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医小布天 > 第二百零八章 一男一女
    看着人家眼馋有了些许反应的布天,正臆想着‘美好’事情的时候,一直柔若无骨的小手突然悄无声息的搭在布天的肩膀上面。布天一怔,面色一紧,冷冷的说道“谁?”

    小金灵捏着嗓子偷笑的说道“睡!呵呵呵···还没看见人家样子就急着跟人家···睡呀!你好坏坏呀!”

    布天老脸一囧说道“我是问你是谁,不是要跟你睡···呸呸呸。我知道你是谁呀,我就跟你睡!”

    小金灵一把抱住布天,嘻笑着说道“主人,那要是我···你跟不跟我睡啊!”

    布天转过身嗔怪的说道

    “这什么地方,还有心思瞎胡闹,我不是让你找另外的出口了吗,你怎么进来了。”

    小金灵嬉笑着说道“我担心主人啊,你要是需要帮忙了也没个人手,所以在我找到另外的地道口后我就下来帮您了。”

    布天道“找到地道口不好好的守在那里下来干什么,什么时候这么没脑子了!”

    小金灵撅着小嘴说道“人家知道的,我早就通知李倩姐姐派人守在那里了。也不分个青红皂白就知道说人家!”

    布天拍拍小金灵的肩膀,宠溺的笑道“呵呵,原来是这样的,我就说嘛,我们家的‘大丫头’不会那么没脑子的。好了好了,都是主人不好,错怪我们家的‘大丫头了’!”

    小金灵正要说些什么,突然,拐角处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两个身影鬼鬼祟祟的像布天他们这边摸了过来。一个男人手里拿着一把闪着寒光的砍刀,身后还跟着一位浓妆艳抹的女子。女子扶着男人的身体小心翼翼的跟着。

    “刀哥,是有人进来了吗?我怎么没有听见声音?”女子说道。

    “嘘···别说话,老子确定刚才就是有人说话,而且离咱们还不算远,就在那拐角处。你别怕,等会儿看‘刀哥’怎么‘英明神武’的抓住他们。”男子嘻笑着说道。

    女子媚笑道“对呀,我的刀哥最英明神武了,不过,最好是别杀人,活捉他们,把他们献给堂主做实验不是更好吗。到时候说不定还会得到一笔可观的奖励。”

    ‘刀哥’点都笑道“嘿嘿,都说最毒女人心,你个小扫货就是比我想得周全,好的,就听你的,正好老子最近手动有点紧。抓到这两个人,说不定堂主一高兴还真的会给我们一笔可观的奖励呢!”

    拐角处,布天和小金灵听到有人走动的声音,迅速隐秘在地道顶部的管道上方的夹缝里,看着一男一女向这里走过来。

    小金灵道“主人,不会就两个人吧,这么大的一个地方这么可能就两个人,不会是弄错了吧!”

    ‘嘘···别说话,看着。等会就知道了。’布天说。

    ‘刀哥’和那名浓妆艳抹的女子躲在拐角处的旮旯里偷偷地看着通道口···

    “咦!怎么没人!刚刚我明明听到有人在这里说话。怎么这回就没人了。”‘刀哥’说道。

    那名女子紧紧地抓着‘刀哥’,样子像是在发抖似的说道“刀···刀哥···哥,你真的听到有人在说话吗,不会是那些‘脏东西’跑出来了吧。我可听说···这栋楼的地下,原来死了好多的人,不会是···那些东西在说话吧!”

    女子说着,挺着半果的大胸脯,一个劲的往‘刀哥’的身上贴,恨不得粘在‘刀哥’身上。

    ‘刀哥’搂着女子,两只魔爪不停的在女子身体上来回的摩挲,嘻笑着说道“不怕,不怕。有你‘英明神武’刀哥在这里你还拍啥。没事,刀哥身上的阳气足着呢,什么样的脏东西见了刀哥都会退避三舍的。”说完,刀哥又回头往通道口那里看了看,发现确实没什么人,抱起女子就往来的地方走···

    女子趁势偎在道哥的怀里,一把搂着刀哥的脖子,小鸡啄米似的亲着刀哥的大脑袋,亲的刀哥满脸的‘朱砂’印,刀哥趁势把脑袋往女子那两个‘大车灯’上面贴去,鼻子拼命地吸着女子一对大车灯上的气味。女子不停的浪笑着,不停地扭动着身体。

    刀哥嘻笑着说道“既然没人,那正好我们就可以尽情的戏耍了。”

    女子说道“不行啊刀哥,还有好多药粉没有加工完,还是等干完这些活,在让妹妹我好好给你按摩按摩。”

    刀哥满脸堆笑这说道“没事,就这点活,后半夜再干也不晚,咱们先去好好地休息一会儿,等后半夜再起来把这些活干完,不耽误他们明天早上来拿。”

    女子在刀哥怀里扭着身体媚笑道“不要,还是干完手里的这些活再说吧,难道你还不知道‘老柴头’的脾气吗!”

