,“前三个月就是这样,我怀渝儿那会儿第三个月才发现怀孕,那时候

    从蜀南连夜逃到了渝北,吐得胆汁都吐出来了,真的是想想都作孽……”孙文君这话一出,陆玉森便敛下了眉眼,他本是傲娇的男人,眼下又是这西南的传奇,华夏的风云人物,可让他始终介怀的便是孙文君提及的这件事情,虽然他很爱渝儿,可被孙文君当着星语的面儿提起

    这些事,他还是挺介怀的。

    星语也不知道如何接孙文君的这话,只是眉眼一直含着笑,可她觉得不说句话也不合适。

    整个大厅内寂静良久,星语这才想出了缓解这气氛的一句话,她故意歪着头看向陆玉森,“咦?司令,你刚才在后花园不是说还有十万火急的军务要处理吗?怎么还不走?”

    陆玉森这才缓缓动了动眼帘抬眸越过孙文君直接看向星语,男人的眼底满满的都是宠溺和跟星语的那种灵犀的眼神互动!

    这样的他们,真的让孙文君有些受不了,但是她告诉自己必须接受,必须习惯,必须麻木否则她无法让自己和儿子这官邸周全,她不想做个嫉妒、狭隘的女人。

    陆玉森起身走到星语面前在她的脸上捏了捏,“那我去忙了,你俩先坐着,聊完了事情就赶紧去歇会儿。”

    星语点头,“嗯,知道了,你赶紧去忙你的吧!”

    陆玉森离开时看了眼孙文君,声线平平的没有半点波澜,“星语和孩子就辛苦你了。”

    星语跟着孙文君起身,准备出门送陆玉森离开,可陆玉森微微蹙了下眉心,“不用出来了,外面热。”

    目送陆玉森离开,直到外面传来汽车离开的声音,星语还是握住了孙文君的手道,“那我以后有什么不懂得地方就去主楼向您请教,如何?”

    孙文君到底是个聪明女人,她慎怪道,“什么请教不请教的,照顾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本就是我的义务,哪里需要你请教了!”

    星语敛下眉眼,“那既然夫人如此说,星语就谢谢您了,不过还是不要累着,我会尽我所能让和孩子都好好的,不给夫人添麻烦便是。”

    孙文君慎怪道,“还是你懂事,哪里像那两院子的两位祖宗,一提起她俩我这脑仁儿就疼。”这是星语第一次从孙文君的口中听到那两位,她当然知道孙文君说的是谁了,可她到底是不知道如何接孙文君这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