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医小布天 > 第二百零五章 准备·治疗--下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布天站在梯子上就那么静静地看着陆影···

    布天伸手试了试水温,冲着下面小金灵说道“丫头,现在可以了,把‘冰灵雨果’拿一个给我。”

    小金灵刚想说话,朵儿从里屋我是跑了出来说道“哥,你要‘冰灵雨果’吗,我这里有。”说着,朵儿伸手入怀,摸索了一阵子,掏出来两个银色的果子递给布天。

    布天接过来一看,惊奇的发现这两颗‘冰灵雨果’依然保存着原来的新鲜度。布天满是不解的看着小朵儿···

    “小丫头,你这个果子放在那里,怎么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干枯?”布天说道。

    小朵儿嬉笑着说道“不告诉你,总之是放在一个好地方。这是我的秘密,不能跟你说的。”

    布天翻着白眼说道“切,不说来到,我还不惜得问了。”

    这时候,躺在白色池水里的陆影,突然地动了一下,嘴里嘤咛的说道“热···好热!”布天狂喜,急忙把手里的‘冰灵雨果’放到奶白色的池水了,池水忽然间泛起了一丝丝的波纹,如同搅动起来的奶浆。而此时的陆影,凝脂的皮肤上开始出现一个个的,米粒大小的黑色水珠···

    泛着红晕的皮肤下,一丝丝细如汗毛的黑线,渐渐地凝聚成一颗颗的黑色水珠,顺着陆影的毛孔徐徐的渗浸出来。一看到有效,布天着急嘛慌的又往池水里加进去两个‘冰灵雨果’,奶白色的池水氤氲蓝白两色的光晕,雾气中,陆影美丽的胴体犹如圣洁的处子,仙晕缭绕,不容冒犯。

    黑色的水珠越聚越多,渐渐地形成一条黑色的水线,沿着陆影凝脂般的肌肤流进奶白色的池水里,一股异样的香气弥漫在雾气当中。布天耸了耸鼻子,仔细的辨别这这股香气异样。

    有麝香的味道,又有木桂味道,似乎还夹杂着一些不知名的香气,到底是什么,布天一时还真得搞不明白了。

    这时,站在那里的小银灵突然说道“咦!怎么会有一股‘叮呤草’香气?这太不可思议了。”

    布天一怔,急忙说道“二丫头,你刚才说这是什么味道来!”

    “‘叮呤草’啊!”小银灵眨着大眼睛说道。

    “什么是叮呤草?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布天嗔怒的说道。

    小银灵嬉笑道“哎唷,还有主人不知道的东西啊,二丫头还以为主人通晓百草呢,原来也就是那么回事儿啊。”

    布天一时语塞,瞪着眼看着小银灵不说话。自从收了这个小丫头,经常会被这个小丫头稀奇古怪的问题问倒,也会被她博览的知识和通晓万物的本领折服。这次自己有露怯了,又一次被这个小丫头打败了。

    小金灵嗔怒的言道“二丫头,怎么跟主人说话呢,总是这么没大没小,是不是屁屁该挨打了!”

    小银灵伸了伸舌头,嬉笑着说道“没有,姐姐你也不是不知道,人家就喜欢看着主人吃瘪,这样才能显得我们重要啊,这样主人才离不开咱们,你说我说的对不!”

    “对个屁!赶紧告诉老子什么是‘叮呤草’!”布天装着很生气的样子说道。

    小银灵皮笑着说道“哟!主人生气了,二丫头该打。”说着,就打了几下自己的小屁屁,打完了抬头看着布天说道“主人不生气了,二丫头这就跟您说什么是‘叮呤草’。”

    小银灵背着手,学着布天平时的样子,来回的踱着方步说道;

    “这丁玲草吗,怎么说呢,说说后一种香料,也不算是一种香料,说是一种毒药也不算是一种毒药,其实吧,它就是长在阴暗角落里的一朵孤独的小草。只不过它不是一般的小草,它从发芽的时候就是能迷倒一头大象的‘麻醉’之草。只是这种东西不应该长在这个世界里呀,我以前知道的是这种小草都是长在···”

    说到这里,小银灵忽然顿了下来,不再说下去了。看着布天嬉笑道“主人,也就这么多吧,我说完了。”

    布天一听,愣神的说道“奶奶个腿的,你这跟没说一样,什么是‘麻醉之草’你也没说明白呀!”

