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529章 陆帅篇92你来做什么?
    第529章陆帅篇92你来做什么?

    当两个黑衣人顺着兰妮尔的手势和目光朝星语逼近的瞬间,陆玉森一个他手抽烟的动作,三只飞镖飞了出去精准的扎在了黑衣人和兰妮尔的侧颈,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三个人瞬间倒在了地上,那两个黑衣杀手正好倒在了星语跟前,吓得路人都尖叫着逃跑,而星语认得那人脖颈上的飞镖。

    这飞镖是陆玉森的独门绝活,在大关山时他教过星语,她虽然学会了,每次遇到紧急情况也可以解决麻烦,但是没有陆玉森这样如此精准的一镖封侯的地步。

    星语突然想到了什么,这几个人肯定是冲着她来的,那么陆玉森一定是遇到了麻烦躲起来了,但是他可以看见她!

    当星语反应过来后也跟着人群开始跑,她在人群中边跑边寻找陆玉森的身影,突然发现距离两个黑衣人不远处躺着一个女的,一样中了陆玉森的飞镖而死,可再看一眼,那不是兰妮尔是谁?

    当时是兰妮尔带她去的杨迪办公室,杨迪自己也承认兰妮尔是他的人,那么,今天刚才被陆玉森的飞镖刺死的人难道是杨迪的人?

    可是,杨迪已经失忆了,根本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了呀!就算杨迪是假装失忆,可他在一个月前已经被王绮丽带去瑞士治病了,怎么会?

    忽而,星语停下来脚步,她的这一个动作让陆玉森的眉心邹在了一起,这死丫头要干嘛?

    忽而,星语提着步子朝着兰妮尔的尸体靠近,或许她没有死,那么就可以从她的身上挖掘出些什么来,蜀南一战结束后,几方都在寻找兰妮尔,而那个女人就跟突然失踪了似的怎么都找不到了,可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东北,这太诡异了。

    忽然一群人再次逃跑,其中几男几女都带着帽子和墨镜看不清楚对方的脸,他们将星语‘无意’夹在中间卷着就跑。

    星语明显感觉自己被人挟持着,刚一挣扎就有人在她的耳边道,“别说话,快走,那女人有人收拾。”

    星语极力挣扎,“你是什么人?”

    那人始终压在星语的耳边低语,“保护你的人,快走。”

    陆玉森一直在慢悠悠的抽着烟,也一直没离开安棵靠着的大树,而剩下的几个黑衣杀手完全没搞清楚他们的同伴怎么会突然倒在地上,从他们隐身的方向看去一定是死了的那种,的确是死了,陆玉森出手绝对一镖封侯,而唯独兰妮尔,陆玉森留了一手的,她的飞镖没有彻底插在要命处,当是也活不了多久。

    很快警报声拉响,警察和东北军的一个分队同时出行,解决大街上突然死人的问题,老百姓都被疏散。

    那几个杀手一看下不了手了,一个手势撤退。

    三具尸体被警察和军方抬在一起准备拉走时,陆玉森这才缓缓出来,走近了人群,跟警察的头和东北军的头嘀咕了几句后,那俩人点头,尸体暂时交由东北军带走,警察巡逻后离开。

    几个时辰前,星语被带到一个小四合院里,有人给她端茶倒水就是不告诉她这是什么地方,星语哪里敢喝那大娘递给她的茶水了,现在不知道陆玉森怎么样了,冯毅那秘书也太不负责任了,怎么可以不管他而给她请假……

    星语端着一盅茶水,心神不安的坐在那老式的四合院的堂屋里,茶水上的热气早已经没有了,而握在手心的茶盅由烫到热再到此刻的冰凉,那几个人将她安顿在这里后跟那位大娘交代了几句便离开,可是那大娘也看着神秘兮兮的什么都不告诉她,可星语也出不了这堂屋,门口杵着两位面无表情的黑衣大汉,也是问什么都只会摇头的那种。

    忽然,大娘又笑眯眯的推开门进屋,“姑娘,饭菜好了,你先吃点饭吧!”

    星语瞪着水汪汪的一双会哭的眼睛看着大娘,大娘吓得连连摆手道,“哎呦,姑娘,您可千万别哭,我也是个下人,就是个给人看房子做饭的婆子,真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呀~”

    这一刻的星语这是要恨死自己为什么长了一双会哭的眼睛呢?她根本没打算哭啊!

    既然大娘如此说,那她要不要哭一个试试看,门外的两个门神会不会告诉她点什么,不然这样子她真的好煎熬。

    可是现在的星语除了担心陆玉森的安危根本没有眼泪要流啊!

    忽然外面的大门打开,一阵脚步声进了院子,星语浑身都做好了斗志的准备,可她听到外面的两位门神铿锵有力的声音,“司令好!冯长官好、何长官好……”

    星语本是一个激动站着的,此刻听到这么一长窜的问候声,她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生起了闷气。

    ‘嘎吱~’一声,堂屋的木门打开了,可进来的人只有陆玉森一个人,其他的几位都去了边上的厢房。

    陆玉森看了眼大娘,“王妈,您先去安排他们几个吃饭。”

    老太太哎了声应下后出门将沉重的大木门给关上,和那两个门神一起去了厢房。

    星语此刻将茶盅放在了八仙桌上,双手紧张的握在一起搅着,那双会哭的眼睛盯着陆玉森,从头到尾的看着他,可男人却冷漠的跟不认识她似的一脸黑沉着,“你来这里做什么?”

    星语瞬间如遭雷劈,那双眼睛瞪得更加大了,就那么水汪汪的看着完好无损的男人,他除了又黑又瘦外什么都没少,对还有个巨大的变化就是对她冷漠的比陌生人都不如了。

    星语深呼吸,咬了下唇,转身就走,“我可能走错地方了。”

    ‘嘎吱~’一声木门打开,星语提起沉重的脚步迈出那道高高的门槛,原本真的长了一双随时都会流眼泪的眼睛这一刻终于背对着身后的男人流泪了!

    厢房里吃饭的那几个忽然都放下碗筷站了起来,下一瞬,冯毅和何鹏凯出了侧厢房的门,“星星?”

    冯毅和何鹏凯上前拦住星语,“你现在不能离开这里。”冯毅拉住星语的胳膊道。

    而何鹏凯已经踹开了堂屋的门,“司令,您这闹得是哪一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