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医小布天 > 第二百零六章 烂尾楼探秘==中
    半空中,犹如一直滑翔的夜蝙蝠,悄无声息的滑落昏暗的夜空,轻轻地就地一个翻滚,布天迅速隐匿在楼顶的水塔后面,看了一眼黑斗篷男人。此时,那个家伙好像在专注某件事上,不时的,奸笑着,抖动着身体。

    这时候,小金灵沿着楼梯眼看就上到楼顶了,黑衣男人露出了阴邪的微笑,轻轻地向楼梯口那边挪了挪身体,等着小金灵自投罗网--“桀桀···小宝贝,快点过来呀,快到哥哥碗里来!”黑衣男人淫笑着自言自语道。

    鬼马的小金灵快到楼顶的时候,暗自嬉笑的瞥了一眼楼顶上的‘猎人’,突然猛地向侧面一跳,鬼头的小金灵跳到五楼的隔间去了。楼顶上的黑衣人不由得发出声音道“咦,这小妞怎么不上来了,这要是去哪里,那边没有步哨啊!”

    正当黑衣人琢磨着小金灵的去向的时候,布天已经悄悄地摸到了离黑衣人不到五米的距离了。布天暗笑“小金灵还说什么这人不简单,切,老子看着也一般嘛,等着,小爷来会会你了。”

    ···三米···两米···,布天猛地一跃而起,举起‘大背刀’向黑衣人看去···

    ‘当的一声’大刀被什么东西挡住了,火花四溅。刺耳的金属碰撞声音划破了寂静的夜空,黑衣人奸笑着说道“小小伎俩还敢蒙老子,桀桀,一看是老子就发现你了,还想用美人计引诱老子,不是太老套了吗。说吧,想怎么死!”

    布天一惊,故意讪笑着说道“嘻嘻,不小心被你发现了,不过没关系,小爷本来也没打算暗这来,既然都挑明了,那咱们俩就玩玩吧。谁死···还不一定呢!”

    静,安静的只有风声吹过,彼此都看着对方,谁都没有先出手,布天嬉笑着看着黑衣人,对方也在仔细的打量着布天。黑衣人看着布天手里的‘大背刀’眼神闪烁不定,也比知道是害怕呢,还是兴奋。

    不甜也在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黑衣人,一身黑色的斗篷,里面穿着筒形的半长上衣,先身穿着骑马裤,小臂上有护甲,刚才布天的大刀就是被黑夜人的护甲挡住了。布天不由得暗惊,大背刀有多锋利他是知道的,就是一寸厚的钢筋都抵不过大背刀的锋利程度。可见黑衣人的小臂护甲有多坚韧。

    布天皱皱眉头,暗道“看来小丫头说的没错,这还真是个‘亮点子’,那小爷今天就好好的陪他耍耍。”

    “报个名好吧,小爷不杀无名之辈!”布天直着脖子说道。

    “桀桀···小孩儿,‘三国演义’看多了吧,你以为这是阵前叫阵那。”黑衣人奸笑着说道。

    布天哈哈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三国演义’不少,还真别说,我就是照着三国演义上面学的,我这人平常不爱打架,也不喜欢打架,今天这是没办法,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您那,还是留个名吧,要不死了以后就没人知道你是谁了。”

    “桀桀···桀桀···小孩,你还好大的口气,你就那么肯定先死的是我不是你,我是你死了···要不要也留个名呢。不过我这人有个好习惯,就是我所杀死的人我从来都不问人家的名字。也就是你不用跟我说你叫什么,我也懒得知道那些无关紧要的。”

    布天点着头说道“那行,我就不告诉你我的名字叫什么了,那你总得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吧,不然我要是没留心一下吧你杀死了,到时候我会后悔没有问你的名字叫什么了。这样,你好是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此时,小金灵趴在五楼的西边角,正看着布天和黑衣人,只是看着有些不知不解的。小金灵眉头微蹙的暗道“这又是什么鬼,主人是在和那人谈判吗,还是等着我的侧援?”小金灵嘀咕着仔细的观察着布天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策应。

    “唉,我说,你到底说不说你叫什么名字,再不说的话我可要动手了。”布天挥舞着手里的大背刀说道。

    “桀桀,你这孩子真顽皮,非要知道我的名字干嘛。好吧好吧,我就告诉你,你听好了,叔叔姓‘吾’名字叫做‘大业’,连起来就叫···”

    “你大爷!哈哈,真是好笑,还有人叫这种名的。你···大爷。哈哈···笑死人了!”布天大笑着说道。

    黑衣人一愣,没想到布天先抢了白,弄得自己灰头土脸的,一时气急,瞪着一对三角眼看着布天···

    “小子,我看你是活腻歪了,想死早说话。”说完,从身后抽出一支明晃晃的短刀,冲着布天就刺了过来。

    布天暗喜,心道“等的就是现在,正所谓敌不动我不动,这下憋不住了先乱了阵脚,正是出击的好时候。”布天一看黑衣人手里的短刀。眼里精光一闪,暗惊道“好一把小刀啊,简洁流畅的刀身,血槽几乎都开到了刀尖部位,一看就是一把杀人利器。等会儿夺下来送给小银灵耍耍。”

    布天正琢磨着,银光一闪,黑衣人持刀就刺到布天身前来了,布天急忙使了一个标准的‘铁板桥’几乎九十度向后一仰,冰冷的刀锋贴着布天的鼻子划了过去。接着黑衣人的力量用老,布天顺势一个高边腿踢向黑衣人的脑袋。