    小银灵笑道“就是那种用来麻醉的灵草。只不过比一般的利害了许多。就是这,没别的了。”

    “麻醉?麻醉?”布天不停的重复这两个字,突然间脑袋里灵光一闪,似乎想起了什么,布天急忙下来,急匆匆的上了二楼装草药的库房。布天解开一个又一个装草药的口袋,寻找着什么。

    翻腾了十几分钟,终于在一个小号的口袋里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就是它了,这下小影一定会好过来的。”布天兴奋地说道。

    ······

    一连几日的小雨,今天总算是云开日出了,步云山庄像是被水洗过了一样,显得格外的‘金碧辉煌’。午夜时分,在漫天的星光下,一个黑影从山庄的秘密通道钻了出来,径直的向着布天所在的那栋别墅走了过去。

    别墅地下实验大厅,布天正紧张得观察着‘圆柱形浴池’里陆影的动静。小银灵说道了那种超级麻醉的药草,布天猛然见想起了一种克制那种‘麻醉之草’的办法。经过上下的翻腾,布天终于找到了一种叫做‘蓝燕菊’小花,这种药草正是克制一些能麻痹人神经的绝佳灵药,布天找到以后紧忙的把‘蓝燕菊’熬成药汁倒在奶白色的池水了,经过几个小时的细心观察,布天发现,心爱的人陆影终于有了起色,原本苍白的脸色渐渐地泛起了丝丝的红晕。手脚开始的变得柔软而富有弹性,不像刚开始那么的僵硬了。

    布天喜滋滋的看着白色池水里的陆影···“就要快好起来了,等你好了我带着你游山玩水去,让你看看外面的世界有多大,相信你也会很期待的,到时候我会给你买好多东西,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现在暂时有钱人了,不是上学那会儿什么都要你卖给我,就连我穿的‘胖次’你都每月不拉的的卖给我。小影,快点好起来吧,天哥想死你了!”

    说着说着,布天不知不觉的鼻子一酸,一滴咸咸的水珠滑落到嘴里,布天抿了抿嘴唇···“奶奶个腿的,这是什么玩意儿,还挺咸,一点都不好吃!”

    正在这时候,小金灵轻声的说道“主人,秃子回来了!”

    布天抹了一把脸说道“什么?秃子回来了,这么快!这小子办事还挺利落的吗!我就下来,你让他到偏室等我。”

    看了一眼池水里的陆影,布天下了‘圆柱形浴池’,来到另一间小密室···

    “说吧,都是什么情况?”布天坐到密室里的唯一的沙发上说道。

    秃子站立的笔直,十分恭敬地说道“先生,您让我查的事情我都查清楚了,那个人被接走以后确实是去了您说的哪家公司,接他的那些人我也查明白了,有一个是本地人,是个律师,另外两个是日本人,他们进去哪家公司以后我有化妆侦察了一番,他们上了最高层,进了一间办公室,哪间办公室很特别,不但闲人免进,就是连公司的小领导都不允许进去,我想尽办法还是没能探听到他们之间的谈话,只能···”

    说到这里,秃子低着头支吾着说不出话来。布天微笑道“我知道了,这不怨你,你继续说吧。”

    秃子见布天没有不高兴,进忙说道“我在外面等了一个多小时,那个人和另外两个日本人有说有笑的走出了哪间办公室,那个人好像在另外两个日本人保证什么,那两个日本人高兴地不得了。离得远我也没听清楚,后来,他们三个人又去了一家餐厅,我跟上去终于知道了那个人跟两个小日本保证的是什么了。”

    布天道“保证什么?”

    秃子说道“那个人说自己研制了一种什么特效药,只要一经推出,绝对能顺利打败东海市的几大药业集团,到时候,‘青木国际’就是东海市最大的药业龙头。还说就在下个月初六那天在本市最豪华的‘帝尊酒店’开什么新闻发布会。请全省的媒体来亲眼见证新药在十秒钟之内治愈病人。”

    布天冷笑道“十秒之内!呵呵,好大的口气呀,就凭他!丫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顿了顿,布天说道“就你一个人回来了,长毛他们还没回来吗?”

    秃子道“没有,不过我回来的时候遇到长毛了,他跟我说好像又发现了什么新的情况,带着几个人奔城北去了。”

    “城北!城北那里什么都没有啊,他去哪里干什么?”布天说道。

    突然间,布天想到了原来城北的那片烂尾楼···

    “不好,长毛有危险,秃子,你赶快再叫上几个人,一会跟我一起去城北接应长毛。”布天说道。

    秃子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看到布天紧张的样子,急忙蹿了出去,快到楼梯口了才傻乎乎的问道“那个···先生,带多少人好!”

    布天瞪着眼睛说道“丫的,你彪啊,全都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