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医小布天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善恶一念
    布天突然一句话,不但把在哪里交代的刀哥镇愣了,就连李倩和十二位‘铁金刚’队员都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向了布天那里。十几个人惊愕的看着布天···

    好一会的时候,秃子嚷着刀哥说道“唉,我们头问你呢,到底知道不知道。”

    刀哥抖动着身体说道“没听说过,要说是小日本,那我知道,跟我们吩咐事情的就是一个留着小胡子的小日本鬼子。”

    “他是什么级别!”布天言道。

    “对!他是什么级别,快说!”秃子鹦鹉学舌的说道。

    “什么己悲不清楚,我只知道就连那个死老头都听他的。”刀哥道。

    “那个死老头,说清楚点,不许骂人!”秃子说道。

    “呵呵呵···”

    秃子又把大家逗乐了。

    刀哥略显委屈地说道“就是那个老柴头啊,大哥···你敢才不是也说过了吗。”

    听到刀哥前前后后的这些交代,布天陷入了沉思之中···“看来还真是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操重这哪个所谓的‘亲母集团’会是古堡里的那帮人吗?”

    布天不知道,想不想知道,当下还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小影还等着自己呢,只要那些人不来找我的麻烦,我也不会把麻烦找上门来,除非···

    ······

    面包车行驶在平整的柏油路上,一阵微风吹进了车窗···

    布天看着车窗外的景色,喃喃自语道“吹面不寒杨柳风!不寒是假的,倒春寒还是有的,正是这时不时的寒意才使得我们不会忘记这‘一年之计在于春’重要啊!等着看吧,一场即将来临的寒潮即将席卷整个东海市,又要下雪了,大家得穿暖和点才行,春天来了,夏天还会远吗!”

    听到布天的话,大家不解的互相互相看着,歪在那里的‘肥仔’小声的问道“唉,先生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没听懂啊。是说要下雪了吗!”

    秃子接茬道“奶奶的,你要是能听懂了,那你就是先生了,还用坐在这里瞎白活。”

    李倩坐到布天身边,柔声说道“小天,刚才的那个小子说的话,你是不是觉察到了什么?”

    布天微笑着说道“为什么这么问!”

    李倩嗔怪的说道“刚才不是听到您来人家在哪里对着车窗外感慨吗,只是想想问问。”

    顿了顿,布天严肃的说道“具刚才那小子所说的那些话,我突然间有种不好的感觉,想想最近家里面发生的一些事情,陆老爷子的突然受伤,还有凤舞爷爷的背离,再就是,一向安分守己,兢兢业业做事的陆叔叔,突然间变得市侩了许多。我要是记得没错的话,陆叔叔以前曾经和我说过,他同意陆爷爷的以前的安排,也就是陆爷爷要把整个山庄的将来都留个小影和我的想法。可这次咱们回来。刘叔叔变得和以前判若两人了,特别是他的脾气。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他跟陆爷爷发过脾气,一直都是个孝顺的孩子。”

    李倩皱眉道“你是说···陆不凡他有可能被什么人控制了!”

    布天点点头,又摇摇头···

    “什么意思啊!又点头又摇头的,你到底有没有个准注意!”李倩嗔怪的说道。

    “再说吧,先回家!”布天笑道。

    ······

    面包车一路绝尘,半道上把两个碍眼的家伙人到了几十里外的一个‘废品收购站’,秃子还叮嘱收废品的说‘麻袋里的东西非常值钱,一定要自己留着,千万别买了。’说完,坏笑着来上车门径直向‘步云山庄’开去。

    收废品的老两口看着两条扭动的‘麻袋’一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老两口吓得不知所以然了,瞪着四只眼睛看着两条‘麻袋’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爹!这里面是什么物件,怎么还是活的!不会是两只小猪崽吧。”老婆儿说道。

    “看着不太像,小猪崽有这么大的吗?要我说,肯定是两只小羊羔。要这是两只小羊羔那就好了,在要是两只母的,那咱们就有养奶喝了。”老头满脸皱纹的笑着说道。

    老婆儿嗔怪的说道“哎呀!你个死老头子,光说不练,你把麻袋解开看看不就知道里面是啥了吗,在这里瞎猜有个蛋用。赶紧,揭开麻袋看看!”

    老头呵呵笑道“对啊,还是老婆子明白,我怎么就忘了,你等着,我这就解开麻袋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宝贝’!”

