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医小布天 > 第二百零一章 凤舞出手了
    凤舞爷爷冷笑着,慢慢的转过了身体,“看什么呀,这什么都没有你让我看什么,真是好笑。好了小子,你可别再闹了,该干嘛干嘛去吧,我还有事,没时间陪你瞎胡闹。”凤舞爷爷摆出一副长辈教样子说道。

    布天笑而不答,轻轻地一抬手,小金灵和小银灵分别走到窗户那里,拉上所有的窗帘,屋子里瞬间就暗了下来。布天慢慢的走到凤舞爷爷面前···

    “风爷爷,麻烦您先让一下,我把大门关上,一会儿您就会看到十分壮观的景象了。”布天嬉笑着说道。

    大门缓缓地关上了,屋子里一下子变得昏暗了,只是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光线从窗帘门缝中投射过来,显得昏暗中还带着那么一丝亮光,咫尺之间还能看到彼此的面庞。

    布天说道“大丫头,二丫头,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没看见屋子里还是很亮吗!赶紧的,马上让屋子里暗下来。”

    “是,主人!”

    小金灵和小银灵一听布天吩咐,立刻左右站立,举起手臂挥动起来,一团团紫色的烟雾轻飘飘的从小金灵和小银灵的手臂中冒出,紫色的烟雾飘向窗户,大门,原本还有一丝亮光的窗户,大门,立刻像是被蒙上了一层薄纱一样的雾朦,屋子了瞬间黑了下来,咫尺看不到对方的脸。

    布天突然在凤舞爷爷身边说道“风爷爷,劳驾您抬头往上面看看,那些漂亮的小东西是不是您要‘找的’那些漂亮的小东西啊。”

    凤舞爷爷抬起头看向空中,霎时间,老脸风云变色,惊恐地看着头顶上飞来飞去的···闪烁着红色微光的小虫子。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的,怎么一下子会有这么多的‘血蝇虫蛊’!这是怎么回事,小天,你快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一下子让那些‘幼虫’全都进化了!”凤舞爷爷有些亢奋的说道。

    “这么说你是在哪里看见这种小虫子了,还知道‘进化’!”布天爷爷突然说道。

    凤舞爷爷一怔,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否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急忙转身,想趁着满屋的黑暗逃向大门口。可是他没有想到,刚一转身,一只手就被抓住了···

    “风爷爷,干嘛急着走啊,我爷爷的问题您还没有回答呢。”黑暗中,布天那一双闪烁着精光的眸子,盯着凤舞爷爷,微笑着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楼下怎么这么黑啊。”一声脆灵灵的声音说道。

    布天急忙打了一个响指。小金灵和小银灵同时挥手,拉上的窗帘瞬间打开,阳光一下子把黑暗的屋子点亮。

    只见凤舞端着餐盘出现在楼梯上。凤舞看着众人慢慢的走下楼梯···

    “刚才是怎么回事,干嘛把屋子弄得那么暗,是不是在做迷藏啊,哈哈!”凤舞嘻笑着说道。

    凤舞爷爷一看见凤舞,就先见到了救星,立刻大声地说道“小舞啊,你快看看吧,你的天哥哥要制裁你的爷爷了,你要是再晚一点出来兴许就看不见爷爷了。”

    凤舞一愣,看着布天抓住爷爷的那只手,眉头紧蹙的说道“天哥,你还在冤枉我爷爷是给陆老头下毒的凶手吗?”

    布天叹道“我不是冤枉,事实就是如此,我何必要冤枉···爷爷呢。”

    凤舞杏目园瞪,走到布天面前说道“什么叫事实就是如此,我看是哪陆老头故意栽赃我爷爷,目的就是想把我和爷爷从这里赶走,你偏听偏信是没有道理的。”

    布天苦笑道“小舞,你这是什么态度,一口一个陆老头,陆老头的叫,是不是太没有礼貌了。我是什么人你难到还不知道吗,我是那种偏听偏信的人吗,没有证据我会这么说嘛。”

    “证据!什么证据,你拿出来我看看。”风舞说道。

    布天眉头紧蹙,看着凤舞说道“小舞,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任性了,我做事你也不是不知道,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会无缘无故的诬陷你爷爷吗?好了,你别在这里闹了,我还有话要问爷爷呢。”

    说完,布天不再看凤舞的脸,拉起凤舞爷爷说道“这会儿该把你要说的说说了吧,这么大把年纪不会敢做不敢当吧。”

    凤舞爷爷瞪着眼睛故意大声地说道“什么敢做不敢当,我都没做过什么,只是你小子在自说自话的诬陷于我,你不能只相信陆老头的一面之词,硬是说我是哪个下毒的凶手,刚才小舞也说了,很有可能就是陆老头他不想让我和小舞再住在这里,故意跟你这么说的。”