    说道‘老柴头’,刀哥的面色瞬间紧了紧,撇嘴说道“我还怕他,老家伙再敢跟我刺毛,老子,就‘嗝屁’了他。”

    女子娇笑的‘蝴蝶飞舞’,轻捶着刀哥的胸脯说道“得了吧,就会时候装大尾巴狼。一见到人家‘老柴头’你就不会这么威武了。不信等明天早上那老家伙来了,你要是敢拔他一根胡子,我这辈子就是你的了,还给你生儿子。”

    刀哥面色又是一紧,讪讪的笑道“拔他的胡子呀,这不好吧。你要是让我打他一顿还差不多,要是拔他的胡子···我还真不敢,那老小子最看重的就是他的那几撮胡子。谁要是动了他的胡子,那老小子真敢和他玩儿命。我可不找这个倒霉。还不如和那老小子打一架来得痛快。”

    “哈哈···和那老家伙打一架,看你说的多硬气,也不知道是谁每次都被那老头打的‘鸡飞狗跳墙’,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一辈子都不出来。哈哈!”女子又是笑的‘蝴蝶飞舞’苍蝇嗡嗡的说道。

    刀哥猛地把女子撂到前面的桌子上,气急败坏地说道“擦你姥姥个腿,你个扫货!是不是早就跟那老家伙有一拐。要不然每次那老家伙来的时候你都浪的不成样子。说,老实交代,是不是跟那老家伙有一拐!”

    “哎哟,你跟死鬼鬼,弄疼人家了。你那张破嘴再说难听点。什么我就和那老家伙有一拐,你看见了?你个死没良心的,老娘全心全意的跟你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人家的心。呜呜···”女子说着就哭了起来。

    刀哥一看自己的女人哭了,急忙上前搂着女子说道“哟,我的小宝贝呀,快别哭了,你知道哥哥最看不得你哭了,刚才都是哥哥不好,哥哥给你赔不是,就当哥哥刚才是在放···屁!一阵风就没了。”

    女子抽泣着说道“那你还说不说我···跟那老家伙有一腿了!”

    刀哥正色的说道“不说了,永远都不说了。你是刀哥的女人,刀哥什么时候都相信你的,以后我要在胡说···”

    “我就切了你!”女子嗔怪的说道。

    刀哥讪笑道“嘻嘻,你要是舍得,那你就切了,刀哥大不了以后就像你一样,做女人,和你做姐妹行不行。”

    女子嗔怒的推了刀哥一把,“才怪,你要是做女人,怕是没人再敢上街了,就你这个样子要是变成女人,怕是连猪都不敢娶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个还看得过去的男崽吧!”

    刀哥嬉笑着说道“是是是,我还是做男人靠谱,所以说你还是不舍得···切了我是吧。”

    ······

    布天和小金灵两人见一男一女没有发现他们,悄悄地下了管道,布天又一次的观察了一下地形,发现过了拐角,前面就是那一男一女的所在地,周围无遮无拦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可隐蔽的地方,再往前去,就会惊动那一男一女,布天暗暗思量,还是先出去,看看从另外一个入口进来会有什么收获。

    布天拉起还在傻看着的小金灵···“走,我们出去。这里已经没什么可看的了,咱们去你发现的洞口看看有什么收获。”布天说完,拉着小金灵就往来似的那个洞口摸去。

    小金灵狐疑的说道“主人,那两个家伙不搞定他们吗?就这样放了?”

    布天摇摇头,小声的说道“不搞定了,让人家俩好好地玩耍吧。那两个只是小喽啰,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我们还是先出去,看看从你发现的那个洞口在进来会有什么样的奇遇!”

    布天带着小金灵摸出了洞口,一切都是那么的悄无声息的,出了洞口,小金灵指着一堆乱石头说道“主人,你看,那推石头后面的那颗大树。哪里就是另外的出入口,我让李倩姐派人正守着那里。”

    布天点头应道,“看见了,这样,我先过去看看,你先去通知李倩,让她在派两个人下去把那两个家伙控制了,顺便问问那两个都知道些什么,随后你在跟来。”说完,布天借着明亮的月光向乱石堆哪里摸了过去。

    布天抬头看了看夜色,月亮很亮,五米之内就能看清楚任何物体。布天知道这很不利于自己人的隐蔽,正希望此时来上一大片乌云,把明亮的月亮遮住。

    布天悄悄地来到乱石堆的后面,找到了小金灵说的那颗巨大的枯树···

    一阵风吹过,枯树顶部发出‘嗡嗡’的声音。布天急忙猫下了腰,警惕着看着枯树顶部。几分钟过去了,树顶上面依然静悄悄的,一个鬼影都没出来。

    “奶奶个腿的,吓死老子了,还以为有人要爬出来了。原来是风在作怪!”布天自言自语的嘀咕着。

    布天醒了醒神,向着枯树走去,布天刚想往树上爬,突然,一根粗大的绳子从树顶扔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