    ‘砰的一声!’像是一快巨大的石头打进了沙堆里面,黑衣人一时没有在意小巧的布天,大意之下,挨了布天重重一击。黑衣人一个踉跄,噔噔噔的后退了几步。

    布天也不乘胜追击,笑眯眯的看着黑衣人说道“是不是很多小蜜蜂呀,嗡嗡嗡的在脑袋上面飞呀飞。没事,等会就好了。你先揉揉脑袋,等会儿我再让你常常什么叫做‘鲜甜如蜜’。”说完,还没等黑衣人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布天脚踏‘月影灵步’突然间窜到黑衣人面前···“还晕吗,来,我在给你治治。”

    布天出左拳,打向黑衣人。黑衣人急忙举起右手格挡,布天迅速出右拳,一拳打在黑衣人的鼻子上,眨眼之间的速度,快如闪电,急如劲风。黑衣人的脑袋刚刚有些好转,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一拳,黑衣人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撞在了门框上,巨大的冲击力使得他的脑袋用力向后仰去,一股红颜色的液体顺着黑衣人的两个‘小烟囱’流了出来。

    一时间,‘酸的,咸的’热热的就流了出来。黑衣人抹了一把‘血鼻涕’恶狠狠的盯着布天看,恨不得马上生吞活吃了布天。“果然是小瞧了你,没想到你的功夫这么快。不是说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吗!那好,我今天就破破你的快。”

    黑衣人缓缓地把短刀收了起来,两只手向身后一插,一对月牙形状的‘指虎’套在了黑衣人手上。黑衣人弹跳这,一边还扭着脖子,向布天挑衅着···

    “哟呵!月牙形状的‘拳刺’,这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小日本儿的吧,只有罗圈腿的小日本儿人忍着才是这玩意儿。你是小日本儿呀!那你今天是死定了,我这个人什么人都不恨,就是看不顺眼小日本儿。来吧!哥哥教你怎么用好‘指虎’省的你自己不小心再伤着了。”布天玩味的说道。

    又是攻心战术,虽然老套,不过布天觉得对眼前这个家伙还是挺管用的。这不,布天话音刚落,黑衣人就吃不住劲了,叫嚷着向布天冲了过来。

    “八嘎!该死的支那猪,看我不凌迟了你。”黑衣人完全失去了刚才的风度,像一只野狗似的发起了疯。

    布天不退反进,前冲一步,凑准机会又是连环三拳打了出去,一拳不偏不倚的又一次打在了黑衣人的鼻梁上,另外两圈布天故意的打在黑衣人手上的‘月牙形指虎’上面。

    只听,当的一声脆响,黑衣人右手上面套着的‘指虎’应声碎成两半。两片薄铁片掉落在黑衣人脚下,黑衣人瞠目结舌的看着自己的右手···

    “南妮?这是不可能的!”说完抬头看看嬉笑的布天。恍惚间好像想到了一个人···

    “你究竟是什么人!到底叫什么···名字!”黑衣人问道。

    布天做不好意思装,扭捏的说道“哎呀呀,您不是杀人从来不问名字吗。今天怎么样破例了。不过也没关系,等会我留意一口气,再告诉你,现在咱们还是继续···玩耍吧!”

    趁你病要你命。布天突然想起了家里的‘爱妃’小影还在药池里泡着呢,看看天色也不早了,没时间和这家伙再啰嗦了。手里的‘大背刀’一捥,趁着黑衣人迷糊的时候,一刀贴着地面扫了过去。

    黑衣人一看,急忙抬腿向后面退去,可是还是稍晚了一会儿,右腿刚刚向后面迈去,布天的刀锋就扫了过来···

    “啊···”只听,黑衣人惨嚎一声,一条‘人棒骨’就飞了起来,血水紧跟着就洒了一地,灰色的楼顶板瞬间就是殷红一片。布天没有丝毫在犹豫,垫步上前,一刀就扎在了黑衣人的肚子上,紧接着,布天抓住黑衣人的左手,猛地往黑衣人的胸口贴去···

    “别怪我啊,我只是按照你们的习惯,只扎了你的肚子,这也算是···善始善终吧,你们不是就喜欢刨腹吗。你可看清楚了,最后杀死你的是你自己,不是我。”布天一本正经的说道。

    黑衣人瞪着眼睛看着布天说道“我知道你是谁了,你就是···是···咳咳···你就是那个···”

    布天拍拍黑衣人的手,微笑道“哎呦,哎呦,快不说了,你看你都快倒不过来气了,快歇会吧,来,还剩一口气的时候,赶快告诉我你的名字。你说了,我再告诉我的名字,这样咱俩都不吃亏。”说完,还象征性的给黑衣人顺了顺气。

    黑衣人看着布天玩味的那个样子,胸口似乎也不那么疼了,只是突然间有种想哭的感觉。从始至终布天都在戏耍他,从始至终布天都在扮猪吃老虎,可惜了自己这个号称‘鬼影’一级杀手。黑衣人看着布天,突然笑了···

    “桀桀···那好吧,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您附耳过来吧。”

    布天看看黑衣人的样子,心想“这货一名几秒钟了,也掀不起什么大浪了,不妨就听听他说什么。”

    布天慢慢的俯下身子,侧过脸去听着黑衣人说自己的名字···

    黑衣人微笑一下,咬着布天的耳朵说道“我代号叫‘鬼影’是大日本‘稻川组’的一级杀手,我在这里是···”

    黑衣人趁着布天专注地听自己说话,右手慢慢的伸向了后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