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生命工厂 > 第439章 真正的继承人 下
    用着生平最快的速度,穿戴整齐的罗里跟着侍从来到了查尔斯家族的城堡。辉宏的城堡比法斯特家族的庄园高级了可不止一两个层次,但罗里已经不是当初的乡下少年了。

    只是连禁果都已经啃烂的他还是忍不住有些两腿虚软,那是源自于少年内心的自卑。就算路上知道了查尔斯伯爵不是想要他的小命,可毕竟是寄人篱下,谁知道哪天查尔斯家族就不养他了。

    到时候没有任何生存能力的罗里该何去何从,光是想想就让少年感到恐惧了。打定着主意,无论伯爵找他干什么,他都要抓紧机会拍马屁。

    这点上,经常这么伺候席琳的罗里到十分擅长。而且在他看来,查尔斯伯爵还比席琳容易伺候。那个恶毒的女人可不像查尔斯伯爵大方,但席琳就是查尔斯伯爵的女儿,就算是最初来到查尔斯领报告席琳已经背叛了查尔斯家族,罗里的语气里也不敢有任何的不敬。

    虽然在外面他自称是什么法斯特大人,一旦进入正式的场合,罗里只是个连贵族称号都没有的小屁孩。战战兢兢的跟着侍从进入法斯特伯爵的书房,他这样的小人物也只能接受这样的待遇。

    但今天,小人物的面前有了一个天大的机会。只要成功把握,那他以后就真是法斯特大人了。没有任何的客套,查尔斯伯爵直接问到他。

    “罗里·法斯特,你想成为法斯特男爵吗?”

    表面上来看,这是一句废话。因为罗里做梦都想着成为法斯特男爵,查尔斯伯爵肯定也清楚。但大人物通常都不会讲废话,说出这样的东西,只能是查尔斯伯爵有了什么想法。而且这个想法很可能可以将他推上法斯特男爵的宝座。

    但不管代价是什么,对一无所有的罗里来说都可以接受。查尔斯伯爵也知道罗里不会蠢到拒绝这样的好处,关键也不在罗里,如何打通塔林城的关系才是最重要的!

    为此,他已经让远在塔林城的科林开始行动了。无需罗里的同意,他们查尔斯家族用着罗里当借口在塔林城的贵族中散布着谣言。

    内容自然是以洛恩私生子的身份作为突破口,不仅说他出身低微,甚至还质疑起了洛恩和老法斯特男爵的血脉关系。证人当然是同样出身法斯特家族的罗里,在继承权上做着手脚,他们跳开席琳到处宣扬着罗里才是合法的唯一继承人。

    罗里远走查尔斯领也被歪曲成了求援庇护。而提倡合法制,维护北境法律的查尔斯家族当然不会拒绝罗里的求助。为了表示他们出兵插手小领主纠纷的合理性,席琳也被挑出来明正典刑。

    当然故事中的席琳是被洛恩所胁迫不敢回到自己娘家的可怜女人,查尔斯伯爵作为父亲,当然不能容忍自己的女儿被洛恩凌辱。根据当初洛恩和席琳的丑事,这个说法在塔林城还很有市场。

    毕竟有那么多双眼睛都看到了继子与后母之间肮脏的一幕,查尔斯家族的声明的确有那么一点事实依据。北境大公可以阻止大贵族兼并小贵族,但不能妨碍人家的家事。

    唯一能够让北境大公插手的地方也就是洛恩和罗里继承权上的纠纷,以洛恩目前的情况,他已经够资格第一时间进入大公的视线了。

    但因为红眼兽人的缘故,已经离开塔林城亲临第一线的他暂时无法腾出手来处理。这个时候,塔林城的领导权就落在了大公夫人的手上。

    查尔斯家族掌握到了一个好时机,洛恩和贝克家族的恩怨也不浅。无论是瓦尔特还是卑劣短剑的事情,吃了暗亏的贝克家族都不可能忍气吞声。

    现在有人跳出来替他们解决掉洛恩这个麻烦,他们自然不会拒绝人家送上门的好意。何况查尔斯家族可是花了不少代价来打点上下,除了正掌权的北境夫人。

    洛恩名义上的君主,小安娜也因此得到了好多礼物。而听说贝克家族要去教训洛恩,让她换一个封臣。小安娜当即拍手叫好,本来她还指望着洛恩发达了来娶她。

    可惜,在畜生把满怀少女倾诉的信纸随手扔在一边时,安娜就看清了洛恩的本质。期待了许多个日夜,结果没有任何回信。

    辜负少女的畜生理应得到惩罚,所以,无论是瓦尔特的行动还是劳伦斯的决斗,安娜都没有任何的表示。甚至到了现在,收了查尔斯家族的礼物后,她还预祝着查尔斯家族可以马到成功。

    连洛恩的封君都点头了,后面的事情比计划还要顺利很多。大公夫人无法绕开北境大公剥夺洛恩的爵位,但她却可以站在罗里一边质疑洛恩的血脉。

    私生子的身份本来就限制了洛恩在上层贵族中的发展,被查尔斯家族玩了一出亲子鉴定后,让洛恩交出爵位的声音一下子多了不少。

    借着这股东风,查尔斯家族当即以席琳为借口大张旗鼓的高调宣布和洛恩代表的法斯特家族进入交战状态。而且早就在开始准备的查尔斯家族在公开宣布了没几天,就已经集结好了军队。

    当席琳收到来自哈里森家族转送过来的情报时,查尔斯家族的军队早就离开了自己的领地。而路上的领主非但允许那么庞大的军队从自己领地上通过,甚至还有不少家伙想着巴结查尔斯家族给查尔斯家族的军队提供了补给和住处。

    缺乏属于自己的联络网,席琳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也只得把事情往最坏的情况考虑。特别是当她听到哈里森家族的使者把塔林最近发生的事情汇报一遍后,她就知道这场战斗是无法避免的了。

    很难想象自己的父亲到底有多无耻才能利用自己女儿的丑事来满足自己的愿望,可事情明摆的放在眼前,当初查尔斯伯爵能把青春靓丽的席琳嫁给垂垂老矣的老法斯特男爵就能够知道查尔斯伯爵是个不怎么在乎颜面的家伙。

    如今做出这样的事情,也算是合乎他的一贯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