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生命工厂 > 第89章 决斗邀请
    到底是因为他是私生子才会被劳伦斯仇视,还是由于洛恩个人长了一张欠揍脸的原因?可惜,这个答案洛恩无法从劳伦斯的嘴中得知。不赶紧撇清自己的话,他将会因此而被北境贵族排斥。

    所有战斗在北境草原第一线的骑士都应该被人尊重,而漠视他们性命的人,肯定不会受到众人欢迎。从下面一声戎装的贵族脸上,洛恩也能够发现他们表情的变化。

    暗骂着劳伦斯阴魂不散,洛恩自劳伦斯出现后第一次张嘴说话道:“胡说,劳伦斯·贝克骑士。请问你能活着站在这里是因为什么?又是什么人冒着危险,在绝对劣势的情况下迎击兽人?”

    “狡辩!如果不是你把我们当成了诱饵,韦布他们就不会惨死。你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所有死去的骑士与侍从都是因为你的自私!”

    人,谁不自私?劳伦斯的要求未免有些太高,无私奉献的精神并不为北境人所提倡。但死去的骑士与侍从,多多少少在克拉克侯爵的军中有自己的朋友。

    劳伦斯以此为突破口瞬间就拉拢了一批人替自己助阵,一旦有人附和,洛恩的局面顿时就陷入了困境。毕竟在异世界,判断一个人有没有罪,群众的呼声是一个很重要的依据。

    幸好,克拉克侯爵没有因为洛恩势单力孤就直接宣判他有罪。他刚刚才公布洛恩是功臣,如果转眼洛恩就成了罪人岂不是说明他没有识人之明?

    双手虚压,示意着众人安静。克拉克侯爵身份最高,是最有权威的审判官,他的一举一动自然吸引着众人的目光。

    等到吵杂的声音渐渐下去,他说道:“我们不能只凭两人的一面之词就断定事情的真假,我已经叫人把另外两个当事人都找了出来。

    现在,让我们听听他们怎么说!”

    在洛恩和劳伦斯争辩的时候,克拉克侯爵派霍德去把欧文和阿瑟偷偷带到了后台。在自己的地盘上,阿瑟和洛恩的关系瞒不过侯爵,欧文对洛恩所做的事他心里也很明白。

    把他们叫出来,其实就说明了克拉克侯爵的态度。洛恩一见到阿瑟和欧文慢慢走上了高台,他立刻就高枕无忧了。阿瑟不必多说,欧文也不可能在这种时候背后给他一刀。

    “加纳德·欧文、阿瑟·斯坦尼,对于劳伦斯·贝克骑士指责洛恩·法斯特爵士的话,你们有什么意见吗?”

    以身份和对事件的了解程度,欧文比阿瑟有更多的话语权。所以,他先开口说道:“尊敬的侯爵大人,在座的各位同僚。首先我作为侦查小队的队长,对于此次事件负有最大的责任。

    本来就属于失职的我应该没有权力发表任何意见,但仁慈的侯爵大人决定给我这个机会,也为了不让无辜的人备受非难。所以,我最后还是站到了这里。……”

    不让欧文把话说完,从他那句无辜的人中。劳伦斯就听出了不好的信号,他打断欧文的话,大声喊道:“欧文大骑士,请你仔细考虑清楚。死去的骑士都是你的朋友,你难道忍心看着残害他们的凶手继续逍遥法外吗?”

    洛恩的行为最严重也就是一个见死不救,远远谈不上残害的高度。劳伦斯故意抹黑他的话,让洛恩恨不得让坑货生吃了他。

    “贝克骑士,如果一定要说有人残害了他们的话。我想,也只有我可以担当这个罪名。由于我的指挥失误,才造成了韦布他们的牺牲。”

    “不对!”欧文的话再次被打断,这回却是阿瑟找到了机会插嘴说道,“我才是那个罪人才对,如果不是因为我急着要把兽人入侵的情报传递出去冲破它们的包围。也就不会有后面的悲剧,更加不会害的韦布骑士等人遭遇不测。

    一切都是我的责任,我阿瑟·斯坦尼愿意接受所有的责罚。”

    论装模作样,洛恩只服阿瑟。他敢打赌,阿瑟连谁是韦布都不知道,可他依然可以声情并茂的缅怀他们。而且,明明是怕死逃命,居然被他说的这么正气凛然。在无耻的道路上,洛恩认为他应该向阿瑟学习。

    阿瑟表演的这么投入,洛恩觉得自己也应该加点戏份。可注意到底下青筋乱暴的劳伦斯,他还是压下了自己的冲动。已经赢定了,何必多此一举。万一劳伦斯恼羞成怒的拔剑和他同归于尽岂不是万事休矣?凭他和阿西娜的交情,不用怀疑。到时候,阴毒的臭娘们肯定会在治疗上出工不出力让他小伤变重伤,重伤到垂危!

    “不管你们怎么说,洛恩·法斯特置我们于不顾是事实。欧文大骑士,对于这一点,你应该没有什么好说的吧?”

    垂死的挣扎,劳伦斯现在就是抓着一根稻草不放。他没想到在自己养伤的时间里,不止欧文,连阿瑟都会帮着洛恩说话。而他能出现在克拉克侯爵的军营中,还是阿瑟把他带了过来。怎么才一天不见,对方就叛变了?

    劳伦斯没有时间思考,欧文的声音就在他的耳边响起。

    “贝克骑士,我们是骑士。直面危险是每一个骑士的责任,洛恩·法斯特爵士没有置我们于不顾。只有合适的战术才能让我们在绝对劣势的情况下扭转战局,很显然,法斯特爵士他成功了。

    不然,我和你都不会有机会站在这里。我们应该感谢他,而不应该把责任都推到他的身上。”

    欧文的话在劳伦斯听来就是摆明了态度要死保洛恩,一边的阿瑟显然也没有办法为他所用。两个最佳的证人都去了洛恩一边,而他的行为又让克拉克侯爵感到不快。想要翻盘,正规的手段已经没有作用了。

    丢掉拄着的拐杖,劳伦斯解下随身的长剑指着洛恩说道:“根据古老的约定,我希望通过决斗的方式来进行裁定。请在场的诸位当个见证,我劳伦斯·贝克向洛恩·法斯特发出决斗邀请,让圣光之母来判断我们之间的对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