    老头伸出粗糙的大手,向着一只麻袋走去···

    “这绑的也太紧了,解不开呀!”老头涨红着脸说道。

    这时,老婆儿拿着一把锈迹斑斑的大砍刀走了上来···“起开,就知道吃,要你有什么用啊。让我来!”

    老头听话的马上站了起来,嘻笑着说道“嘿嘿,你不知道要我有什么用吗,是谁一到晚上就哼哼唧唧的缠着我,你说要我有什么用!”

    老婆儿一瞪眼,厉声的说道“闭嘴!给我过来,等会儿老娘解开了,你给老娘看着,要是‘猪崽’‘羊羔’什么的,给老娘看住了,可别让它们跑了。”

    老头一听,听话的站到了老婆儿旁边。

    锈迹斑斑的大砍刀在系着麻袋口的绳子上来回的拉锯,没过一会儿,麻袋口的绳子就被割开了···

    “解开了,解开了,快看看里面到底是啥东西。”老头兴奋的说道。

    老婆缓缓的打开了麻袋口···一撮儿长长黑黑的头发露了出来···

    “啊···”

    ······

    布天他们此时正坐在车里悠闲地闭目养神,‘废品收购站’哪里发生的事,布天根本不知道,秃子把‘麻袋’里的‘东西’交到两位老人手里的时候,布天正迷糊着睡觉呢。全然不知道秃子好心办了坏事儿。

    老婆儿解开麻袋口的那一瞬间,立刻吓得魂飞魄散,一个披头散发的大活人站在了自己面前。突如其来的惊吓,老婆儿突然心脏病突发昏倒在地,老头也顾不得什么‘猪崽’‘羊羔’的了,抱起老婆儿就往医院赶。

    任晓芬被老婆儿放出来以后,没有立即给装着刀哥的那只麻袋解开,狠狠地踢了几脚装着刀哥的麻袋说道“刀子,死了没,要是没死出个声老娘听听。”

    麻袋了传出了‘唔唔唔的声音’,任晓芬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说道“死刀子,那么玩儿命的扑我,是不是很想杀了老娘啊。老娘哪里对不起你了。不就是贪点小钱,被那老不死的骗了吗。我这都是为了谁你心里不知道吗,你说你吸上那玩意儿以后败了老娘多少钱你不知道啊。老娘看不的你每次要死要活的样子,只能去委身那个老不死的,这才能让你舒服点,你还打我!呜呜呜···要不是看着你曾经对我好的份儿上,我就···”

    “笑粉【小芬】,唔唔唔···”

    麻袋里的刀哥支支吾吾含糊不清的叫着。

    任晓芬蹲下身体解开了装着刀哥的麻袋,摘了下来塞在刀哥嘴里的‘臭袜子’瞪着眼睛看着刀哥···

    “好了,这下你可以杀了我吧!”任晓芬梨花带雨的说道。

    刀哥深情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久久的说道“小芬,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任晓芬嗔怒的说道“假的,你杀了我吧,反正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我早就厌倦了,还不如死在你手里一来百了,等下辈子做个好女人···再来找你!”

    刀哥笑了,故意说道“都做好女人了还来找我这个‘渣滓’干什么。”

    “找你收债!谁让你这辈子欠我的呢!”

    刀哥猛地抱住了自己的女人,流着泪说道“小芬,我们一起离开这里,找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一间小屋,一陇薄田,去过一过‘男耕女织’幸福生活。从此不再理会这些江湖上的纷纷杂杂,你愿意们!”

    女人点着头应道“嗯!”

    俗话说得好,‘浪子回头金不换’,听了女人一段肺腑之言。迷途知返的刀哥决定弃恶从善。后来,刀哥带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和领养的‘义子’离开了东海市,找到了一个靠海的小城镇,过上了‘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幸福生活。

    一次内心的救赎,改变了刀哥后半辈子的一切,也许没有布天这次的‘抓捕’可能刀哥还在稀里糊涂的混日子,正所谓‘命由天定’!冥冥之中···真的可能会有神灵存在吧!

    微风吹过,阳光变换着不同角度切换在疾驰的车窗玻璃上,临近八九点钟的时间,国道上已是来来往往穿梭不停的大小车辆,布天望着车窗外的景色,心里不由得想念起了还泡在池水里的陆影。

    一夜的时间过去了,不知道心爱的小影醒来了没有!焦急的心,时刻等待着,想念的心无时无刻的不在澎湃的跳动着。此时,面包车似乎了解到了布天的心情,一路飞奔着,驶向步云山庄。

    近了,就要快到了,布天的心不由得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