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458章 陆帅篇21兄妹
    陆玉森怔愣了不到半秒便道,“和辰帅?”

    那报信的士兵报告道,“报告司令当然不是辰帅,是,是杨振宇。”

    陆玉森的眸子眯成了两条渗人的缝隙,“杨振宇是个什么鬼?你他娘的能不能一口气说清楚?”

    那士兵整理了下思路,这才道,“司令,杨振宇是四小姐小时候养母的儿子,在四小姐进督军府那年被迫离开了蜀南,一直没有音讯。”

    这么一经提醒,陆玉森倒是想起来了,之前在大关山的时候听星语提起过要寻找她哥哥,几次提起都被陆玉森给骂了回去,那孩子就再也没提过这个人了,可是这个时候怎么会出现一个杨振宇来给他陆玉森添乱添赌,某人气的要吐血的节奏。

    一个多月前,陆玉森离开晋城后,辰帅府邸不可能闲着。

    东方星语养父母即使还了债还是没有逃过一死,她刺杀陆正南失败,后来被陆玉森劫了囚车带着逃上了大关山,而养父母被督军府的主人张静瑶带人杀了,

    星语养父母的儿子杨迪一直下落不明,是否活着东方星语完全不知道,星语也知道哥哥和母亲着急让她出国的原因,他们不想她被陆玉森纠缠,而作为东方家的四小姐,辰帅的妹子她也不能让陆玉森来纠缠自己了。

    东方斯辰这边已经着手在给星语准备出国的手续,托人打通法兰西那边的关系都需要时日,关键是星语读书不多,这才在教会女大读了一年,一个人去法兰西根本不行,首先法语是个问题。

    这些天辰帅府邸给妹妹请了法语老师,在给东方星语恶补法语。

    关键这去年才传出辰帅的妹妹从国外回来,这又要走,所以消息及其秘密,除了东方斯辰和穆一念江薇尔外便是东方星语本人了。

    星语不知道这一走要什么时候才可以回来,便要求哥哥想法子找找她养父母的儿子杨迪,这是她这些年的心病之一,虽然说是养父母将她卖进了蜀军督军府,可养父没有染上那些坏习气的时候他们对她都很好的,卖了她实属是不得已。

    因为养父染上大烟后又被人蛊惑去赌博,哥哥十三岁就被迫辍学在码头赚钱养家了,那时候日子那么难过哥哥还是要坚持让小杨梅读书;在杨迪十五岁那年,因为养父欠下一大笔高利贷,要债的逼的不行,那些人无恶不作,他们放了狠话要将杨迪抓走,养母连夜让儿子跑了,让他永远都不要回来,从此哥哥没了音信……

    东方斯辰的黑鹰特种队不是吹牛的厉害,几天时间便找到了隐姓埋名的杨迪。

    杨迪改名杨振宇,在蜀军的一个边陲营部当兵,眼下已经混到营长的官职了。

    得知此杨振宇真的是养父母的儿子杨迪后,星语在黑鹰的几个精锐便衣护送下和杨振宇在晋军于蜀军交界处的一个小城秘密见面。

    这几年星语的所有经历,杨振宇(杨迪)都知道,他隐姓埋名混在蜀军部队就是在卧薪尝胆壮大自己实力,想着有朝一日将妹妹抢回来,替父母和妹妹报仇。

    陆玉森为了杨梅而劫囚车的事情不是小事件,当年在全国所有军阀中引起一片哗然。

    杨振宇当然也是知道的,那个时候他虽然替妹妹着急,但到底是她的身边有个陆玉森,他多少可以放心点,但还是担心多余放心的,毕竟陆玉森的名声他可是知道的,真的害怕自己还没能力保护她的时候,被陆玉森捷足先登了。

    一年前,听到大关山一夜之间全军覆没,杨振宇也是大病了一场,可他从来没想到那个整天跟着他屁股后面喊他哥哥的小丫头竟然是晋军总司令的妹子,这让杨振宇也是悲喜交加。

    杨振宇这些年看似对陆正南和蜀军忠心耿耿,但他也是提心吊胆的在未雨绸缪,生怕一个不小心满盘皆输。

    可谁也没想到和妹妹的见面竟然是这样的身份。

    陆玉森的一举一动,一丁点功过在别的地方或许也只是个传说、传言,可在蜀军简直就是每天的军中新闻播报,无论蜀军将士们将陆玉森的各种事迹当做打仗练兵后的消遣谈资也罢,还是打心底里敬重他是条汉子是个爷们也好,但又碍于蜀军的当家人是陆正南而不敢明面上崇拜陆玉森也好,总之,杨振宇领导的那应营的士兵,其实都心里明镜儿似的,他们的营长杨振宇,其实心底是倾向于陆玉森的。

    晋蜀两军交界处的小城,一个及其隐蔽但又大气恢宏的四合院内。

    周围重兵把守,都是杨振宇的心腹和晋军的便衣护卫。

    兄妹俩谈了很多这些年的过往,星语也说明了来意,她马上要去法兰西了,也不知道这一走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既然哥哥如今也出息了,好歹也是蜀军的一个营长了,她也就放心了。

    无论如何杨家满门被灭也是因为她引起的,星语觉得做人要有良心,无论如何哥哥对她是最好的。

    当时家里最困难的时候,哥哥从码头回来拿着一个热乎乎的馒头,看着她吃,而自己在边上吞口水,却说他不饿他已经吃过了……

    如今,兄妹再见面,杨振宇备了一桌酒菜,可他们俩谁也吃不下去。

    星语诉说着如今和过往,而杨振宇只是喝酒,抽烟,觉得命运就是跟他开了一场玩笑。

    星语看了看时间道,“哥,你也出来一天了,我们兄妹就此别过吧!不要引起人的怀疑,哥,如今在这乱世里无论给谁当兵都是求个生存二字,那就在蜀军中好好呆着吧!什么报仇之类的其实冤有头债有主,咱们家的仇你找谁去报都似乎不合适,毕竟爹爹当年的确是欠债了,所以,放下仇恨好了。”

    无论星语说什么,杨振宇都只是喝酒抽烟,星语夺过杨振宇手中的酒杯,“哥,放下仇恨,轻松的活着,我不想看着你这么累,这么辛苦,十三岁就开始压着生活的担子了,你该为自己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