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医小布天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拉菲挺好喝的
    布天礼貌的向皮三木告了别,回头向大厦的大门走去,刚走了没有几步,一个声音在头顶上方响起,布天抬头看去,只见二楼的酒吧间里,一个带着白色面具的男人悠闲地品着红酒向布天招了招手。

    “是你在跟我说话吗?”布天一脸的茫然的说道。

    面具男人举起手中的酒杯示意着布天,“当然,你搅了我的发布会,我还不可以问问了吗。就这么不说一句话就想离开,是不是太不把我们‘青木集团’不当一回事儿了。”

    布天微笑着耸耸肩说道“不是不把你们‘青木集团’不当一回事儿,而是我根本就没拿你们‘青木集团’当一回事儿,老实说,我一听到这个名字就浑身不爽,不知道阁下想怎样对付我们啊。”

    面具男人喝了一小口酒,砸摸了一下嘴巴说道“要不要也来一杯,这可是92年的‘拉菲’香醇的很。”

    布天嬉笑着说道“可以,那就劳驾您给来一杯吧。”说完,布天向后退了一小步,小金灵立刻搬来一把椅子送到布天屁股底下,布天看也没看,就那么顺势向后面一坐,跷起二郎腿,悠闲地坐在那里等着。

    面具男人嘴角一撇,讪讪的说道“您这是打算在下面喝吗,不上来和我对饮几杯。”

    布天一伸手,小银灵嬉笑着从口袋里摸出来一块‘棒棒糖’递给了布天,布天接过来一看,‘棒棒糖’好像吃过一样似的,光滑的表面还泛着晶莹的水渍,布天皱着眉头看了小银灵一眼。

    “嘻嘻,就剩这一个了,我就舔了几下。”小银灵萌乖的说道。

    布天一口把棒棒糖塞到嘴里,鼓囊着说道“我不喜欢和陌生人一块饮酒,你还是把酒扔下来吧。”

    面具男人一愣,惊诧的笑道“阁下想让我把酒扔到你那里,您不是在消遣我吧,我仍倒是能扔过去,就不知道阁下接不接得住。这么好喝的酒要是全洒掉了那不是就太可惜了吗。”

    哧溜一声,布天猛吸了一口‘棒棒糖’的糖汁,舔着嘴唇说道“那你就不用管了,你到多少我保管和多少,要是有一点洒出来,那你就罚我连喝十瓶这样的‘拉菲’,你看怎么样。”

    面具男人一听,心里暗骂道,十瓶你妹。把老子当傻子了,里外里全是你的好处,还十瓶这样的拉菲。拉菲你姐姐,想让我出血又出肉,姥姥。

    “阁下是在开玩笑吧,要是我扔下去了你故意不接,那要是按照您的方法,那我不是白白的损失十瓶好酒,就算你喝醉了,占便宜的还不是您吗。”

    布天正要搭话,一旁的小银灵说道“你是不是哈,十瓶喝下去就是神仙也会喝醉了,你会有什么损失,要真是那样,那我们不都随你处置了。”说完,还不忘向面具男人抛了一个大大的媚眼儿。

    面具男人一激灵,浑身像被电到了似的一抖,看了看小银灵和一旁的小金灵,眼神飘忽着,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吐沫想到,“这俩小姑娘长得还真是水灵,跟画上的一样,要是能享用一晚上,那不是比神仙都爽。”

    面具男人拿过来一尊高脚杯,到了满满的一杯‘红酒’嘴角上翘着笑道“好,就听阁下的,我把酒给您扔下去,您可要接住了,要是撒到外面一滴,那您可得要一口气喝掉十瓶,不许反悔的。”

    布天一听,暗自笑道,这家伙故弄玄虚的带个面具,看这个德行根本就是个三炮,也不会是‘青木集团’真正的当家人,不过就是个小喽啰。

    布天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四周,忽然发现原来站在他上的‘师爷爷’皮三木竟然不在那里了,就连原来的那一些人也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哪几位没有离开的‘老板’。布天知道,这几个所谓的老板,根本不是什么老板,就是稍微高级一点的‘打手’。他们正等着主子一声令下,好过来教训自己。布天冷笑着瞥了一眼哪几个‘老板’暗暗笑道“小玩儿闹。”

    “准备好了吗,我可要扔了。”面具男人把倒了满满一杯的‘红酒’拿到手里叫嚷着说道。

    布天悠闲地坐在椅子上吃着小银灵吃剩下的棒棒糖,玩味的说道“你扔吧,我接着就是了。”

    面具男人嘿嘿一笑,“小子,我就不信这么满的一杯酒你能接的住,等会我故意倒扣着扔给你,看你接的住不,想在这里耍酷,还以为自己是‘齐天大圣’不成。”

    面具男人双手捧着高脚杯,装模作样的来回摆动着,“我要扔了,您可要接住了。”说完猛地向下一丢,故意的身体向前一冲,手里的酒杯大头朝下着掉了下去,也许是惯性的作用,就被里面的‘红酒’居然没有洒出来。面具男人一直盯着下落的酒杯看。心里嘀咕着“靠,怎么没有翻个呀。”

