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生命工厂 > 第464章 夜斗 7
    压力没因援兵的赶到有任何的缓解,身处包围中的查尔斯伯爵还是可以感受到来自洛恩的威胁。虽然有一瞬间,他们查尔斯家族的战士确实爆发了一次反扑,但很快,惨叫又再次出现在他的耳中。

    从那变调的查尔斯三个字中,伯爵大人很肯定那就是他们查尔斯家族的战士在悲鸣。

    “为什么?”

    问着身边的拜伦,查尔斯伯爵有太多的疑惑。按照道理,现在应该是他们占据风。可做了那么多的努力,结果实在太让伯爵大人伤心。

    只是他的问题拜伦也无法回答,打仗不是拜伦的强项。能在逆境中把局势扭转到现在,他认为查尔斯伯爵已经做的很好了。

    现在比拼的就是双方战士的水平,如果他们先抵挡不住让查尔斯伯爵成了洛恩的俘虏,那他们自然是失败了。

    而要是法斯特家族的军队终于到达极限,说不定他们就可以反败为胜。两者哪一个几率更高?很不幸,拜伦觉得他们查尔斯家族的士兵会先倒下。

    因为从头到尾,法斯特家族都沉默的可怕。这种军队的极限在哪里,拜伦看不出,相信查尔斯伯爵也不知道。

    让谨慎的拜伦来选择的话,他会主动撤退以求来日。但瞧通过寥寥无几的火把照射,查尔斯伯爵难看的脸色使他没有把喉咙里的话说出来。

    假装没听到伯爵的问话,拜伦悄悄把自己隐藏在黑暗中。无论如何,他不能让查尔斯伯爵成为野种的俘虏,真要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也只能强行叫人带走伯爵大人了。

    在拜伦偷偷找人的时候,占据优势的洛恩却也没有闲着。只需要继续保持攻势,胜利就是属于洛恩的,但他的表情可没有一点胜利的模样。

    而这要归功于查尔斯家族的抵抗,学会从肉球的反馈中掌握局势的他发现自己的部队伤亡比想象中的要严重不少。

    那些改造自兽人和野人的肌肉壮汉不必多讲,与骑士纠缠的他们死伤严重十分正常。但由他坐镇的主战场也出现大量伤亡就有问题了,自从陷入夹击后,死亡的改造人已经是先前半个多小时戮战总和了。

    要不是改造人没有士气的说法,说不定此刻他已经开始撤退了。一千多点的士兵,想要包围活捉查尔斯伯爵根本是痴人说梦。

    但就算凭着改造人的坚韧赢得了最后的胜利,洛恩也没有力量继续发起攻击了。因为他可是清楚查尔斯家族拥有万的军队,这里显然并不是他们的所有力量。

    当然,要是可以幸运的活捉查尔斯伯爵,那一切就不一样了。可瞧查尔斯家族战士的拼命劲,洛恩觉得这个希望不是很大。

    所以,他开始思考着如何在减少自己损失的情况下打败查尔斯家族。但洛恩又没有生力军可以用,重装部队被用来拖住查尔斯家族的骑士了,而他自己拥有的那五百多骑兵也早就下马加入了战斗。

    此刻双方都已经纠缠在了一起,重整队伍,对改造人来说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何况一旦让胶着的改造人退出厮杀,很可能会让查尔斯伯爵和他的援兵汇合。

    原本埋伏偷袭就是一锤子的买卖,过度的纠缠,其实这场伏击就已经失败。查尔斯家族凭着家族战士的顽强抗住了袭击,而洛恩依靠改造人的优势愣是打出了优势。

    既然改造人对查尔斯家族的战士有巨大的优势,洛恩自然要想办法扩大这些优势,让他们彻底的碾压对方。

    可改造人能够在黑暗中碾压对手,靠的就是他们相互可以感应对方的能力。现在这个优势已经被查尔斯家族给大幅度缩短,耳边充斥的声音让洛恩感到心烦。

    特别是查尔斯家族的生力军加入后,人数优势明显的他们喊起来就更透亮了。洛恩就算想要让改造人把声音压下去也很难做到……

    把声音压下去?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抓住刚才一闪而过的想法,他马就有了一个办法。

    查尔斯家族的战士能够用声音这么轻易的分辨敌我,那是因为改造人太沉默了。可如果他们也开口叫喊,甚至是学查尔斯家族的战士一样大喊查尔斯情况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果然是不要脸的畜牲,在战斗中喊别人家的口号。换了是正常的军队,对士气肯定是致命的打击。不过改造人却没有这样的烦恼,没有荣誉感的洛恩也丝毫不在意喊着查尔斯来获得最终的胜利。

    “莱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改造人足够单纯才能感应到自己人,本应该和改造人一样拥有感应能力的洛恩却始终无法掌握这项技能。

    只能大喊着莱尔的名字,但查尔斯家族的口号太过响亮,莱尔根本无法听到洛恩的呼唤。

    好在改造人之间的信任就是建立于他们能够互相感应的基础,洛恩的要求也不复杂,随便一个改造人就可以理解。

    找不到莱尔的他干脆拉过身边的改造人并吩咐着他把自己的命令传递下去:“喊查尔斯,让每一个人都喊查尔斯!”

    相互信任的改造人不会质疑同伴的转述,一个接一个,很快战场每一个人的嘴里都发出了同样的声音。如果单就听声音来判断的话,查尔斯家族无疑已经得到了最终的胜利。

    整片战场到处都回荡着他们家族的名称,犹如胜利后的狂欢。可实际,他们刚才还明明正在苦战。不仅是查尔斯伯爵面对爆发的声音忽然愣了一下,连交手的士兵听到对方嘴里的声音后也下意识的准备调转方向。

    可他们刚一放下武器,本应该和他们同一阵营的同伴却把手里的长剑刺进了他们的身体里。看着嘴里依旧在喊着查尔斯的家伙,真正隶属于查尔斯家族的士兵无法理解为什么对方要攻击自己。

    受了重创的战士也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了,一拉一带,长剑利落的收割了他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