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生命工厂 > 第104章 敬爱的母亲 上
    解决掉了活着的兽人俘虏,确保没有一只漏网。洛恩把罗伯特等人派出去警戒四周,自己留下来查看肉球的改造工作。

    原本他的计划是在起始月二十日之前到达里尔德小镇,发出去的信息是二十一日在小镇的一家旅店内碰面。可看着肉球一只只的吐出整完容的兽人,洛恩忽然发现他的时间有点不够用了。

    六十六只兽人,大概可以转化十三只左右的整容兽人。肉球的速度一般是二十分钟不到的时间转化一只,十三只的话就需要消耗三个多小时!

    看看天色,洛恩估计到时候就已经接近傍晚了。这样算来,他今天一天的时间就浪费了将近一半。而且多出来的十几名壮汉没有代步的马匹,速度不可抑制的再次被拖慢。能不能在二十日到达里尔德小镇,似乎成了一个考验。

    头一次赶路的洛恩,算的不够精细,又因为要增添战力发生意外也实属正常。可意外已经发生,后悔没用了。只能想办法弥补!

    ……

    在洛恩焦急的等待中,离他很远的位置。一个面色白皙的女子正缓缓的展开手中的纸条,里面的内容正是莱尔死前写书的暗号。

    而皮肤白皙,神情却有些阴鸷的女人,就是洛恩想要尽快干掉的后母——席琳·查尔斯。

    对比着手头上的暗号本,席琳解读出了里面真正的含义。所有无序的字语,都可以在她的暗号本上找到相应的意思。重新排列一下,里面的东西就很明了了。

    ‘起始月二十一,里尔德小镇,北境旅店有埋伏。刺杀失败,目标强大,首领叛变。”

    字语很少,内容很丰富。席琳甚至看了又看,怎么都不敢相信纸条上的东西是真的。

    可暗语的使用,专门用来联络的迅鹰都不会有错。里面的内容也不像是在故意给她设套,但席琳实在无法相信万无一失的刺杀会失败。

    更加不能相信的是,后面八个字!目标指的是谁,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可一个种地的小野种,怎么可能会和强大挂上钩?而特殊培养的死士,为什么会突然叛变?而且还是带头的首领背叛了他们家族,用脑子想想就应该知道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可惜帝国正常不会出现巫师,巫师两个字莱尔找不到代替的字眼。所以,在给席琳的信息中无法提及。正因为信息的不全,让席琳陷入了迷茫。

    正当她还在思索的时候,一个声音在门外响起。

    “母亲大人,午饭已经准备好了。您是在房间里用餐还是去大厅里?”

    说话人声音虽然带了一些童音,可年纪起码也有十几岁。而席琳最多不超过二十五,很明显,门外的人虽然叫着席琳母亲却肯定不是她自己的亲生儿子。嫁给老法斯特的时候,她还是大家小姐,结婚后肚子也一直没有动静。这个儿子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思路被打断,席琳的脸上露出一抹不快。可她很快就把不满压了下去,重新换上了一付正常的表情。

    “门没锁,进来吧,罗里。我在房间里吃。”

    “是,母亲大人。”

    叫罗里的人对席琳非常的尊重,一言一行他都表现的小心翼翼。连推门的动作都不敢太大,好像他一旦弄出不和谐的声音就会影响到窗口坐着的佳人。

    注视着那张长的和洛恩有几分相似的脸,席琳忽然说道:“罗里,你的堂兄好像正在去塔林城的路上。”

    “当啷”

    正在摆放的碗碟发出奇怪的碰撞,那是听到席琳说话的罗里不小心失手把东西撒了出来。

    堂兄,多么陌生的称呼。原本老法斯特男爵并没有子嗣,罗里·法斯特作为侄子很有可能继承爵位。可就在几年前,突然冒出一个野种。抢了本应该属于他的东西,那就是他的堂兄——洛恩·法斯特。

    “母亲大人,您不是说他不会有机会活着走出大草原吗?为什么他还能去塔林城?您一定要帮我!”

    听罗里话里的意思,他好像也知道席琳派出杀手暗害洛恩的事情。而且从他的语气中,不难听出罗里想要洛恩不得好死的心愿。唾手可得的地位因为突然杀出一个洛恩而泡汤,想要让罗里不恨洛恩有点强人所难。

    为了得到应有的继承权,罗里早就在暗地里投靠了席琳。甚至在法斯特男爵身死后,立刻认了席琳当母亲。也亏他十几岁的人可以厚着脸皮叫一个二十出头的女人叫母亲!

    但如果洛恩活了下来,罗里所做的一切就全部付之东水了。席琳承诺他,在他成年后就把爵位传给他的诺言也将成为一句狗屁。

    心急的罗里顾不得失礼,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跪在地上拉着席琳的裙角开始哭诉。

    “母亲大人,那就是一个野种。谁知道他的父亲到底是谁,我们不能看着他继承法斯特家族的爵位。而且他和我不一样,我会好好的孝敬您,但那家伙我早就看出他是一只白眼狼。

    等他继承了爵位,我们就麻烦了!”

    罗里的话让席琳嗤之以鼻,如果洛恩真的继承了爵位。有麻烦的只会是罗里自己,在她的吩咐下,罗里在几年中时常找机会排挤洛恩。他们之间的关系,可没有堂兄弟该有的亲情。

    而席琳再怎么说,名义上都是洛恩的母亲。就算洛恩如何的丧尽天良,料想也不敢对她怎么样。退一步讲,就算洛恩真的丧心病狂的想对付她。她还有自己的家族可以避难,难道会怕一个小小的男爵吗?

    可这种情况只是假设,会发生的几率不超过千分之一。窥视法斯特领的也不单单只有罗里一人,席琳自己同样盯着老法斯特留下的位置。

    曾经无忧无虑的少女,在家族的需要下嫁给了一个糟老头。好不容易弄死了可恨的老家伙,她同样不允许一个突然冒出来的人摘夺她的胜利果实。

    不管那个野种得到了怎么样的助力,最终的结局,都是要死在她的手中。席琳亲手干掉了死鬼法斯特的母亲,毒死了他的父亲。洛恩也不可能侥幸逃出她的魔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