    布天冷笑道“呵呵,您可真能巧言令色,刚才和我打赌的时候您可不是这样说的,那好,我来问您,陆爷爷为什么要排斥您和凤舞住在这里。您能给我一个合理的答案。”

    凤舞爷爷沉声道“这不是明摆着的吗,陆老头见自己的孙女躺在床上长睡不起,不知道未来如果,万一···我说是万一,万一陆影总是这么睡着不醒来,陆老头寄予孙女身上的希望不就付之东流了吗,到时候小舞就顺理成章的坐上了布家‘原配儿媳’的位子上,这一切都是陆老头不愿意看到这的,所以他才想出了这么个办法来诬陷与我,最终目的就是想赶走我们祖孙两人,你想想我说的可对。”

    听到这句话后,坐在那里一直没说话的布天爷爷突然说道“师弟,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在你回来的这半年里,陆老弟待你如宾如客,互相相处的如朋友兄弟,什么时候表现出嫌弃你和小舞的意思,你这不是信口雌黄无中生有吗。”

    “师哥,您要是这么说就不对了,我什么时候‘无中生有’了,您想想,为什么那么多大夫给陆老头治疗都没事,我一给他用药就出事了,这不是明摆着在诬赖与我吗。”凤舞爷爷说道。

    听到这些,布天皱着眉头说道“诬陷,什么时候诬陷你了,陆爷爷在最后的治疗期间不是你一直再用药吗,别再强词夺理了,您知道我的脾气,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为什么给陆爷爷下毒,您还是快点说出来吧,兴许还有一丝回旋的余地,如果您在坚持,那我们的关系就走到边缘了···爷爷。”

    凤舞爷爷冷笑道“小子,什么叫我们的关系走到边缘了,是我在坚持还是你再坚持,你这样的厚此薄彼,是不是说明我们家小舞在你的心里已经没有陆老头的那个孙女重要了。哦!我明白了,现在你小子身边的漂亮女孩越来越多了,有点挑花眼了,我们家小舞在你的心里似乎也不是那么的珍贵了。所以你也就对老头我‘大义灭亲’了。你也不再顾忌凤舞的感受了,是吗?”

    凤舞爷爷好像话里有话的说道,此时,站在那里的凤舞,俏脸变得越来越冷,一双渐渐变了颜色的眸子,怨怒的看着布天。那股妖媚的神情又一次出现在凤舞身上。

    站在一边的小金灵突然感觉到周围异样的灵力波动,急忙警惕的四处查看,眼角那么一瞥,忽然发现站在那里的凤舞,浑身弥漫着一股似僧相识的气息,而这股气息好像已经很远久了。小金灵瞪着大眼睛注视着凤舞···

    凤舞见布天依然抓着爷爷的手,依然不依不饶的样子,心里说不出来的难受,一股莫名的小火苗在心间徐徐燃烧。突然,右腿处又一次传来了那股炙热的感觉,心间的那股莫名火焰,刹那间化为滔天大火。黑色的眼眸闪着血红色的精光,慢慢的走向布天身边···

    小金灵急忙跟了上去,站在另一边的小银灵也发现了凤舞的奇怪变化,皱着小眉头狐疑的跟在凤舞后面。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上下的打量着凤舞。

    走到布天面前,凤舞冷冷的说道“布天!你放开我爷爷!现在,立刻!”

    布天以为自己听错了,转过身来看着凤舞瞥了凤舞一眼说道“你走开先,我有话要问你爷爷。”

    一只纤纤玉手突然抓住了布天的手臂···

    “我要你放开我爷爷,你没听到是吗?”凤舞冷若冰霜的说道。

    布天微怒的看着凤舞,刚要教训凤舞,突然,布天似乎感觉到周围的空气一下子冷了许多,丝丝凉意侵骨入髓,仿佛身体都冰冻了一样。布天还以为是小金灵搞出来的,微怒的看着小金灵,刚要说些什么,眼角的余光忽然瞥到了凤舞的俏脸上。布天这才看见,原来那双美丽的黑色眼眸,此时正血红一片的盯着自己,那血红精光闪烁的眸子怨毒的看着自己的眼睛,浑身散发出一股妖魅的气息。

    布天缓缓抬起手臂,拍着凤舞的香肩说道“小舞,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

    凤舞没有理会布天的询问,看了一眼布天放在自己肩部的手,依然冷冷的说道“我让你放开我爷爷你没有听到吗?”

    布天也冷冷的说道“不可能,除非他把毒害陆爷爷的事情说明白,我在考虑放不放他。”

    凤舞一听,黑色的秀发无风自动,披散着瞬间变成蓝色,猛然一抖肩膀,红色的微光一闪,布天突然觉得,放在凤舞肩膀上的手臂像是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开一样,狠狠地甩到一旁···

    :,,!!