    眼看着满满一杯红酒就快要和地面来一个亲密的接触,面具男人见到布天依旧没有什么动作,面具下面的一张脸渐渐地露出了玩味的微笑。

    就在酒杯离地面只有十几厘米的时候,小金灵轻轻地一挥手,原本大头朝下的酒杯居然像变魔术似的调转了过来,稳稳地落在地面上,酒杯里面的红酒轻轻一荡,一丝微微的水波荡漾开来,渐渐地恢复平静。

    “二丫头,过去拿过来,我要尝尝好喝不好喝。”布天翘着二郎腿,舔着快剩下一根棍儿的‘棒棒糖’说道。

    小银灵嘻笑着说道“好的,不过我得先喝一口,要不我不给您拿来。”

    布天翻着白眼说道“给你喝一口行了吧,真是个小馋猫,什么东西都想尝尝。”

    面具男人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幕,眼见着小银灵拿起满满的一杯酒向布天走去。

    “哎哎哎,你这是作弊啊,你不是说要接住我敬的一杯酒吗,这可不算是你接住的吧。”

    面具男人见小银灵悠闲地把一杯满满的红酒递给布天,忙不慌得的说道。布天瞥了一眼还在那里舔着小嘴唇的小银灵,嗔怪的说道“奶奶个腿的,让你喝,你就喝这么多,白瞎了这么好的酒,也不给你姐姐喝一口。”

    小金灵一听,皱着小鼻子说道“人家才不稀得喝呢,就给你们两个大酒鬼喝吧。”

    面具男人见布天没有应他的话,而是和自己的两个小‘情人’在哪里‘打情骂俏’一股无名之火瞬间烧到了脑门儿。摘下脸上的半截面具,狠狠地扔在地上,冲着哪几个没走的‘老板’们一挥手说道“还他妈的等什么呢,全都给老子拿下,死活不论。”

    话一出口,只见那几个‘老板’摸样的男人从身后抽出来一支金属的‘甩棍’。用力一甩,细细的棍稍儿就弹了出来,一个个怒目相向的看着布天走了过来。

    “哎哎哎,等等,忘了说一句了,那两个小姑娘可得给老子留着,制住了就行了,可别给老子打坏了。”面具男人忽然想到了什么,急急忙忙的招呼几位‘打手’说道。

    面具男人突然摘掉了脸上面具,满面淫邪的看着小银灵和小金灵叫唤着,布天抿了一口红酒瞥了一眼楼上的那个一直叫喊着的男人。

    “我说‘柴老头’啊。你怎么把脸上的遮羞布拿下来了,就那么有把握制服我们吗。”

    面具男人一惊,脸上变幻莫测的看着布天。

    “你怎么会认识我?你到底是谁。”

    布天微笑着说道“我就是我呀,怎么,这么快就不认识了,在烂尾楼那里要不是你老小子跑得快,说不定装在麻袋里的就是你了。还在这里装腔作势。你不嫌累得慌啊。”

    柴老头大惊,面色紧张的看着布天,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心里剧烈的盘算着,“妈的,这下褶子了,没想到是这个小煞星,看来准备的人手少了,要是一次制不住他麻烦的就是我了,到底怎么办呢。”

    顿了顿,柴老头讪笑着说都“哦,原来是‘云天集团’陆老爷子的姑爷啊,我说嘛,平常人哪有您这样的气势,真是失敬失敬了,其实我还得感谢您呐,要不是您帮我清理了两个叛徒,我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一对狗男女捞了公司那么多的好处,我应该谢谢您才是。”说完,柴老头一挥手,示意那几名‘打手’先停下。自己偷偷的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布天明知道这老家伙会有下动作,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品着杯中的红酒。等到喝的一滴不剩的时候,布天把手里的酒杯轻轻一抛,水晶的高脚杯划着优美的弧线,稳稳地落在柴老头面前。

    ‘叮的一声’正在拨着电话的柴老头吓了一跳,慌忙的把手里的电话快速的装到口袋里。讪笑着看着布天。

    “呵呵,要不要再来一杯啊。”柴老头嬉笑说道。

    布天站起身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瞥了一眼紧张的柴老头,“不喝了,时间也不早了,该回家了,几个‘媳妇’还在家里等着我吃饭呢。您要是没有什么事情了麻烦给大门打开吧,我要回家去了。”

    一脸的娃娃像,不温不火的说着,布天的举动像是听话的孩子要按时回家,这几句话听到柴老头后槽牙都快要碎了,眉毛都快拧到一块儿了,脸上还得装着笑意应道,“您请,您请,有时间再过来玩儿,我这就下去送送您。”

    布天一摆手,“不用了,您留步,有时间我一定会来的。”

    说完,布天大步的走出大门,快到大门口的时候,布天回头看着柴老头玩味的说道“电话打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